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討會實錄(二)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5-01-30    作者:理論室

 (續)       

    劉川鄂:我記得四年在湖北大學省作協組織過一個青年作家研討會,在座的楨理和王小木都參加了,還有其他幾位。當時有一個青年評論家說一個人寫什么樣子就是什么樣子,要提高很難的。但是我看了王小木的作品感覺這個評論家的話只是他個人的經驗,因為王小木最近的創作否定了這種經驗的。我看了她最近一年的作品,她當時出了一本小說集,今年元月份又出了一本小說集《代梅窗前的男人》,這次作協把她的幾部新作傳給我,看了之后我覺得她又有明顯的進步。總體來說,我所了解她的創作歷程還就是這么一些年,以前的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覺得基本上可以看出原來試筆的階段到有特色之作,到比較成熟的明顯的階段,也許就是最近五六年有了三級跳的。從整體上來說王小木的小說是以女性尤其是底層中生活的女性作為主人公的。在新世紀以來,寫底層的作品也很多,有各種各樣的寫法。王小木有非常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就是她非常注重底層的生活命運與兩性生活之間的糾結,挖掘兩性性愛故事之間的社會涵養,這是我特別在意的,鮮活的底層生活場景、別致的細節、情感色彩的敘述的文字也是她的寫作特點,雖然表達過程中是有變化的。我覺得她的第一個階段就是五年前的中篇小說集《香精》的階段,在這本集子里面剛才我說的特點都有,但是有時候是作者拖著人物走,作者拖著故事走的,有的地方情節跳躍性比較大,比較在乎和追求結尾的新奇。我們有的作家總是喜歡用車禍、突然的命運終結、死亡、血緣的奇怪的糾纏把沒法繼續推展的故事推到極端。前年省作協安排我們給湖北一個網絡作家,很流行的作家,要我給她寫評論,我把她寄給我的作品拿過來一看,我發現也是常常用這種手法,我稱之為陡轉性的情節和突兀的結局。為什么我們很多青年作家比較喜歡用這種方式推演故事的發展和結束故事呢?整體體現在對生活復雜性和理解不夠,因此只有借助一些陡轉的情節來完成一個故事。這好像是很多青年作家的通病,尤其是在網絡寫手上比較突出。前一階段的王小木略有一點,但是在這個方面不是很明顯。不過,有時候還追求結尾新奇,因為前面的心理描寫和細節描寫鋪墊不夠,顯得有點突兀的地方,偶爾也還不太注意行文表達的規范性。但是到了她今年年初推出的中篇小說集《代梅窗前的男人》有很多新的變化、新的改變。如《殺了那條狗》、《伙計,嚼檳榔嗎》等作品,前一個作品一老一少,寫老太爺懲惡揚善,保護弱孤,后一個作品說一個打算做小姐還沒有來得及的姑娘。都是來自農村,屬于社會底層,社會的另類,但是他們的悲歡也是很動人的。這兩部作品并不特別專注于故事性,帶有嚴密的心理分析。還有一篇寫前市委書記淪為階下囚的故事。她比較關注女性故事,寫到官場上時試圖在結構上有點出新,但是關鍵詞的概念有一點模糊,詞條的設置和解釋顯得比較平淡,看得出她嘗試著多種寫作路徑。最近幾年王小木作為一個建筑工地項目的承包者,她本人也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自認為是農民工的一員,因此了解了大量的民工,她寫了《代梅窗前的男人》《逛天堂》等工地系列的小說。同樣是關注女性的生活和命運,尤其是底層婦女的生存狀況,但是她更加追求心理描寫的深度。《代梅窗前的男人》中的女主人公代梅,和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傷了腿,成了殘廢,丈夫也漸漸疏遠了她,并另有新歡。代梅沒有怨天尤人、沒有撒潑胡鬧,她隱忍認命、默默承受苦難,這時一個三輪車夫開始在窗外關注她,慢慢地接近她、親近她,兩個苦命人有了愛的歡愉。代梅“被關注”時:“她覺得他又在盯著她看。她的背后好像貼了一塊熨斗,熨斗的溫度不太高,溫溫的,剛剛能讓肌膚熱起來,讓皮膚癢癢的。不一會,她的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癢了起來。這種感覺好久好久都沒有了。”心靈的悸動與被愛的歡悅寫得溫潤細膩,可見作者心理描寫的功力。一個偶然機會,代梅發現這個窗前男人居然就是使她致殘的男人,想到自己的健康、婚姻、命運毀在這個男人手上,便毫不猶豫地報警了。男人不過是過失傷人,逃逸后接近代梅是全力付出,代梅在不知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也是真心回應,都是愛的奉獻者也是享受者,人性的良善和人生的美好在這一對可憐的底層人身上閃爍著格外動人的光彩。但一個意外令光芒頓失,反差確實過大。男人是否為了贖罪,作者沒有交代,但結尾處借旁人之口說代梅傻,隱約可見作者的評判:我們的世界除了人情倫理,還有公平正義之秤。如果對代梅在此極端情節中的心理活動有更周全的描寫,陡轉的故事結局當更有說服力。這是我今年年初看到她的小說集的印象。最近作協發出了她的新小說給我。我很以為我對她很了解,有特色,但是還是有可以打磨之處,最近讀了作協發到我電子郵箱里面幾個散件作品后,看得出又有著一種新的努力、新的提高。新發四個中篇,整體感覺是題材關注底層男女,但是在技法上更加圓潤了。比如寫一個農村的婦女,丈夫出事了,她自己為了生存,跟了一個又一個男人,跟了包工頭的男人,跟了中學同學的對她一直有點意思的男人,為了幾個孩子,她當然不可能那么冰清玉潔的,時刻都一副很純粹愛情的樣子,她為了給孩子治病,找她的母親幫忙,母親看起來平常非常吝嗇,但實際上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給她很大的經濟上的資助。還有一個作品是《下雪了》,寫大客車上的艷遇。我覺得是很難寫的,但是王小木把陌生男性和女性因為各自的生活經驗、因為各自對情感的理解、因為各自的性愛意識的接觸糾纏,寫得非常細膩,包括在他們離開大客車之后,男女主人公在公園里面發生的故事,在公園里被另外的失意的男人所窺視的故事,另外的男人又再次接近這個女主人的故事,是有很多值得體會的地方。我昨天看到她的幾篇作品中尤其好的是《五彩繽紛》的作品:一個眼睛有點毛病的小男孩,在一個餐館里面打工,餐館里面的人都有著各自的生活的遺憾,女主人公小菊是從山里面來的被買來的女人,這個女人在被買來之后與一個長得很矮的男人叫冉鐵的結婚,但是很多男人都與這個小菊姑娘有身體上的接觸,小光與她的接觸卻有一種另外的意味,小光失手打死了她的男人,之間發生了很多故事,寫得非常細膩。王小木非常注意寫兩性身體接觸、情感接觸的社會涵養,寫出性格和命運之間的糾結,相對于一般的底層作品特別富有心理深度,相比以前的作品對故事的鋪墊更加細膩,心理描寫更加圓潤。

    在王小木的筆下的底層有辛苦、有委屈、有無奈,但是有溫度,有善良,有人性之光的閃爍,它們交織在一起。王小木不回避他們的缺點,也不夸大他們的美點。作為女作家有一個共性:輕易把女性的悲劇簡簡單單歸結在壞男人的身上。但她卻寫出了復雜的底層,有心理深度的底層,而且善于揣摩男性的心理性格。我看到她有幾部新作還沒有完全克服我前面說的幾個問題,還存在可以改進的地方,我希望她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樊星:湖北70后80后作家和50后有什么區別?重點談一談宋小詞。我們經常談到50后的作家大家都很熟悉,主要是反映現實問題,到70后、80后作家更多是表現新的生活方式,李榕寫的《群》,QQ群,現在80、90后對電腦非常依賴,宅男宅女就是守在電腦跟前;楨理寫過《微博秀》,也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他們在里面溝通,和陌生人溝通,和身邊的人越來越陌生,但是和虛幻的人越來越熟悉,浙江有一個作家吳玄寫過這樣的作品。謝絡繹,寫的《卡奴》,今天的人成為卡奴,最近寫恐婚,對于婚姻的恐懼,喜歡戀愛,但是不喜歡結婚,這是一個看點。王小木現在經商,寫的《香精》,寫商場上充滿陷阱,騙中有騙,陷阱中有陷阱,讓人感覺到心驚膽戰。普玄寫的反成長小說《安扣兒安扣》,婚姻愛情變化很快,現在的本科生談到自己在上大學已經談了五六次戀愛了,但是變得非常快,在生命當中也沒有留下很深的痕跡,這些都寫出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這是70后作家對于生活的新發現,在這一點上他們超越了50后的作家。我們應該加深研究,新的生活方式如何催生一種新的文學語言。現在他們的語言都非常奇怪,我在講課的時候講到,奇葩,原來很好的詞,結果現在奇葩變得很糟糕的詞,屌絲,大家以前根本不會說,現在屌絲成了女生都會說是女屌絲,包括女漢子,很怪異的,新的生活、新的詞匯、新的情感,這是值得我們去關注的。

