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網絡文學研究 >

我讀《佳期如夢》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4-11-25    作者:高曉暉

匪我思存在網上被譽為“悲情天后”。她的長篇小說《佳期如夢》果然也是一部悲情小說。與她創作的多部長篇言情小說相比,《佳期如夢》自有其特點,比如,它是純粹的,也是溫暖的。雖為悲情,故事的男女主人公身上,都沒有一般言情小說中常見的那種因情生恨的乖戾或狠毒。所以,讀《佳期如夢》也是可以讀出“心靈雞湯”的意味的。

一、敘事模式上的“破繭化蝶”

從《佳期如夢》中能讀出三種類型小說的敘事模式:豪門情愛小說或者“灰姑娘”小說或者“三角戀”小說

豪門情愛小說,一個重要的敘事背景是,情愛故事發生在非富即貴的家庭(族)環境之中。那么,富與貴,常常是成為了情愛的異化因子,使真正的情愛陷入對富(金錢)與貴(權勢)的權衡與爭奪之中。爭奪或隱或顯,是一種常態,由爭奪而引發的悲劇,也是一種常態。幸福與浪漫,會是豪門爭奪過程中的某種“驛站”。這種“驛站”,可以是主人公一生爭奪中的某一個階段性的平靜。也可以是前輩的爭奪換來主人公一生衣食無憂,安享幸福與浪漫。

“灰姑娘”小說,同樣有一個豪門的背景,只是出身寒微的女主人公不經意間與豪門發生了關聯,“灰姑娘”的美德得到神靈的點化與庇佑,征服了豪門,被動地成為了豪門富貴的分享者。

“三角戀”小說,基本模式是一個對象同時被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愛戀,由此引發愛恨情仇。

《佳期如夢》無疑寫的是豪門情愛,孟和平、阮正東,都是軍區大院的“紅二代”,是生長于富貴之家的公子。他們的情愛生活,當然是豪門情愛。而尤佳期不過是紹興一個小酒廠工人的女兒,并且還被一位生活十分不堪的母親遺棄,是一位典型的“灰姑娘”。孟和平、阮正東,是尤佳期的前后戀人,但實際上始終處于情感的三角沖突之中。所以,《佳期如夢》也可以歸類為“三角戀”小說。

《佳期如夢》寫豪門情愛、寫“灰姑娘”、寫“三角戀”,卻不落窠臼,破繭化蝶,一是對豪門情愛的權利爭奪進行了有效規避,要小說中,豪門背景被淡化了,敘事的主體還原了情愛的本義。出身豪門的男主人公也消減其身份固有的“紈绔氣”,強化了他們追求真愛的執著精神。孟和平,雖出身豪門,卻以自主創業立世。阮正東雖帶有花花公子意味,卻愿為真愛默默付出。同時身患絕癥,也帶給他命運的弱勢。豪門的強勢得到了有效消解。二是“灰姑娘”并沒有嫁入豪門,成為豪門富貴的分享者,反而成為一個孤勇的愛的施予者。三是作品寫“三角戀”,卻并不見愛恨情仇,表達的卻是善與愛的主調。

二、敘事節奏上的移步換景

《佳期如夢》的敘事節奏,呈現移步換景的效果。作品的總體結構框架是尤佳期兩次愛情經歷的交替呈現。第一次與孟和平的愛情,主要是通過回憶虛寫,第二次與阮正東的愛情,主要是實寫。虛與實,在情節的推進中,頻繁交替,互為映襯。過去發生的情愛場景與正在發生的情愛場景次第呈現,對過去的清晰記憶與正在發生的故事細膩描述,都在實證尤佳期兩次戀愛,用情深篤。移步換景,帶來有效的閱讀效果,兩次愛情形成天然的對照關系,兩條愛情線的發展,構成閱讀的懸念,引領讀者去追索故事的結局。人物與時空的頻繁轉換,有效地避免了相同的人物表演帶給讀者的倦怠感,讓讀者一路讀來,興致盎然。

三、敘事語言上的典雅與憂郁

《佳期如夢》在敘事語言上能見典雅與憂郁的特點。作者的敘事語言與女主人公尤佳期氣質吻合,顯得雅致而憂郁。小說的這份雅致與憂郁,首先來自故事本身的唯美性。尤佳期的兩次戀愛,都是十分純粹的兩情相悅,關于金錢、地位,關于車子、房子等等現實功利,并未進入他們的愛情的話題,就一般情愛小說津津樂道的“性”,也沒有進入小說的敘事視野。情節推進中,雖有感情的糾葛,但并沒有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為愛付出,為愛奉獻,是敘事的主調,連極度排他的愛情,在兩位男主人公那里,都是一派你謙我讓的君子之風。其次,女主人公尤佳期的身份氣質,帶來小說行文的雅致和憂郁。尤佳期雖出身寒微,卻天生麗質,性格中有一種難能可貴的“孤勇”。正是這種“孤勇”帶給她在愛情生活中的脫俗表現。同時,因為愛情,因為不能遺忘的愛情,形成了一段漫長而憂郁的人生旅程。第三,小說的雅致與憂郁還帶自小說語言本身。小說語言切合主人公身份和生存環境,從人物對話、心理描寫、環境描寫等幾乎無處不在地透露出作者古典唯美的情懷,也能見出作者較為深厚的古典文學功底。

