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網絡文學研究 >

做美麗的鴛鴦蝴蝶——談談匪我思存的網絡言情小說

來源:    發布時間:2014-11-25    作者:湖北作家網

匪我思存在青春言情小說的寫作中無疑是成功的。出道九年,出版18部長篇言情小說,其中《千山暮雪》、《來不及說我愛你》、《佳期如夢》改編成熱播劇,擁有相當量的粉絲群。她的每部小說并不長,都在十七萬字左右,與其他網絡小說動轍五十五萬字以上,乃至洋洋百萬言不同,她的的小說通過網絡浮出水面找到自信,同時在出版和影視兩條產業鏈上找到出路,而且是一條鋪滿鮮花閃著星光的康莊大道。這是她的幸運,甚至可以說是萎靡的傳統文學市場下的一個奇跡,我們看到的是悄然翩飛的蝴蝶帶給文學的另一種生機。

匪我思存之所以能逆流相向在文海蒼茫的天地里占領屬于她的高地。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手里很早就積蓄了一把言情文學的種子。她們這一代人幾乎是看著金庸瓊瑤的小說長大的。十幾歲時就大量接觸港臺言情小說。她寫作的萌芽差不多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一粒種子以怎樣的基因植入,大約也只會盛開同樣基因的花朵。類型小說在一個時代的影響力如此強勁,與時代的土壤固然有關,可以說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成功的讀者市場調查。正如無論社會環境如何變遷,社會能提供給人的食材如何豐富多彩,人的口味卻基本維持著舊有的習慣。所以,她是在用曾經采擷的風糜讀者的文學種子來開啟新的一輪播種和耕耘,那么,這份耕耘自然是一經收獲,便有市場的接納和追捧。而一個沒有經歷這樣一個從閱讀到寫作完整而系統過程的寫作者,是要經歷市場的雙向淘洗的。這個過程往往十分殘酷,而匪我思存幾乎是水到渠成,這為她的成功減少了周折節省了時間。當然,辯證地看待這一問題,這也限制了匪我思存多向開掘和發現自己更多潛能實現抵達更多經度和維度的可能。

擁有優良的種子是前提,但起決定作用的依然是播種和耕耘。匪我思存善于把種子精心撒播在天賦的田野上。她創作的田園里盛開著一朵朵泣血的愛情之花,給讀者帶去一些如詩如畫美好愛情的夢想,又帶去一些因愛生恨的遺憾或者愛情的不完滿不如意。《詩經.鄭風》云:“出其東門,有女如云,雖則如云,匪我思存。”艾晶晶給自己取筆名“匪我思存”。她筆下的愛情也似這東門里走出的女子,多如流云,卻都不是主人公想要的那種結局。愛情的味道五味雜陳,其實很難用某一種單一的味道來界定,但包裝她的文化公司卻用陰謀,別離,執著,原諒,孤勇,錯過,希望,時光,懂得、等待、溫暖、珍惜、注定、傳奇等關鍵詞,框定著她愛情故事的味道,纏綿悱惻,百轉千回,無非是她愛他,她卻被另一個他窮追,結局是愛非所愛,愛被愛傷,充滿了悲情,甚至刀光劍影,生離死別,悲歡離合,沒有一個愛情故事按最初的軌跡走到期望的終點。以愛虐心,匪我思存。這正是作者追求的藝術效果。她做到了。因此,文化公司說她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之稱,應該不為過。