    湖北作家70后、80后怎么寫出湖北特色?最近醒龍寫了湖北的楚文化,我們一談到70后、80后就是關注自己,我們經常叫個性化寫作,但是宋小詞的《聲聲慢》這樣的作品關注上面這一代人,好像是寫她自己的奶奶,她寫了很多的方言,荊州人,寫松滋的方言。她把目光投向長輩,容易想起鐵凝寫的《玫瑰門》,一個外孫女用一種奇異的眼光打量著自己的外婆,外孫女和外婆的關系應該是非常好的,但是是審視外婆心中的陰暗。宋小詞寫得很潑辣的,南蠻,湖北人的特點是蠻,搞革命,出了很多土匪,生活當中的碼頭文化也是蠻,她這里面寫的老太婆就是這個特點,自己是女的,對自己的媳婦女兒卻另眼相看,但是生活中遇到災難的時候能夠承擔自己的責任,到了晚年的時候能夠隨遇而安。特別是《聲聲慢》這個題目容易讓我們想起李清照的《聲聲慢》,就是底層,但是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底層,就是自在而活的活法。《血盆經》寫的是農村留守兒童,里面有楚風,因為是道士念的經,和經文結合起來,表明宋小詞這個作家比較關注民間的楚文化,我們一談到楚文化會想到屈原經典的楚文化,《聲聲慢》里面的看戲,《血盆經》里面的唱詞,這很值得注意,表明70后作家的視野在不斷開闊,在關注個人的同時也關注現實。宋小詞還寫過《開屏》,一個女的自己在被上司勾引的時候,自己內心種種的煩惱,拒絕也不是,迎合也不是,寫了尷尬的狀態,最后成了她的情人。今天的都市人到底怎么活,一方面大量的農民進城,另一方面都市人的壓力山大,一方面是大家覺得在狂歡,另一方面又都覺得在郁悶,這寫出當今都市人的心理狀態。包括她原來寫的《所有夢想都開花》,寫校園文學,我們經常給大學生講課,但是我們的教材里卻沒有校園文學這一章,這是很大的遺憾,學生很想通過上課了解前面人是怎么寫校園文學的,我們現在不管是理工還是文科很多學生都喜歡校園文學創作。70后正在走向廣闊的天地,宋小詞好幾次談到,覺得自己心理沒有底氣了,畢竟是自己經歷的人生還需要進一步拓展,這是80后、70后作家面臨的問題,怎么去拓展新的視野,怎么去寫出新的更厚重的作品。

   

    蔚藍:前面50年代的作家特別強大,把他們給壓住了,70年代的作家在整個中國文壇中都是尷尬,后面80后的作家以另外一種身份壓過了他們,現在純文學的萎縮,使得70后作家越來越被人所忽略。湖北70后作家,五年前我們開過青年作家的研討會,就是今天這些人,當然還有其他人,五年后我們還是這批作家,我們后面很少能夠看到一個新人的成長,這可能真的是70后的尷尬。湖北的網絡文學,“匪我思存”已經起來了,他們的起來是全國性的,擁有全國性的影響,青年作家的任務很繁重,他們是得到了很多厚愛的,不斷給他們開作品研討會,作協體制內給了他們大力的支持,在湖北文學史的線性當中不能忽略這一代人,對于這一代人需要有這樣的機會讓他們創作更好的作品,有更好的成長。

    我說一下李榕,李榕很多年前讓我一下子吃驚的是《深白》,李榕這個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她的被人記住的故事都有一個非常好的點,就是故事生發的點,小說架構的點,還有一個是體現了獨特的發現,正是這種點體現了作家的能力和潛力。白色本身沒有顏色,但是分出了深淺,給人一種先聲奪人表達的特殊的生命感受,所以《深白》里面有一句話很多年我一直記得,“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白,雖然簡單,歲月卻將它洗得更加純粹”,這個就成為小說的整個題旨,成為小說故事人物和最后的演繹,正是《深白》的意味給我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她的《愛上愛》也是這樣點,愛的不是生活中具體的人,而是我們愛上愛這種行為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常常讓人無限疲憊,有這種愛讓我們有一種通徹的溫暖,這種想法給人非常獨特的感覺。包括大家提到的《群》,這個構思非常巧妙,用群的方式把四個人物整合起來。《水晶時間》,里面說到各種寶石,這個寶石絕對不是憑空的寶石,每個寶石不管是紅兔毛還是水晶寶石,都與愛情、婚姻、故事架構融為一體。李榕的潛力在于她能夠發現一個故事生成的非常好的點,這是一個聰明的作家能夠有的潛質。李榕最大的特點是提供了有意義的故事作品細節。包括托爾斯泰在內很多著名的小說,《安娜卡列寧娜》就是從一個細節開始,午后看到一個女人肥碩的肩膀,從脖子看到衣服,沈從文寫《邊城》也是在山東看到一個女孩子引發的,這是一個構思。在李榕的小說中大量的細節中我們能夠感到她的小說的現場感和在場性,感到生活是這樣流動的,她的小說給我很多生活的補充,她的人物也生動。在中國現在作家中,中國近20年、25年來我們沒有再塑造一個讓人永遠留在記憶中的人物形象,如陳奐生這樣的形象,在莫言的作品中沒有看到這樣的形象,寫人寫形象成為中國小說很大的弱項。李榕的小說是小人物,可是這些小人物給我們留下了印象,就像《群》里面的達人,達人是非常有意思的形象,還有是《馬齒莧》,里面塑造出來一個非常特殊的令人很難忘的孩子的形象,他的身上凝聚了中國很多當下社會性,而他又是以孩子的方式來表現,在情節人物性格生動性上都是非常有特點的作品。

    故事性架構中,所有故事架構里面已經形成自己的特點,是非常講求技巧,她有一種編故事的才能,特別能夠把握一種人的命運沖突,在小說重要節點上人物的關系是錯綜的,所有人物都可能有很討巧的方面,都是巧合,就像《群》里面的這些人,互相有一種人物生命的關聯,互相有情感的關聯,他們是多角的,他們又是多重的關系,而這種復雜的關系里面看到小說家能夠寫作面對復雜生活的發現和書寫的能力。李榕有很多好的方面應該堅持和表現。

    宋小詞,我對女作家是比較關注的,我覺得宋小詞有一個特點,她已經越過了女性寫作的限制,有的作家一看是屬于女性書寫的層面,宋小詞的《所有夢想都開花》的時候寫得還是一般,但是到了《聲聲慢》、《開屏》,完全是客觀敘事狀物,越過性別,不是局限于女性的視角,女性的書寫,開始有一個開闊的空間。宋小詞重要的弱點是一個作家需要有一種大的境界,需要有一種情懷,宋小詞現在差的就是這個,如果有了這個,她的書寫應該是有非常好的開端,她已經開始走出了女性書寫的局限。普玄,名字中的玄就可以描述了,給我們一種閱讀的暗示和創作的暗示,在創作的暗示中越來越玄。

    

    昌切:我讀了宋小詞的《開屏》,一個是李榕的《群》,我看了幾篇,李榕的《愛上愛》、《深白》、《群》,宋小詞的長篇《聲聲慢》《所有夢想都開花》我沒有看下去,我就這幾篇作品談點印象。李榕和宋小詞寫作中有一個特點,就是貼己的寫作。寫作分成兩種,一種是貼己的寫作,從自身體驗出發的一種寫作,寫的東西與生活有關;還有一種是溢出去的寫作,寫社會,把自己放開,把自己的人生經歷、經驗放開,去客觀的描寫社會。李榕這兩面都有,宋小詞是貼己的,不管是《聲聲慢》,還是《開屏》,都是貼己的。《開屏》涉及到一個女性從大學畢業之后在都市的政府部門生活,在這個部門生活中所遭遇到的問題,一個方面是家庭婚姻,另外一個方面是她與上司和部門之間的關系,她在這雙重關系中都處在一個被壓抑的地位。她寫的就是被壓抑的狀況,但是這里面的問題出在一個地方,寫這種被壓抑的狀態,但是沒有進行更深入的分析,筆頭子到此為止,僅僅把自己的苦悶寫出來,自己生存的窘境寫出來,種種不容易寫出來,但是沒有注意到的是這個社會強制的權力關系在里面的作用。我覺得這是作家的境界問題,如果能夠把這一層關系寫出來,那就非常好的,比如說里面講到要保留行政單位和政府部門的位置,而且還要有提升的空間,她應該是主動和上司發生關系,然后把這作為一種交易行為,而這種交易行為嚴格來說在我們社會生活中是比比皆是,為什么比比皆是,為什么不分析,沒有把筆進一步探進去,進入到另外一個人的生活,僅僅停留在我沒有辦法,我只能這樣,這就是你當時寫作時候的狀態,這是貼己的寫作。《開屏》是貼己寫作中最好的一個中篇,其他的作品也是這種類型。李榕《愛上愛》首先要問什么是愛?里面寫的愛是什么,結果這個愛有一點像當年池莉寫的《不談愛情》中的愛,也就是一個烏托邦的愛,池莉說“不談愛情”,因為她相信有這種愛的存在,所以她不談這個,當我愛上愛,緊接著就是一連串在社會中的女性被壓抑狀態,整個小說就寫這個東西。《深白》和這個是一個主題,但是《深白》在最后電視化了,給他一個光明的結局,人物發生了轉,我不知道是不是開篇就是這個樣子還是后來變成這個樣子的,突然一個陡轉,人都變得很好了,這是沒有必要的,實際上這是一種理念本身支配著對于這個東西的陡轉,寫作中的陡轉。