四、形而上的思考與形而下的拘泥

《佳期如夢》是能夠見出作者所具有的某些形而上的思考。比如關于愛與尊嚴。尤佳期之所以斷然放棄對孟和平的愛情,因為他們之間有 不可逾越的障礙,那就是孟的母親傷害了佳期的人格尊嚴。尊嚴,應該是比愛情更重要的東西。再比如,關于愛與幸福。尤佳期原以為,為愛人犧牲,可以成全幸福,后來她意識到這是一個錯誤。“犧牲自己卻并沒有讓人得到幸福。因為真正愛著的人,哪怕那個人離開了,另外一個人也不會因此而停止愛他。”真正的愛,是不會忘記,也不會停止的。又比如關于愛與等待。孟和平因為愛的失去而等待。阮正東卻因為愛的到來而等待。尤佳期也在等待自己對愛的確認。可是,等待,卻會受到命運的捉弄,導致愛情的錯失。尤佳期“花了很漫長的時光,才學會結束,才學會重開始愛上一個人”,而此時此刻,阮正東卻沒有時間給她了。“當我終于愛上你,我卻永遠也不會告訴你,因為怕你覺得來不及,怕你覺得對不起”,就這樣,她讓阮正東安心地離開了自己。

通讀全書,《佳期如夢》在形而下的書寫過程中,還是難免類型小說的拘泥。作品更多的筆墨用于描寫尤佳期和孟和平及阮正東的二人世界,更多的筆墨還是一些二人世界的雞毛蒜皮。讀者很難讀到二人世界背后更深廣的社會背景和更艱辛的人生況味。從這樣的角度看,《佳期如夢》,還停留在對人生夢幻的書寫層面,如何走出人生夢境,深入現實人生之中,接地氣地捕捉人生的境遇,這是作者由一個創作階段進入一個新的創作階段所面臨的重要課題。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我讀《佳期如夢》

2014-11-25 00-00-00

匪我思存在網上被譽為“悲情天后”。她的長篇小說《佳期如夢》果然也是一部悲情小說。與她創作的多部長篇言情小說相比,《佳期如夢》自有其特點,比如,它是純粹的,也是溫暖的。雖為悲情,故事的男女主人公身上,都沒有一般言情小說中常見的那種因情生恨的乖戾或狠毒。所以,讀《佳期如夢》也是可以讀出“心靈雞湯”的意味的。

一、敘事模式上的“破繭化蝶”

從《佳期如夢》中能讀出三種類型小說的敘事模式:豪門情愛小說或者“灰姑娘”小說或者“三角戀”小說

豪門情愛小說,一個重要的敘事背景是,情愛故事發生在非富即貴的家庭(族)環境之中。那么,富與貴,常常是成為了情愛的異化因子,使真正的情愛陷入對富(金錢)與貴(權勢)的權衡與爭奪之中。爭奪或隱或顯,是一種常態,由爭奪而引發的悲劇,也是一種常態。幸福與浪漫,會是豪門爭奪過程中的某種“驛站”。這種“驛站”,可以是主人公一生爭奪中的某一個階段性的平靜。也可以是前輩的爭奪換來主人公一生衣食無憂,安享幸福與浪漫。

“灰姑娘”小說,同樣有一個豪門的背景,只是出身寒微的女主人公不經意間與豪門發生了關聯,“灰姑娘”的美德得到神靈的點化與庇佑,征服了豪門,被動地成為了豪門富貴的分享者。

“三角戀”小說,基本模式是一個對象同時被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愛戀,由此引發愛恨情仇。

《佳期如夢》無疑寫的是豪門情愛,孟和平、阮正東,都是軍區大院的“紅二代”,是生長于富貴之家的公子。他們的情愛生活,當然是豪門情愛。而尤佳期不過是紹興一個小酒廠工人的女兒,并且還被一位生活十分不堪的母親遺棄,是一位典型的“灰姑娘”。孟和平、阮正東,是尤佳期的前后戀人,但實際上始終處于情感的三角沖突之中。所以,《佳期如夢》也可以歸類為“三角戀”小說。