匪我思存筆下的故事氤氳著愛情的芬芳,但無不回蕩著甜蜜的苦澀和幸福的憂傷。《來不及說我愛你》講的是一個富家女靜婉為救未婚夫一個商賈富少許建彰,深入督軍慕容灃幕下求援,卻被慕容灃瘋狂追求。而他們之間曾因差陽錯發生過比較親密的誤打誤撞,從而為彼此的接近埋下了伏筆。被解救的許建彰對靜婉幫他虎口脫險生疑,加之靜婉已被霸氣英勇深情執著的慕容灃征服,所以她選擇了關鍵時候從訂婚宴中臨陣脫逃,獨自私奔,追隨戰亂中南征北戰的慕容灃,二人立據為憑,結為夫妻。不料,慕容灃為了坐穩江山贏得戰局,取得豪商巨賈程家的支持,登報與靜婉脫離關系,另娶程家小姐。靜婉悲痛欲絕,走投無路,后被程家四少爺程信之帶到美國結為夫妻。不料八年后回國,慕容灃要求靜婉離開程信之,靜婉心死不從。強悍的慕容灃導演一場車禍讓程信之和靜婉的孩子兜兜死于非命。最后靜婉去申討慕容灃時,用慕容灃曾贈送的一支鑲寶鉆的手槍向自己開了槍,倒在了慕容灃的懷里,并告訴他那死去的孩子兜兜其實正是他的血親骨肉。慕容灃痛悔終生。

匪我思存筆下的主人公大多非富即貴,非官即商,不是美女與英雄,就是富商與佳人。她營造的是青年讀者所陌生又無比向往的理想生活環境。所以,讀她的小說會有如夢似幻遠離塵世的清新與美好,反映了青年人對理想愛情的審美取向和追求。這也是絕大多數網絡小說的基本路數。文學成為逃避和遠離現實,追求理想生活的精神家園。這是網絡文學之所以吸引讀者的一個重要特質。與當下與蕓蕓俗世生活的隔膜,恰似無根的鮮花神草,給夢幻時代的青年讀者帶去了夢想與希望。所以,她的小說是有特定的讀者群的,這是一種院落式的小資情調的幽情,是世俗愛情與精神夢想雜糅的烏托邦。有一些唯美,有一些無奈,有一些天馬行空。

作者在這部書里所要闡釋的一種愛情味道叫“執著”。這兩個字被標注在封面下角,并成為封底上羅列的作者愛情故事的第三種愛情味道。這也正是她簽約的記憶坊文化公司為她量身定制的愛情主題。可以說,作者在故事的情節設置上極力向“執著”二字靠近,很多極具生活氣息的細節的渲染,故事情節的曲折有致,人物生活環境的創造與設置,都造成了一種強大的氣場,極容易將讀者帶入一種愈演愈烈的愛情旋律里去。作者的敘述語言也很講究與故事所處時代的契合,帶有古典小說的敘事方格。這些都是一個成熟的言情寫手的看家本領。

遺憾的是,從故事的走向和結局看,“執著”這個被事先定義的愛情味道并不明顯,細究起來,倒有些反其道而行之。無論男女主角對對方都非執著一念,都是一叛再叛。這或者就是作者創作中對人物命運自然呈現的軌跡的順應或不可控與主題規劃商業規制之間的矛盾。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文化公司或者作者本人為創作事先設定框框,固然有利于整體地成序列地推進小說的生產,但對小說這一精神生產來說就成為起舞的鐐銬,使本應自由奔放的創作,演化成為一種牽強附會的命題作文。好在作者并不完全囿于這個事先設限,卻給愛較真愛死心眼的讀者造成了一種不該有的別扭與質疑。

匪我思存說,做一個暢銷情感類作家,是她這輩子最完滿的事情。如果今生今世,可以寫好這個“情”字,就覺得已經非常非常難得了。可見她將自己的寫作題材鎖定在“愛情”二字。深挖一口井,而不是四面花開,貪多求全,這應該是作者量體裁衣后慎重選擇的智慧。寫愛情弄不好容易流于浮淺和類同。愛情本是人類一個永恒的話題。而要窮其一身,畢其功于一役,如何避免重復與乏味,就成為作者創作中一叢繞不開的荊棘。好在作者是機巧的,她善于將大的歷史事件與人物感情交織寫,或者作為背景寫,即使是青蜓點水,也可見作者的狡黠和慧心。比如《來不及說我愛你》故事情節的展開始終籠罩在惹隱若現的硝煙中。這就使得主人公的愛情有了更深厚的歷史背景,增強了小說的厚度。