    還有她寫的《水晶時間》和《群》,這兩個是退出來的,作為作家退出來了,退出來以后去描摹當今都市里面的生活一群人,而這一群人現在我們湖北作家里面很少見。比如說《群》里面,網絡新媒體建立起來的群體,而這個群體有做飯的,有陪讀的,有幫里面的盟主,還有老師,她采用的這個按戲劇的手法叫人像展覽式的寫法,就和老舍的《茶館》一樣,人像展覽式的寫法,里面寫的最生動的是兩個人,一個人是版主,《群》里面的群主,還有一個是做飯的。這一類小說僅僅停留在趣味上,這是問題所在,停留在趣味上而沒有更深入進到人物內心中去,致使他的人物顯得漂浮,這是寫作中的問題。兩個作家的兩個共同點,第一個共同點是繼承了湖北作家寫作的傳統,他們的敘述基本上屬于很老實的敘述,第二點是他們兩個人的語言都很厲害,語言的展開,這兩個作家如果把他們放在80年代像方方和池莉成名時代的狀況來看,你們比他們當時寫得好得多,但是沒有辦法,這是另外的狀況,你們現在起點是比較高的,可能還有拓寬藝術路子的問題。

   

    李遇春:李榕的小說創作一方面繼承了方方、池莉的女性寫作傳統,但是還是有自己的思考,特別是《深白》,還是在追求生活中某一種思想性的東西,但是不是從書本上來的真理和知識,是在生活中去發現一種知識,這種創作是體現出來她的創作新傾向,從早年的《深白》,《愛上愛》,《群》,確實是在反映生活中尋找一種發現。

    宋小詞,我去年收到她的那本書《聲聲慢》,中間收錄了她的長篇和中短篇,她延續了湖北文壇二三十年的寫作傳統,宋小詞在《聲聲慢》的敘述當中追求慢的敘述,敘述非常緩慢,在緩慢的過程中,從池莉的《煩惱人生》以來的生活流式的敘述,是一種反情節性的,追求細節,很多的細節堆砌起來,有生活流的核心是細節流,這種細節流對于傳統小說情節流應該是一種反抗。由情節流到細節流,在中國當代小說傳統里面在二三十年來有很多作家在追求的,不管是新寫實的小說,還是新世紀以來很多作家在追求細節流的寫作,包括王安憶的《長恨歌》,賈平凹的《秦腔》、《帶燈》,都是追求的細節流式的寫作劉震云的一句頂一萬句》,湯湯水水的創作體現出生活流到細節流,非常氤氳的狀態呈現出來。我提一點建議,很可能會對生活缺乏一種思考,這種方面要向李榕學習,要在生活中思考和發現一種東西,而不是書本上的知識,書本上的真理,在書本中本身發現東西,僅僅是呈現生活是不夠的,你在敘述過程當中要加入分析性的成分。王安憶寫的上海的弄堂也是非常瑣碎的細節,但是也有思考的東西,在還原生活的時候還要增強思考的力量,增強力度,除了王安憶可以借鑒,上海的《繁花》,也是生活流的、細節流的,也有獨特的思考。看了你的《聲聲慢》之后,整體的風格是這樣,缺乏內在的精骨的思想性的東西,在思想性方面還要做提升。賈平凹的小說里也沒有做太多的思考,也是呈現生活,原來的思考是有意識回避自己的思考,但是他對于生活,從《秦腔》、《古爐》到《帶燈》是有思考的。《聲聲慢》的小說寫出來之后能夠與時代作出精神的回應,你們的寫作也許能夠在藝術性方面達到一定的層次,但是如何回應這個時代,這很可能是當時和方方池莉成名的時候有一定的距離,他們的作品直接回應的時代重大的精神性的問題。

   

    周新民:李榕的小說對人性中的交叉地帶的思考,好與壞、善與惡中間狀態的思考,宋小詞的小說中藝術探索很特別的地方,碎片化的敘述,比較生活流的,兩個作家身上有一個共同點,碎片化的生活和藝術表現方式。這種藝術表現毫無疑問是對中國80年代小說的藝術的思考延續,80年代小說到90年代小說的重要藝術使命是要打破原有的小說情節的結構,從情節結構里產生出作者對于生活的思考和表現,出現碎片化的藝術表現。在李榕的小說里面,碎片化的表達歸結為心理的碎片,在宋小詞以《聲聲慢》小說為代表的是敘述的碎片,總體來說是一致的。希望這兩個作家在藝術表達上尋找到一種有力度的思想和思考。碎片化的藝術表現為什么會出現,是我們生活的現實發生很大的變化,作家要表現現實生活和社會生活,要表現自己對于生活的思考,選取的藝術表現手法,但是要注意我們不能夠為了碎片化的表現而碎片化。今天的圖像時代,讀圖時代,媒體新聞的很多傳達中讓我們看到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是碎片化的世界,比如說一個歌星,一個很俗的新聞出來,兩個人在車震,第二天又說這個事是沒有的,第三天又說其實車震這個事是誰和誰,一個事被分割條塊碎片化,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作為我們寫小說的,我們做藝術的探索者要找的是等一性。比如西方現代小說,也是一種碎片化的表現,西方現代小說有非常經典的概括,所有西方現代派小說背后有非常深的主題,這個主題就是尋找圣經,在表面化的碎片化的世界里西方現代小說作家們要找到一個世界,寫的是碎片化的世界,但是有對圣經的追求。我們現在的作家同樣如此,在寫碎片化的,同樣是對當下社會現實的反映和表現,如果僅僅如此的話,你的作品還不能夠上一個層次。

    你一定要找到今天碎片化世界的背后所向往的,所渴望的等一性的世界是什么,如何在等一性的思想之下表現對于現實世界碎片化的藝術傳達和表現,這才是更應該追求的藝術和思想的探求。其他三位作家的作品我看得不是很多,以后再慢慢看,再交流。

   

    楊彬:我主要是看了宋小詞的小說,看了她的《聲聲慢》,《血盆經》,《鐵骨錚錚》,還有《開屏》。我印象最深的是《聲聲慢》,主要是敘事策略,主要是用個人敘事和宏大敘事的寫作方法,用個人視覺來描述與自己有關的奶奶、媽媽以及奶奶那一輩、媽媽那一輩人的故事,從自我經驗出發來講是自己的故事,寫得更有質感,很親切,她寫的是松滋這個地方的生活,和家鄉恩施有很多接近的地方,而且我看到有一個菜寫得很有意思,在恩施來說是炒肉的,就是只做刁子魚了,但是她寫出了結合,寫出了松滋那邊靠山這邊靠平原的風物。

    我用了一個新的詞是持重的女性主義敘事,女性主義一般是很偏激,寫驚世駭俗的,但是宋小詞是一種持重的女性主義的描寫。尤其是我奶奶,我特別喜歡這個人物,這個人是大善小惡,在現實生活中大善小惡的人很多,這種人肯定比大惡小善的人要好得多。而且她的這種女性主義表現的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首先沒有包裹腳,反抗特別成功,自己的婚姻能夠自己作主,最大的特點是隨心所欲地發脾氣,她發起脾氣來拿起東西就砸,而且是明目張膽跟媳婦作對,就欺負媳婦,明目張膽地說就是不喜歡孫女,喜歡孫子,個性的表達特別明顯,很像《萬箭穿心》里面的李寶莉。女性能夠把握自己的命運,能夠把握自己的婚姻,能夠不裹腳,而且在生活當中能夠隨心所欲表達自己的愛恨情仇,這種過程就是女性主義的表達,但是不是寫性的驚世駭俗的,好像是要把一切傳統都顛倒的,其實奶奶在爺爺死后也沒有再嫁,很多男人喜歡她,但是她保持的是很溫馨的關系。作品沒有寫得很極端。宋小詞84年出生,對于生活,對于反對裹小腳,寫得特別真實,沒有覺得這個地方是硬傷或者是不太合理,對生活的感覺是特別好的,用現代化的敘事方式敘述她的故鄉,用了兒童敘事和第一人稱敘事,就是用孩子的眼光看奶奶,奶奶給他講自己的故事,用祝鶯兒的口氣講述奶奶和媽媽的故事。媽媽一直被婆婆欺負的,中間有一個細節我特別深刻,媽媽欺負到一定的時候,竟敢把婆婆關到房里死打了一頓,而且這個婆婆還無法說出來,還無法讓別人相信,媽媽在這一點上的細節寫得特別好,他媽媽也不是受氣包。