《佳期如夢》寫豪門情愛、寫“灰姑娘”、寫“三角戀”,卻不落窠臼,破繭化蝶,一是對豪門情愛的權利爭奪進行了有效規避,要小說中,豪門背景被淡化了,敘事的主體還原了情愛的本義。出身豪門的男主人公也消減其身份固有的“紈绔氣”,強化了他們追求真愛的執著精神。孟和平,雖出身豪門,卻以自主創業立世。阮正東雖帶有花花公子意味,卻愿為真愛默默付出。同時身患絕癥,也帶給他命運的弱勢。豪門的強勢得到了有效消解。二是“灰姑娘”并沒有嫁入豪門,成為豪門富貴的分享者,反而成為一個孤勇的愛的施予者。三是作品寫“三角戀”,卻并不見愛恨情仇,表達的卻是善與愛的主調。

二、敘事節奏上的移步換景

《佳期如夢》的敘事節奏,呈現移步換景的效果。作品的總體結構框架是尤佳期兩次愛情經歷的交替呈現。第一次與孟和平的愛情,主要是通過回憶虛寫,第二次與阮正東的愛情,主要是實寫。虛與實,在情節的推進中,頻繁交替,互為映襯。過去發生的情愛場景與正在發生的情愛場景次第呈現,對過去的清晰記憶與正在發生的故事細膩描述,都在實證尤佳期兩次戀愛,用情深篤。移步換景,帶來有效的閱讀效果,兩次愛情形成天然的對照關系,兩條愛情線的發展,構成閱讀的懸念,引領讀者去追索故事的結局。人物與時空的頻繁轉換,有效地避免了相同的人物表演帶給讀者的倦怠感,讓讀者一路讀來,興致盎然。

三、敘事語言上的典雅與憂郁

《佳期如夢》在敘事語言上能見典雅與憂郁的特點。作者的敘事語言與女主人公尤佳期氣質吻合,顯得雅致而憂郁。小說的這份雅致與憂郁,首先來自故事本身的唯美性。尤佳期的兩次戀愛,都是十分純粹的兩情相悅,關于金錢、地位,關于車子、房子等等現實功利,并未進入他們的愛情的話題,就一般情愛小說津津樂道的“性”,也沒有進入小說的敘事視野。情節推進中,雖有感情的糾葛,但并沒有爾虞我詐,勾心斗角。為愛付出,為愛奉獻,是敘事的主調,連極度排他的愛情,在兩位男主人公那里,都是一派你謙我讓的君子之風。其次,女主人公尤佳期的身份氣質,帶來小說行文的雅致和憂郁。尤佳期雖出身寒微,卻天生麗質,性格中有一種難能可貴的“孤勇”。正是這種“孤勇”帶給她在愛情生活中的脫俗表現。同時,因為愛情,因為不能遺忘的愛情,形成了一段漫長而憂郁的人生旅程。第三,小說的雅致與憂郁還帶自小說語言本身。小說語言切合主人公身份和生存環境,從人物對話、心理描寫、環境描寫等幾乎無處不在地透露出作者古典唯美的情懷,也能見出作者較為深厚的古典文學功底。

四、形而上的思考與形而下的拘泥

《佳期如夢》是能夠見出作者所具有的某些形而上的思考。比如關于愛與尊嚴。尤佳期之所以斷然放棄對孟和平的愛情,因為他們之間有 不可逾越的障礙,那就是孟的母親傷害了佳期的人格尊嚴。尊嚴,應該是比愛情更重要的東西。再比如,關于愛與幸福。尤佳期原以為,為愛人犧牲,可以成全幸福,后來她意識到這是一個錯誤。“犧牲自己卻并沒有讓人得到幸福。因為真正愛著的人,哪怕那個人離開了,另外一個人也不會因此而停止愛他。”真正的愛,是不會忘記,也不會停止的。又比如關于愛與等待。孟和平因為愛的失去而等待。阮正東卻因為愛的到來而等待。尤佳期也在等待自己對愛的確認。可是,等待,卻會受到命運的捉弄,導致愛情的錯失。尤佳期“花了很漫長的時光,才學會結束,才學會重開始愛上一個人”,而此時此刻,阮正東卻沒有時間給她了。“當我終于愛上你,我卻永遠也不會告訴你,因為怕你覺得來不及,怕你覺得對不起”,就這樣,她讓阮正東安心地離開了自己。

通讀全書,《佳期如夢》在形而下的書寫過程中,還是難免類型小說的拘泥。作品更多的筆墨用于描寫尤佳期和孟和平及阮正東的二人世界,更多的筆墨還是一些二人世界的雞毛蒜皮。讀者很難讀到二人世界背后更深廣的社會背景和更艱辛的人生況味。從這樣的角度看,《佳期如夢》,還停留在對人生夢幻的書寫層面,如何走出人生夢境,深入現實人生之中,接地氣地捕捉人生的境遇,這是作者由一個創作階段進入一個新的創作階段所面臨的重要課題。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pk10计划群505444稳赚活跃 云博国际app 筒子二八杠技巧口诀 贵州移动app下载 欢乐生肖规则 108娛乐彩票的骗局 北京pk10官网开奖视频 山东时时开奖 宝贝计划app官网 波克捕鱼害了多少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