記憶坊文化公司意在通過出版系列的青春愛情小說,打造旗下的明星作家,從而在青年學生讀者中形成粉絲群,通過作家的明星效應,推動產品的銷售。他們追求的是短平快實現經濟利益最大化。文學的商品化無可厚非。這對于包裝作者推出作者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寫手林立,網文浮沉的汪洋里,寫作者擁有這樣一個可資依靠的推介公司無疑是幸運的,但對于作家戒除浮躁,靜心打造文學精品,又是一種壓力桎梏和干擾。當然,匪我思存本人追求的是讓自己的小說成為一只只美麗的鴛鴦蝴蝶,點綴于浩瀚的文學之林。這對于一個已有數百萬字言情小說創作經驗的寫手來說已然觸手可及。

如果把小說比作琳瑯滿目的服裝,匪我思存的小說當屬質地很好的青春款。時尚、妖嬈、輕靈、屬活潑的淺色系。年輕人一眼就會愛上。可過了青春歲月的人來讀,除了心生羨慕,也會有一些失落和不滿足。無疑人的選擇是受年齡和閱歷影響的。他們要的是寬闊、厚重,切膚入理,主調深色系。人選衣如此,對食物的口味也如此。人往往在童年和青年時以糖果零食為主食,中老年后卻不屑于顧了,就重營養和養生了。作家的寫作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浸潤而變化。或許,多年后匪我思存走到擺著這些書的書架前,就像到商場里挑衣服,會輕輕地微笑地拿起,又不得不放下,心里說,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現在已不是我想要的了。

電話:18071713578

作者單位:湖北省作家協會理論室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一號

郵編:430077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做美麗的鴛鴦蝴蝶——談談匪我思存的網絡言情小說

2014-11-25 00-00-00

匪我思存在青春言情小說的寫作中無疑是成功的。出道九年,出版18部長篇言情小說,其中《千山暮雪》、《來不及說我愛你》、《佳期如夢》改編成熱播劇,擁有相當量的粉絲群。她的每部小說并不長,都在十七萬字左右,與其他網絡小說動轍五十五萬字以上,乃至洋洋百萬言不同,她的的小說通過網絡浮出水面找到自信,同時在出版和影視兩條產業鏈上找到出路,而且是一條鋪滿鮮花閃著星光的康莊大道。這是她的幸運,甚至可以說是萎靡的傳統文學市場下的一個奇跡,我們看到的是悄然翩飛的蝴蝶帶給文學的另一種生機。

匪我思存之所以能逆流相向在文海蒼茫的天地里占領屬于她的高地。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手里很早就積蓄了一把言情文學的種子。她們這一代人幾乎是看著金庸瓊瑤的小說長大的。十幾歲時就大量接觸港臺言情小說。她寫作的萌芽差不多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一粒種子以怎樣的基因植入,大約也只會盛開同樣基因的花朵。類型小說在一個時代的影響力如此強勁,與時代的土壤固然有關,可以說一定程度上是一次成功的讀者市場調查。正如無論社會環境如何變遷,社會能提供給人的食材如何豐富多彩,人的口味卻基本維持著舊有的習慣。所以,她是在用曾經采擷的風糜讀者的文學種子來開啟新的一輪播種和耕耘,那么,這份耕耘自然是一經收獲,便有市場的接納和追捧。而一個沒有經歷這樣一個從閱讀到寫作完整而系統過程的寫作者,是要經歷市場的雙向淘洗的。這個過程往往十分殘酷,而匪我思存幾乎是水到渠成,這為她的成功減少了周折節省了時間。當然,辯證地看待這一問題,這也限制了匪我思存多向開掘和發現自己更多潛能實現抵達更多經度和維度的可能。