    作為兒童視覺,不僅僅是寫兒童世界,通過兒童視角寫成人世界,通過兒童世界看奶奶和媽媽那一輩人的生活,第一人稱和兒童視覺有一種彈性和有限的視覺,第一人稱是想說,想看見就看見,想不看見就不看見,更游刃有余。剛才很多人說宋小詞應該更高一個層次,主要是情懷方面,我覺得她在《血盆經》的結尾非常好表達了一種情懷,這種情懷非常好。

   

    李建華:這些青年作家有一些新的變化,已經有很多的變化,從化大眾到大眾化的變化,從明晰到曖昧的變化,從主流到邊緣的變化,從入世到游世的變化。已經成名的作家更多是啟蒙者的身份,真理在握,理性在握的身份,救贖者、引導者的寫作立場,年輕作家們更多是非常接地氣的接近大地寫作,非常客觀的寫作,把自己擺在底層的身份上,因此寫作者和人物之間沒有雙重的立場,立場是統一的。從明晰到曖昧,明晰曖昧的價值取向方面來看,也有非常清晰的脈絡,曖昧本身是不明晰的,不穩定的,模糊的,游移不定的,但是這些曖昧有可能會遮蔽寫作者和自然、社會、人之間內在的對話清晰價值判斷。

   

    李魯平:這幾位作家都是湖北當下小說創作的骨干,他們從事創作的時間長短不一,但都有各自的特征和成就,我主要談談宋小詞的創作。宋小詞84年,是這里面最年輕的一位,06年在《芳草》發處女作,作協提供的這些作品,我覺得她的進步很鮮明很深刻。宋小詞有豐富的可靠的鄉村經驗,比如說長篇《聲聲慢》,幾個家族,幾個鄉村,有長輩的命運,有個人的成長歷史,這種鄉村經驗非常寶貴,對于一個80年代出生的作家來說。不是說非要有鄉村經驗,而是因為當下的現代化進程與鄉村的發展密不可分,是城鄉二元社會逐步解體消融并進入一體化的現代化過程,離開了鄉村經驗難以準確和充分解讀今天的現代化進程,也難以書寫今天的社會都市。宋小詞所擁有的豐富的可靠的鄉村經驗并不是每一個80年代出生的作家都有的,這是一個財富和資產。

    宋小詞所擁有的鄉村經驗并不是我們30年前小說中的鄉村經驗,也不是20年前的鄉村和城市截然分明和對立的鄉村經驗,而是鄉村現代化、鄉村城市化意義上的鄉村經驗,是鄉村和城市的界限逐漸模糊互相沖撞并互相融合的復雜形式上的鄉村經驗。宋小詞的書寫,無論是寫鄉村還是寫城市,都具有一種可貴的模糊性。鄉村不是今天的鄉村,城市也不是過去鄉村所敬仰的城市,而是互相融合和滲透的當下世界,這種模糊和界限分明消失的書寫使宋小詞的創作具有更大的氣象,是一種可以與時代、與潮流溝通和對話的寫作。

    我說一點希望,宋小詞的小說,比如寫到給每一座墳都點一個蠟燭,這種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閃光的東西要保持一以貫之,比如寫陶安的姐姐和陶安這對同父異母之間的姐妹的矛盾的時候,給人的印象永遠是冷漠、客觀,有嫉妒、有仇恨,有報復,但是陶安處在情人和丈夫的雙重欺騙之下,最后走投無路自殺,這里面寫的姐姐雖然不是一個母親,但是畢竟是有血緣,寫得這么冷漠,這么殘酷,這可能是生活的一些常態,但是更可貴的是要超越這種東西。貫穿在姐妹之間的血液的東西,如果能夠有一以貫之的這種自覺,可能會更好。

   

蔡家園:我主要說兩位,一個是普玄,普玄是一個有著比較強的思想能力,同時有著比較強的文體意識的作家,他的人物中有共有的性格特征,就是固執偏執,人物特征恰恰給普玄的小說打上了普玄造的標志,這種標志不能只是射向生活的一個子彈,而應該是原子彈,有更強的輻射力和沖擊力,普玄的《安扣兒安扣》和《月光罩燈》都是非常有力量和穿透性的作品。反成長小說或許能夠概括普玄某些小說的特征,但是我一直認為普玄沒必要那么焦慮的把自己進行歸類,對于他來說進行精神的定位和歸位更為重要。

楨理,《入侵》、《天使的秘密》、《照》,都是以寫實的手法展開,有相當的心理深度,我在閱讀楨理的時候常常感受到她是不是有創傷的寫作者,也許這是誤讀。楨理的寫作越來越呈現出一種清晰的向度,有意避開生活的常識和共有的經驗,而聚焦人性中變態的偏執的一面,不斷掘進,她總是在努力尋找著更具謹慎的角度和關系,揭示時代壓迫下人的精神創傷。這五位作家都是才華橫溢的,但是對于一位優秀的作家來說才華只是成功的基本要素,寫作的氣象決定了寫作的深度和高度,孟子講“知言養氣”,韓愈講“立言養氣”,這樣才能產生大氣象,大氣象背后就是思想力,這里說的思想力不是說小說要表達某種思想觀念,不是來自書本的真理,是作家對于歷史、社會關注問題和時代發展趨勢具有的穿透力、判斷力、把握力和概括力,王國維說過“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這個“出”就是思想力,也是一個優秀作家必須練好的武功。

    選刊的問題,五位作家提供的材料里面特別強調自己的作品被轉載,我覺得文學創作是無目的的審美性的精神活動,當他一旦為某些既定的目標所限制,必然會陷入喪失自由的境地。當下的文學生產方式決定了文學選刊在傳播中的突出地位,也是作家特別看中選刊的原因。一個有志向的寫作者應該警惕“選刊趣味”,中國目前的選刊已經構成了某種話語霸權,正在左右著當代文學的審美趣味,使文學的路越走越窄,一個優秀的作家必定是一個勇敢的冒犯者,敢于背對流行的風尚,不懼怕處在邊緣,敢于突破一切思想的禁錮,道德的束縛和藝術的陳規,同時他也應該是一個不懈的探索者,總是試圖穿越庸常的生活重構人類的一些經驗,用文字小心翼翼地探索著生活和人性的可能性,進而抵達生存的本質,開辟新的審美疆域。

       

    陳連生:尊敬的敬澤主席,各位評論家,各位作家,今天上午開的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討會,我理解也是以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精神為指導,力推我省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座談會。中國作協對湖北的文學事業非常關注,非常重視,敬澤主席多次來到湖北,我覺得這是對湖北的一種厚愛,同時我們也認為湖北文學創作方面還存在很多不足,也需要中國作協來進行指導,進行幫助,這也是一個好事情。在這里我要代表漢寧部長、宣傳部,對敬澤主席、向陽主任、王干主編一行親臨湖北指導,提了這么多好的意見,表示衷心的感謝,也對在座各位評論家、大多數在高校,長期以來為湖北文學事業特別是作家的成長所做的貢獻表示衷心的感謝。

    今天的會議開得非常有意義,也很重要,很迫切,這項工作應該變成我們省作協的一種常態性工作,作協的一些工作重點也要轉移到這上面來,我們湖北文學在歷史上強調是一個大省,有一定的自豪感,但是要成為文學強省還需要我們這一代人繼續努力。文學強省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這需要的是好的作品,名家大師來做支撐,能不能出一批好的作品,有影響的作品,能夠在歷史上留得下的作品,人民群眾喜歡的作品,這是一個標準。另一方面,能不能產生一批50年代姚雪垠、洛文、曾卓等一些大家,以及后來方方、池莉、劉醒龍、陳應松、熊召政等在全國有影響的作家,這也是文學能不能從高原到高峰的標志,在這個方面作協也是希望我們有更多大作家涌現,希望作協這些類似的研討會,特別是年輕人的研討會要多開,要開出質量,開出影響。

    對于在座的五位年輕作家來說,正在創作的高峰期,我們舉辦這樣一個座談會,一定會對大家的文學之路,文學創作有很好的幫助作用。剛才有15位專家作了發言,這些發言既有從宏觀上進行指導的,也有從微觀上,比如人物、故事、情節、虛構等方面進行了非常深入細致的輔導和揭示。特別是敬澤主席的三點,一點是講生活,我的理解這是每一位作家創作的源泉,真理不是停留在書本上的,是在生活當中的,這也是我們能不能出好作品的邏輯起點。一點是講敘述,我理解是講技術上的問題,一個人物、一個故事怎么通過我們的情節、通過我們的講述達到大家滿意,留得下來,傳得開的技術問題。最后講了耐心,我們要以什么心態對待當前的文學創作,對待我們什么時候出大家,也講到很多客觀原因,一些大家的成名既有必然,更有偶然,所以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我們如何去克服浮躁心理,去迎接一個文學時代的到來,去迎接一批文學大家的出現和涌現。我認為幾位年輕的作家要非常誠心地接納大家誠懇的肯定,也要接納他們善意的批評。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對待這些善意的批評,這些對于我們今后的路,對我們自己今后的成長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當我們在座五位作家今后成為大作家,也成為正像高峰那樣一級的作家,再回望今天的座談會,我覺得是不可忘懷、不可忘記的。我要再次感謝各位評論家。

    我講三點:第一,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長。如何做到健康成長,就是要向總書記所講的,我們的創作要有正確的導向,也就是說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要作為我們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最好的精神食糧和努力方向。這次文藝工作座談會,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是貫穿整個講話的一根紅線,總書記在講話當中提到最多的還是人民。為什么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這么去強調這個問題,我覺得是因為我們的文藝創作導向上還是有偏差的,我們的文藝作品當中不以人民為中心的問題是存在的,比如一些神劇,一些帝王將相,一些都市生活、小資生活等等,我不是說這些東西不該表現,但更多的還是要去寫人民。我總感覺到我們青年作家要好好地原原本本的學習一下總書記這一篇語重心長,又充滿馬克思主義文藝觀光輝的文獻。做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既是我們的力量源泉,也是我們的成功之母,如何做到以人民為中心呢?我認為要把握四點,一是要反映人民的心聲。我們的作品講生活也好,更多應該是描寫人民,切實做到真誠真實,首先真誠了才能做到真實,做到深入才能深刻,做到了動情才能讓人動心。二是要把握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們的作品是寫給誰看的,這個作品能不能傳得開,最過硬的檢驗就是老百姓喜不喜歡看,有多少人在看,這個很重要。我記得我們這次在中國歌劇節上閻肅講了一個創作《紅巖》的主題曲問題,劉亞樓老對主題曲不滿意,后來他寫了一個《紅梅贊》,到底這個傳不傳得開呢,后來一唱,廚房的師傅在唱,街上跳橡皮筋的小孩也在唱,這種實踐一檢驗,到現在《紅梅贊》還是經受住了檢驗。誰說好?人民說好,大廚說好,小孩說好,這是一個標準,所以我們要為人民而寫,寫好人民,并且我們的標準是由人民來進行評判。三是要從人民當中吸取營養。人民是文學創作的活水源頭,我覺得也是生動表現的創作主體,我們在座的這幾位青年作家筆下人物大多數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普普通通的人物,文學作品好不好兩個東西要表現得充分,一個是其中主要人物刻畫得如何,第二個是故事講得如何,這兩點如果做到了大家會記住這個作品。所以對于文學工作者特別是對于青年作家來講,如果脫離了人民,將永遠失去自我。四是要始終和人民在一起,這是講深入生活的問題,什么叫深入人民,就是和人民在一起,很多人出來回不去了,回不到老百姓中間去了。和人民打成一片這個話怎么去理解,現在人民群眾路線實踐教育活動的這些主題,怎么去理解人民,怎么回得去,怎么能夠打成一片,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這也是要解決好依靠誰、我是誰、為了誰的問題的鑰匙。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長,做到健康成長首要的是按照總書記要求的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第二,文學評論家要幫助、支持中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長。總書記講到文學評論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消費的重要力量。文學作品出來之后需要消費,需要更多人來讀,我們小時候70年代,看小說都是排隊,一部小說在誰手上排在第幾號,一個接著一個去看,現在已沒有這種氛圍;當然現在的文藝樣式更多了,更多元,更多樣,但是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好的作品能夠吸引消費者,并且我們好的作品能不能為人民群眾所熟知,所了解,這中間的橋梁、紐帶就是文學評論家的責任。總書記在講話當中也講到,我們文學創作、文藝創作當中數量和質量的問題,是高峰和高原的問題,這些現象在我們省不同程度的存在,我認為我們現在文學作品當中養眼的不少,既養眼又養心的還不是很多,這是從功能上講。從目的上講,創作為了富口袋的,文學創作可能少一點,特別是影視生產,或者是其他文藝樣式,富口袋的比較多,既富口袋又富腦袋的不多。比如拍一部電視劇,一集150萬,主要演員拿100萬走了,剩下50萬還要開工資,還要做布景,還要做很多事情,那樣怎么能夠成為精品,一個電視劇一個主要演員拿幾千萬走,這確實是不正常的現象。有意思的作品不少,既有意思又有意義的作品還不太多。這些問題需要我們的評論家多提中肯的意見,敢于進行批評。我們省在文藝評論方面還是比較強的,特別是這些高校的文學院,一批評論家,在座各位都是主力軍,都是骨干力量,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正是因為有你們的存在,我們的文學作品在全國有地位,所以需要我們加強文藝評論工作,在這個方面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評論家有一種擔當意識,對不良的作品和思潮,對作品當中的一些不足和缺點要能夠立場堅定、旗幟鮮明,要敢于站出來說不,要進行堅決有力的批評和評論,要讓讀者和觀眾更多關注優秀的文藝作品,絕不把粗制濫造、格調低下,甚至導向錯誤的思想推向社會,絕不給不良思潮提供傳播的渠道。使文學領域始終保持綠色健康的生態,這是中國作協李冰書記講的,特別是講到心態和生態的問題,專門強調了心態是對作家本人講的,生態是對整個社會講的,比如說不能做市場的奴隸,整個社會都存在這個問題,文學界也不例外。青年作家應該正確對待評論家的批評,絕不只是聽得進好的意見,聽不進中肯的批評,更不應該一評就罵,我相信也不會的。我們的評論家要為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長創造條件。

    第三,要營造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環境。一是要有一個和諧的氛圍,要關心愛護青年作家,特別是像這樣的座談會要多開,文學評論家對青年作家發表和出版的作品首先要掌握,要了解,在這個基礎上還要進行深入的剖析和率直的交流,除了這種座談會之外,更提倡一對一的個別進行批評和交流,幫助、分析,青年作家和批評家之間應該建立一種相互信任、雙向互動的關系,把文學使命與責任作為自己共同的追求。二是要創新培養模式,省作協今年做了很多探索,中青年作家的千人計劃,農民作家創作計劃,工人作家創作計劃,長篇小說創作計劃,這些都是做探索,還包括簽約作家,這些形式多很好,我希望我們作協在新的形勢下還要探索一些更接地氣,能夠更好地為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好的模式出來,今后培訓班、定點生活、定向生活都可以有考慮和安排,特別是在深入生活方面,我希望省作協為青年作家沉下去、沉到底創造條件。三是要搭建成長的平臺,今天這也是一個成長的平臺,文學刊物,《人民文學》、《小說選刊》登了大量湖北作家的作品,我們的作品首先是要質量上去才能上得了這個平臺,我們要借助這些平臺為青年作家做好服務,各類評獎活動也要正確對待。

    我就講這些,供在座的各位評論家、專家和敬澤主席批評指正,感謝敬澤主席一行,謝謝大家。

   

    普玄:尊敬的各位領導、批評家,大家上午好。湖北文學正在發生改變,第一個變化是從形式和內容上來說,湖北文學正在從事現代性寫作,這是非常理想的變化,和湖北的傳統寫實不同的方面,請大家關注我們的作品。第二個是湖北新一代作家的參與生活的方式正在發生著變化,湖北新一代作家參與生活的方式更加純粹,更加堅信和自由,我們有參與生活的激情,我們掙脫生存的鎖鏈之后和生活進行著具體和較真的搏斗,進入了安全的領域。新一代湖北作家打造生活的方式和前一代作家明顯不同,我們占有生活和利用生活當寫作資料的時候和前一代作家的區別比較大。第三個是這些寫作者都寫了很多年了,我們到現在仍然元氣充沛,仍然不知疲倦的原因是進入了比較開闊的境界,進入了寫不盡的寫作資源的領域,原因是文學的幫助,在這么緊張或者是這么復雜的生活環境中緩解了我們和周邊生活的關系,對它的愛的程度也比前一代作家不同,因為和我們的生存沒有關系了,和我們的精神更加貼近。

   

    梁必文:今天上午的研討會非常圓滿,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內容很豐富,有15位領導和專家講話和精彩發言,尤其是李主席講到了三個觀點,一個是如何看待生活的問題,一個是怎樣講述故事的問題,一個是如何保持良好的創作心態的問題。剛才陳部長講了三點,對于作協工作和作協評論家提出三點問題,文學創作的導向問題,文學批評的引導問題,如何營造有利于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環境問題,這些我們都要在會議以后認真加以研究,貫徹落實在今后的文學工作和文學創作之中。最后普玄也代表五位青年作家進行表態。今天上午專家的研討發言非常好,尤其是北京的四位評論家對湖北作家的精彩點評,大家都已經聽了,尤其是要有大的情懷,大的境界,思想境界,在技巧方面要在細節處理力度,避免雷同,虛實搭配的問題,要厲戒浮躁,要有耐心,還提出很多好的建議,希望我們作家認真加以梳理,在今后創作發揚好的方面,不足的地方加以克服。爭取創作出更多更好的優秀作品。再一次感謝以李敬澤主席為首的北京四位專家在百忙之中來到湖北指導湖北的文學創作,也感謝在座的湖北各位教授、專家,感謝五位青年作家,感謝在座的新聞媒體對湖北文學的大力支持,謝謝大家。(以上為速記稿,未經本人審閱)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討會實錄(二)