擁有優良的種子是前提,但起決定作用的依然是播種和耕耘。匪我思存善于把種子精心撒播在天賦的田野上。她創作的田園里盛開著一朵朵泣血的愛情之花,給讀者帶去一些如詩如畫美好愛情的夢想,又帶去一些因愛生恨的遺憾或者愛情的不完滿不如意。《詩經.鄭風》云:“出其東門,有女如云,雖則如云,匪我思存。”艾晶晶給自己取筆名“匪我思存”。她筆下的愛情也似這東門里走出的女子,多如流云,卻都不是主人公想要的那種結局。愛情的味道五味雜陳,其實很難用某一種單一的味道來界定,但包裝她的文化公司卻用陰謀,別離,執著,原諒,孤勇,錯過,希望,時光,懂得、等待、溫暖、珍惜、注定、傳奇等關鍵詞,框定著她愛情故事的味道,纏綿悱惻,百轉千回,無非是她愛他,她卻被另一個他窮追,結局是愛非所愛,愛被愛傷,充滿了悲情,甚至刀光劍影,生離死別,悲歡離合,沒有一個愛情故事按最初的軌跡走到期望的終點。以愛虐心,匪我思存。這正是作者追求的藝術效果。她做到了。因此,文化公司說她有“悲情天后”、“虐心教主”之稱,應該不為過。

匪我思存筆下的故事氤氳著愛情的芬芳,但無不回蕩著甜蜜的苦澀和幸福的憂傷。《來不及說我愛你》講的是一個富家女靜婉為救未婚夫一個商賈富少許建彰,深入督軍慕容灃幕下求援,卻被慕容灃瘋狂追求。而他們之間曾因差陽錯發生過比較親密的誤打誤撞,從而為彼此的接近埋下了伏筆。被解救的許建彰對靜婉幫他虎口脫險生疑,加之靜婉已被霸氣英勇深情執著的慕容灃征服,所以她選擇了關鍵時候從訂婚宴中臨陣脫逃,獨自私奔,追隨戰亂中南征北戰的慕容灃,二人立據為憑,結為夫妻。不料,慕容灃為了坐穩江山贏得戰局,取得豪商巨賈程家的支持,登報與靜婉脫離關系,另娶程家小姐。靜婉悲痛欲絕,走投無路,后被程家四少爺程信之帶到美國結為夫妻。不料八年后回國,慕容灃要求靜婉離開程信之,靜婉心死不從。強悍的慕容灃導演一場車禍讓程信之和靜婉的孩子兜兜死于非命。最后靜婉去申討慕容灃時,用慕容灃曾贈送的一支鑲寶鉆的手槍向自己開了槍,倒在了慕容灃的懷里,并告訴他那死去的孩子兜兜其實正是他的血親骨肉。慕容灃痛悔終生。

匪我思存筆下的主人公大多非富即貴,非官即商,不是美女與英雄,就是富商與佳人。她營造的是青年讀者所陌生又無比向往的理想生活環境。所以,讀她的小說會有如夢似幻遠離塵世的清新與美好,反映了青年人對理想愛情的審美取向和追求。這也是絕大多數網絡小說的基本路數。文學成為逃避和遠離現實,追求理想生活的精神家園。這是網絡文學之所以吸引讀者的一個重要特質。與當下與蕓蕓俗世生活的隔膜,恰似無根的鮮花神草,給夢幻時代的青年讀者帶去了夢想與希望。所以,她的小說是有特定的讀者群的,這是一種院落式的小資情調的幽情,是世俗愛情與精神夢想雜糅的烏托邦。有一些唯美,有一些無奈,有一些天馬行空。