2015-01-30 00-00-00

 (續)       

    劉川鄂:我記得四年在湖北大學省作協組織過一個青年作家研討會,在座的楨理和王小木都參加了,還有其他幾位。當時有一個青年評論家說一個人寫什么樣子就是什么樣子,要提高很難的。但是我看了王小木的作品感覺這個評論家的話只是他個人的經驗,因為王小木最近的創作否定了這種經驗的。我看了她最近一年的作品,她當時出了一本小說集,今年元月份又出了一本小說集《代梅窗前的男人》,這次作協把她的幾部新作傳給我,看了之后我覺得她又有明顯的進步。總體來說,我所了解她的創作歷程還就是這么一些年,以前的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覺得基本上可以看出原來試筆的階段到有特色之作,到比較成熟的明顯的階段,也許就是最近五六年有了三級跳的。從整體上來說王小木的小說是以女性尤其是底層中生活的女性作為主人公的。在新世紀以來,寫底層的作品也很多,有各種各樣的寫法。王小木有非常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就是她非常注重底層的生活命運與兩性生活之間的糾結,挖掘兩性性愛故事之間的社會涵養,這是我特別在意的,鮮活的底層生活場景、別致的細節、情感色彩的敘述的文字也是她的寫作特點,雖然表達過程中是有變化的。我覺得她的第一個階段就是五年前的中篇小說集《香精》的階段,在這本集子里面剛才我說的特點都有,但是有時候是作者拖著人物走,作者拖著故事走的,有的地方情節跳躍性比較大,比較在乎和追求結尾的新奇。我們有的作家總是喜歡用車禍、突然的命運終結、死亡、血緣的奇怪的糾纏把沒法繼續推展的故事推到極端。前年省作協安排我們給湖北一個網絡作家,很流行的作家,要我給她寫評論,我把她寄給我的作品拿過來一看,我發現也是常常用這種手法,我稱之為陡轉性的情節和突兀的結局。為什么我們很多青年作家比較喜歡用這種方式推演故事的發展和結束故事呢?整體體現在對生活復雜性和理解不夠,因此只有借助一些陡轉的情節來完成一個故事。這好像是很多青年作家的通病,尤其是在網絡寫手上比較突出。前一階段的王小木略有一點,但是在這個方面不是很明顯。不過,有時候還追求結尾新奇,因為前面的心理描寫和細節描寫鋪墊不夠,顯得有點突兀的地方,偶爾也還不太注意行文表達的規范性。但是到了她今年年初推出的中篇小說集《代梅窗前的男人》有很多新的變化、新的改變。如《殺了那條狗》、《伙計,嚼檳榔嗎》等作品,前一個作品一老一少,寫老太爺懲惡揚善,保護弱孤,后一個作品說一個打算做小姐還沒有來得及的姑娘。都是來自農村,屬于社會底層,社會的另類,但是他們的悲歡也是很動人的。這兩部作品并不特別專注于故事性,帶有嚴密的心理分析。還有一篇寫前市委書記淪為階下囚的故事。她比較關注女性故事,寫到官場上時試圖在結構上有點出新,但是關鍵詞的概念有一點模糊,詞條的設置和解釋顯得比較平淡,看得出她嘗試著多種寫作路徑。最近幾年王小木作為一個建筑工地項目的承包者,她本人也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很低,自認為是農民工的一員,因此了解了大量的民工,她寫了《代梅窗前的男人》《逛天堂》等工地系列的小說。同樣是關注女性的生活和命運,尤其是底層婦女的生存狀況,但是她更加追求心理描寫的深度。《代梅窗前的男人》中的女主人公代梅,和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傷了腿,成了殘廢,丈夫也漸漸疏遠了她,并另有新歡。代梅沒有怨天尤人、沒有撒潑胡鬧,她隱忍認命、默默承受苦難,這時一個三輪車夫開始在窗外關注她,慢慢地接近她、親近她,兩個苦命人有了愛的歡愉。代梅“被關注”時:“她覺得他又在盯著她看。她的背后好像貼了一塊熨斗,熨斗的溫度不太高,溫溫的,剛剛能讓肌膚熱起來,讓皮膚癢癢的。不一會,她的全身都開始熱了起來,癢了起來。這種感覺好久好久都沒有了。”心靈的悸動與被愛的歡悅寫得溫潤細膩,可見作者心理描寫的功力。一個偶然機會,代梅發現這個窗前男人居然就是使她致殘的男人,想到自己的健康、婚姻、命運毀在這個男人手上,便毫不猶豫地報警了。男人不過是過失傷人,逃逸后接近代梅是全力付出,代梅在不知對方真實身份的情況下也是真心回應,都是愛的奉獻者也是享受者,人性的良善和人生的美好在這一對可憐的底層人身上閃爍著格外動人的光彩。但一個意外令光芒頓失,反差確實過大。男人是否為了贖罪,作者沒有交代,但結尾處借旁人之口說代梅傻,隱約可見作者的評判:我們的世界除了人情倫理,還有公平正義之秤。如果對代梅在此極端情節中的心理活動有更周全的描寫,陡轉的故事結局當更有說服力。這是我今年年初看到她的小說集的印象。最近作協發出了她的新小說給我。我很以為我對她很了解,有特色,但是還是有可以打磨之處,最近讀了作協發到我電子郵箱里面幾個散件作品后,看得出又有著一種新的努力、新的提高。新發四個中篇,整體感覺是題材關注底層男女,但是在技法上更加圓潤了。比如寫一個農村的婦女,丈夫出事了,她自己為了生存,跟了一個又一個男人,跟了包工頭的男人,跟了中學同學的對她一直有點意思的男人,為了幾個孩子,她當然不可能那么冰清玉潔的,時刻都一副很純粹愛情的樣子,她為了給孩子治病,找她的母親幫忙,母親看起來平常非常吝嗇,但實際上是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給她很大的經濟上的資助。還有一個作品是《下雪了》,寫大客車上的艷遇。我覺得是很難寫的,但是王小木把陌生男性和女性因為各自的生活經驗、因為各自對情感的理解、因為各自的性愛意識的接觸糾纏,寫得非常細膩,包括在他們離開大客車之后,男女主人公在公園里面發生的故事,在公園里被另外的失意的男人所窺視的故事,另外的男人又再次接近這個女主人的故事,是有很多值得體會的地方。我昨天看到她的幾篇作品中尤其好的是《五彩繽紛》的作品:一個眼睛有點毛病的小男孩,在一個餐館里面打工,餐館里面的人都有著各自的生活的遺憾,女主人公小菊是從山里面來的被買來的女人,這個女人在被買來之后與一個長得很矮的男人叫冉鐵的結婚,但是很多男人都與這個小菊姑娘有身體上的接觸,小光與她的接觸卻有一種另外的意味,小光失手打死了她的男人,之間發生了很多故事,寫得非常細膩。王小木非常注意寫兩性身體接觸、情感接觸的社會涵養,寫出性格和命運之間的糾結,相對于一般的底層作品特別富有心理深度,相比以前的作品對故事的鋪墊更加細膩,心理描寫更加圓潤。

    在王小木的筆下的底層有辛苦、有委屈、有無奈,但是有溫度,有善良,有人性之光的閃爍,它們交織在一起。王小木不回避他們的缺點,也不夸大他們的美點。作為女作家有一個共性:輕易把女性的悲劇簡簡單單歸結在壞男人的身上。但她卻寫出了復雜的底層,有心理深度的底層,而且善于揣摩男性的心理性格。我看到她有幾部新作還沒有完全克服我前面說的幾個問題,還存在可以改進的地方,我希望她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樊星:湖北70后80后作家和50后有什么區別?重點談一談宋小詞。我們經常談到50后的作家大家都很熟悉,主要是反映現實問題,到70后、80后作家更多是表現新的生活方式,李榕寫的《群》,QQ群,現在80、90后對電腦非常依賴,宅男宅女就是守在電腦跟前;楨理寫過《微博秀》,也是一種新的生活方式,他們在里面溝通,和陌生人溝通,和身邊的人越來越陌生,但是和虛幻的人越來越熟悉,浙江有一個作家吳玄寫過這樣的作品。謝絡繹,寫的《卡奴》,今天的人成為卡奴,最近寫恐婚,對于婚姻的恐懼,喜歡戀愛,但是不喜歡結婚,這是一個看點。王小木現在經商,寫的《香精》,寫商場上充滿陷阱,騙中有騙,陷阱中有陷阱,讓人感覺到心驚膽戰。普玄寫的反成長小說《安扣兒安扣》,婚姻愛情變化很快,現在的本科生談到自己在上大學已經談了五六次戀愛了,但是變得非常快,在生命當中也沒有留下很深的痕跡,這些都寫出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這是70后作家對于生活的新發現,在這一點上他們超越了50后的作家。我們應該加深研究,新的生活方式如何催生一種新的文學語言。現在他們的語言都非常奇怪,我在講課的時候講到,奇葩,原來很好的詞,結果現在奇葩變得很糟糕的詞,屌絲,大家以前根本不會說,現在屌絲成了女生都會說是女屌絲,包括女漢子,很怪異的,新的生活、新的詞匯、新的情感,這是值得我們去關注的。

    湖北作家70后、80后怎么寫出湖北特色?最近醒龍寫了湖北的楚文化,我們一談到70后、80后就是關注自己,我們經常叫個性化寫作,但是宋小詞的《聲聲慢》這樣的作品關注上面這一代人,好像是寫她自己的奶奶,她寫了很多的方言,荊州人,寫松滋的方言。她把目光投向長輩,容易想起鐵凝寫的《玫瑰門》,一個外孫女用一種奇異的眼光打量著自己的外婆,外孫女和外婆的關系應該是非常好的,但是是審視外婆心中的陰暗。宋小詞寫得很潑辣的,南蠻,湖北人的特點是蠻,搞革命,出了很多土匪,生活當中的碼頭文化也是蠻,她這里面寫的老太婆就是這個特點,自己是女的,對自己的媳婦女兒卻另眼相看,但是生活中遇到災難的時候能夠承擔自己的責任,到了晚年的時候能夠隨遇而安。特別是《聲聲慢》這個題目容易讓我們想起李清照的《聲聲慢》,就是底層,但是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底層,就是自在而活的活法。《血盆經》寫的是農村留守兒童,里面有楚風,因為是道士念的經,和經文結合起來,表明宋小詞這個作家比較關注民間的楚文化,我們一談到楚文化會想到屈原經典的楚文化,《聲聲慢》里面的看戲,《血盆經》里面的唱詞,這很值得注意,表明70后作家的視野在不斷開闊,在關注個人的同時也關注現實。宋小詞還寫過《開屏》,一個女的自己在被上司勾引的時候,自己內心種種的煩惱,拒絕也不是,迎合也不是,寫了尷尬的狀態,最后成了她的情人。今天的都市人到底怎么活,一方面大量的農民進城,另一方面都市人的壓力山大,一方面是大家覺得在狂歡,另一方面又都覺得在郁悶,這寫出當今都市人的心理狀態。包括她原來寫的《所有夢想都開花》,寫校園文學,我們經常給大學生講課,但是我們的教材里卻沒有校園文學這一章,這是很大的遺憾,學生很想通過上課了解前面人是怎么寫校園文學的,我們現在不管是理工還是文科很多學生都喜歡校園文學創作。70后正在走向廣闊的天地,宋小詞好幾次談到,覺得自己心理沒有底氣了,畢竟是自己經歷的人生還需要進一步拓展,這是80后、70后作家面臨的問題,怎么去拓展新的視野,怎么去寫出新的更厚重的作品。

   

    蔚藍:前面50年代的作家特別強大,把他們給壓住了,70年代的作家在整個中國文壇中都是尷尬,后面80后的作家以另外一種身份壓過了他們,現在純文學的萎縮,使得70后作家越來越被人所忽略。湖北70后作家,五年前我們開過青年作家的研討會,就是今天這些人,當然還有其他人,五年后我們還是這批作家,我們后面很少能夠看到一個新人的成長,這可能真的是70后的尷尬。湖北的網絡文學,“匪我思存”已經起來了,他們的起來是全國性的,擁有全國性的影響,青年作家的任務很繁重,他們是得到了很多厚愛的,不斷給他們開作品研討會,作協體制內給了他們大力的支持,在湖北文學史的線性當中不能忽略這一代人,對于這一代人需要有這樣的機會讓他們創作更好的作品,有更好的成長。

    我說一下李榕,李榕很多年前讓我一下子吃驚的是《深白》,李榕這個人有一個特點,就是她的被人記住的故事都有一個非常好的點,就是故事生發的點,小說架構的點,還有一個是體現了獨特的發現,正是這種點體現了作家的能力和潛力。白色本身沒有顏色,但是分出了深淺,給人一種先聲奪人表達的特殊的生命感受,所以《深白》里面有一句話很多年我一直記得,“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白,雖然簡單,歲月卻將它洗得更加純粹”,這個就成為小說的整個題旨,成為小說故事人物和最后的演繹,正是《深白》的意味給我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她的《愛上愛》也是這樣點,愛的不是生活中具體的人,而是我們愛上愛這種行為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常常讓人無限疲憊,有這種愛讓我們有一種通徹的溫暖,這種想法給人非常獨特的感覺。包括大家提到的《群》,這個構思非常巧妙,用群的方式把四個人物整合起來。《水晶時間》,里面說到各種寶石,這個寶石絕對不是憑空的寶石,每個寶石不管是紅兔毛還是水晶寶石,都與愛情、婚姻、故事架構融為一體。李榕的潛力在于她能夠發現一個故事生成的非常好的點,這是一個聰明的作家能夠有的潛質。李榕最大的特點是提供了有意義的故事作品細節。包括托爾斯泰在內很多著名的小說,《安娜卡列寧娜》就是從一個細節開始,午后看到一個女人肥碩的肩膀,從脖子看到衣服,沈從文寫《邊城》也是在山東看到一個女孩子引發的,這是一個構思。在李榕的小說中大量的細節中我們能夠感到她的小說的現場感和在場性,感到生活是這樣流動的,她的小說給我很多生活的補充,她的人物也生動。在中國現在作家中,中國近20年、25年來我們沒有再塑造一個讓人永遠留在記憶中的人物形象,如陳奐生這樣的形象,在莫言的作品中沒有看到這樣的形象,寫人寫形象成為中國小說很大的弱項。李榕的小說是小人物,可是這些小人物給我們留下了印象,就像《群》里面的達人,達人是非常有意思的形象,還有是《馬齒莧》,里面塑造出來一個非常特殊的令人很難忘的孩子的形象,他的身上凝聚了中國很多當下社會性,而他又是以孩子的方式來表現,在情節人物性格生動性上都是非常有特點的作品。

    故事性架構中,所有故事架構里面已經形成自己的特點,是非常講求技巧,她有一種編故事的才能,特別能夠把握一種人的命運沖突,在小說重要節點上人物的關系是錯綜的,所有人物都可能有很討巧的方面,都是巧合,就像《群》里面的這些人,互相有一種人物生命的關聯,互相有情感的關聯,他們是多角的,他們又是多重的關系,而這種復雜的關系里面看到小說家能夠寫作面對復雜生活的發現和書寫的能力。李榕有很多好的方面應該堅持和表現。

    宋小詞,我對女作家是比較關注的,我覺得宋小詞有一個特點,她已經越過了女性寫作的限制,有的作家一看是屬于女性書寫的層面,宋小詞的《所有夢想都開花》的時候寫得還是一般,但是到了《聲聲慢》、《開屏》,完全是客觀敘事狀物,越過性別,不是局限于女性的視角,女性的書寫,開始有一個開闊的空間。宋小詞重要的弱點是一個作家需要有一種大的境界,需要有一種情懷,宋小詞現在差的就是這個,如果有了這個,她的書寫應該是有非常好的開端,她已經開始走出了女性書寫的局限。普玄,名字中的玄就可以描述了,給我們一種閱讀的暗示和創作的暗示,在創作的暗示中越來越玄。

    

    昌切:我讀了宋小詞的《開屏》,一個是李榕的《群》,我看了幾篇,李榕的《愛上愛》、《深白》、《群》,宋小詞的長篇《聲聲慢》《所有夢想都開花》我沒有看下去,我就這幾篇作品談點印象。李榕和宋小詞寫作中有一個特點,就是貼己的寫作。寫作分成兩種,一種是貼己的寫作,從自身體驗出發的一種寫作,寫的東西與生活有關;還有一種是溢出去的寫作,寫社會,把自己放開,把自己的人生經歷、經驗放開,去客觀的描寫社會。李榕這兩面都有,宋小詞是貼己的,不管是《聲聲慢》,還是《開屏》,都是貼己的。《開屏》涉及到一個女性從大學畢業之后在都市的政府部門生活,在這個部門生活中所遭遇到的問題,一個方面是家庭婚姻,另外一個方面是她與上司和部門之間的關系,她在這雙重關系中都處在一個被壓抑的地位。她寫的就是被壓抑的狀況,但是這里面的問題出在一個地方,寫這種被壓抑的狀態,但是沒有進行更深入的分析,筆頭子到此為止,僅僅把自己的苦悶寫出來,自己生存的窘境寫出來,種種不容易寫出來,但是沒有注意到的是這個社會強制的權力關系在里面的作用。我覺得這是作家的境界問題,如果能夠把這一層關系寫出來,那就非常好的,比如說里面講到要保留行政單位和政府部門的位置,而且還要有提升的空間,她應該是主動和上司發生關系,然后把這作為一種交易行為,而這種交易行為嚴格來說在我們社會生活中是比比皆是,為什么比比皆是,為什么不分析,沒有把筆進一步探進去,進入到另外一個人的生活,僅僅停留在我沒有辦法,我只能這樣,這就是你當時寫作時候的狀態,這是貼己的寫作。《開屏》是貼己寫作中最好的一個中篇,其他的作品也是這種類型。李榕《愛上愛》首先要問什么是愛?里面寫的愛是什么,結果這個愛有一點像當年池莉寫的《不談愛情》中的愛,也就是一個烏托邦的愛,池莉說“不談愛情”,因為她相信有這種愛的存在,所以她不談這個,當我愛上愛,緊接著就是一連串在社會中的女性被壓抑狀態,整個小說就寫這個東西。《深白》和這個是一個主題,但是《深白》在最后電視化了,給他一個光明的結局,人物發生了轉,我不知道是不是開篇就是這個樣子還是后來變成這個樣子的,突然一個陡轉,人都變得很好了,這是沒有必要的,實際上這是一種理念本身支配著對于這個東西的陡轉,寫作中的陡轉。