作者在這部書里所要闡釋的一種愛情味道叫“執著”。這兩個字被標注在封面下角,并成為封底上羅列的作者愛情故事的第三種愛情味道。這也正是她簽約的記憶坊文化公司為她量身定制的愛情主題。可以說,作者在故事的情節設置上極力向“執著”二字靠近,很多極具生活氣息的細節的渲染,故事情節的曲折有致,人物生活環境的創造與設置,都造成了一種強大的氣場,極容易將讀者帶入一種愈演愈烈的愛情旋律里去。作者的敘述語言也很講究與故事所處時代的契合,帶有古典小說的敘事方格。這些都是一個成熟的言情寫手的看家本領。

遺憾的是,從故事的走向和結局看,“執著”這個被事先定義的愛情味道并不明顯,細究起來,倒有些反其道而行之。無論男女主角對對方都非執著一念,都是一叛再叛。這或者就是作者創作中對人物命運自然呈現的軌跡的順應或不可控與主題規劃商業規制之間的矛盾。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文化公司或者作者本人為創作事先設定框框,固然有利于整體地成序列地推進小說的生產,但對小說這一精神生產來說就成為起舞的鐐銬,使本應自由奔放的創作,演化成為一種牽強附會的命題作文。好在作者并不完全囿于這個事先設限,卻給愛較真愛死心眼的讀者造成了一種不該有的別扭與質疑。

匪我思存說,做一個暢銷情感類作家,是她這輩子最完滿的事情。如果今生今世,可以寫好這個“情”字,就覺得已經非常非常難得了。可見她將自己的寫作題材鎖定在“愛情”二字。深挖一口井,而不是四面花開,貪多求全,這應該是作者量體裁衣后慎重選擇的智慧。寫愛情弄不好容易流于浮淺和類同。愛情本是人類一個永恒的話題。而要窮其一身,畢其功于一役,如何避免重復與乏味,就成為作者創作中一叢繞不開的荊棘。好在作者是機巧的,她善于將大的歷史事件與人物感情交織寫,或者作為背景寫,即使是青蜓點水,也可見作者的狡黠和慧心。比如《來不及說我愛你》故事情節的展開始終籠罩在惹隱若現的硝煙中。這就使得主人公的愛情有了更深厚的歷史背景,增強了小說的厚度。

記憶坊文化公司意在通過出版系列的青春愛情小說,打造旗下的明星作家,從而在青年學生讀者中形成粉絲群,通過作家的明星效應,推動產品的銷售。他們追求的是短平快實現經濟利益最大化。文學的商品化無可厚非。這對于包裝作者推出作者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寫手林立,網文浮沉的汪洋里,寫作者擁有這樣一個可資依靠的推介公司無疑是幸運的,但對于作家戒除浮躁,靜心打造文學精品,又是一種壓力桎梏和干擾。當然,匪我思存本人追求的是讓自己的小說成為一只只美麗的鴛鴦蝴蝶,點綴于浩瀚的文學之林。這對于一個已有數百萬字言情小說創作經驗的寫手來說已然觸手可及。

如果把小說比作琳瑯滿目的服裝,匪我思存的小說當屬質地很好的青春款。時尚、妖嬈、輕靈、屬活潑的淺色系。年輕人一眼就會愛上。可過了青春歲月的人來讀,除了心生羨慕,也會有一些失落和不滿足。無疑人的選擇是受年齡和閱歷影響的。他們要的是寬闊、厚重,切膚入理,主調深色系。人選衣如此,對食物的口味也如此。人往往在童年和青年時以糖果零食為主食,中老年后卻不屑于顧了,就重營養和養生了。作家的寫作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浸潤而變化。或許,多年后匪我思存走到擺著這些書的書架前,就像到商場里挑衣服,會輕輕地微笑地拿起,又不得不放下,心里說,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現在已不是我想要的了。

電話:18071713578

作者單位:湖北省作家協會理論室

地址: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一號

郵編:430077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pk10两期在线人工计划 6合app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竞彩过关投注 可以提现的棋牌官方 五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ag电子游戏怎么下载 t6网站 世界杯如何投注 北京pk10计划神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