    還有她寫的《水晶時間》和《群》,這兩個是退出來的,作為作家退出來了,退出來以后去描摹當今都市里面的生活一群人,而這一群人現在我們湖北作家里面很少見。比如說《群》里面,網絡新媒體建立起來的群體,而這個群體有做飯的,有陪讀的,有幫里面的盟主,還有老師,她采用的這個按戲劇的手法叫人像展覽式的寫法,就和老舍的《茶館》一樣,人像展覽式的寫法,里面寫的最生動的是兩個人,一個人是版主,《群》里面的群主,還有一個是做飯的。這一類小說僅僅停留在趣味上,這是問題所在,停留在趣味上而沒有更深入進到人物內心中去,致使他的人物顯得漂浮,這是寫作中的問題。兩個作家的兩個共同點,第一個共同點是繼承了湖北作家寫作的傳統,他們的敘述基本上屬于很老實的敘述,第二點是他們兩個人的語言都很厲害,語言的展開,這兩個作家如果把他們放在80年代像方方和池莉成名時代的狀況來看,你們比他們當時寫得好得多,但是沒有辦法,這是另外的狀況,你們現在起點是比較高的,可能還有拓寬藝術路子的問題。

   

    李遇春:李榕的小說創作一方面繼承了方方、池莉的女性寫作傳統,但是還是有自己的思考,特別是《深白》,還是在追求生活中某一種思想性的東西,但是不是從書本上來的真理和知識,是在生活中去發現一種知識,這種創作是體現出來她的創作新傾向,從早年的《深白》,《愛上愛》,《群》,確實是在反映生活中尋找一種發現。

    宋小詞,我去年收到她的那本書《聲聲慢》,中間收錄了她的長篇和中短篇,她延續了湖北文壇二三十年的寫作傳統,宋小詞在《聲聲慢》的敘述當中追求慢的敘述,敘述非常緩慢,在緩慢的過程中,從池莉的《煩惱人生》以來的生活流式的敘述,是一種反情節性的,追求細節,很多的細節堆砌起來,有生活流的核心是細節流,這種細節流對于傳統小說情節流應該是一種反抗。由情節流到細節流,在中國當代小說傳統里面在二三十年來有很多作家在追求的,不管是新寫實的小說,還是新世紀以來很多作家在追求細節流的寫作,包括王安憶的《長恨歌》,賈平凹的《秦腔》、《帶燈》,都是追求的細節流式的寫作劉震云的一句頂一萬句》,湯湯水水的創作體現出生活流到細節流,非常氤氳的狀態呈現出來。我提一點建議,很可能會對生活缺乏一種思考,這種方面要向李榕學習,要在生活中思考和發現一種東西,而不是書本上的知識,書本上的真理,在書本中本身發現東西,僅僅是呈現生活是不夠的,你在敘述過程當中要加入分析性的成分。王安憶寫的上海的弄堂也是非常瑣碎的細節,但是也有思考的東西,在還原生活的時候還要增強思考的力量,增強力度,除了王安憶可以借鑒,上海的《繁花》,也是生活流的、細節流的,也有獨特的思考。看了你的《聲聲慢》之后,整體的風格是這樣,缺乏內在的精骨的思想性的東西,在思想性方面還要做提升。賈平凹的小說里也沒有做太多的思考,也是呈現生活,原來的思考是有意識回避自己的思考,但是他對于生活,從《秦腔》、《古爐》到《帶燈》是有思考的。《聲聲慢》的小說寫出來之后能夠與時代作出精神的回應,你們的寫作也許能夠在藝術性方面達到一定的層次,但是如何回應這個時代,這很可能是當時和方方池莉成名的時候有一定的距離,他們的作品直接回應的時代重大的精神性的問題。

   

    周新民:李榕的小說對人性中的交叉地帶的思考,好與壞、善與惡中間狀態的思考,宋小詞的小說中藝術探索很特別的地方,碎片化的敘述,比較生活流的,兩個作家身上有一個共同點,碎片化的生活和藝術表現方式。這種藝術表現毫無疑問是對中國80年代小說的藝術的思考延續,80年代小說到90年代小說的重要藝術使命是要打破原有的小說情節的結構,從情節結構里產生出作者對于生活的思考和表現,出現碎片化的藝術表現。在李榕的小說里面,碎片化的表達歸結為心理的碎片,在宋小詞以《聲聲慢》小說為代表的是敘述的碎片,總體來說是一致的。希望這兩個作家在藝術表達上尋找到一種有力度的思想和思考。碎片化的藝術表現為什么會出現,是我們生活的現實發生很大的變化,作家要表現現實生活和社會生活,要表現自己對于生活的思考,選取的藝術表現手法,但是要注意我們不能夠為了碎片化的表現而碎片化。今天的圖像時代,讀圖時代,媒體新聞的很多傳達中讓我們看到的世界是不完整的世界,是碎片化的世界,比如說一個歌星,一個很俗的新聞出來,兩個人在車震,第二天又說這個事是沒有的,第三天又說其實車震這個事是誰和誰,一個事被分割條塊碎片化,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作為我們寫小說的,我們做藝術的探索者要找的是等一性。比如西方現代小說,也是一種碎片化的表現,西方現代小說有非常經典的概括,所有西方現代派小說背后有非常深的主題,這個主題就是尋找圣經,在表面化的碎片化的世界里西方現代小說作家們要找到一個世界,寫的是碎片化的世界,但是有對圣經的追求。我們現在的作家同樣如此,在寫碎片化的,同樣是對當下社會現實的反映和表現,如果僅僅如此的話,你的作品還不能夠上一個層次。

    你一定要找到今天碎片化世界的背后所向往的,所渴望的等一性的世界是什么,如何在等一性的思想之下表現對于現實世界碎片化的藝術傳達和表現,這才是更應該追求的藝術和思想的探求。其他三位作家的作品我看得不是很多,以后再慢慢看,再交流。

   

    楊彬:我主要是看了宋小詞的小說,看了她的《聲聲慢》,《血盆經》,《鐵骨錚錚》,還有《開屏》。我印象最深的是《聲聲慢》,主要是敘事策略,主要是用個人敘事和宏大敘事的寫作方法,用個人視覺來描述與自己有關的奶奶、媽媽以及奶奶那一輩、媽媽那一輩人的故事,從自我經驗出發來講是自己的故事,寫得更有質感,很親切,她寫的是松滋這個地方的生活,和家鄉恩施有很多接近的地方,而且我看到有一個菜寫得很有意思,在恩施來說是炒肉的,就是只做刁子魚了,但是她寫出了結合,寫出了松滋那邊靠山這邊靠平原的風物。

    我用了一個新的詞是持重的女性主義敘事,女性主義一般是很偏激,寫驚世駭俗的,但是宋小詞是一種持重的女性主義的描寫。尤其是我奶奶,我特別喜歡這個人物,這個人是大善小惡,在現實生活中大善小惡的人很多,這種人肯定比大惡小善的人要好得多。而且她的這種女性主義表現的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首先沒有包裹腳,反抗特別成功,自己的婚姻能夠自己作主,最大的特點是隨心所欲地發脾氣,她發起脾氣來拿起東西就砸,而且是明目張膽跟媳婦作對,就欺負媳婦,明目張膽地說就是不喜歡孫女,喜歡孫子,個性的表達特別明顯,很像《萬箭穿心》里面的李寶莉。女性能夠把握自己的命運,能夠把握自己的婚姻,能夠不裹腳,而且在生活當中能夠隨心所欲表達自己的愛恨情仇,這種過程就是女性主義的表達,但是不是寫性的驚世駭俗的,好像是要把一切傳統都顛倒的,其實奶奶在爺爺死后也沒有再嫁,很多男人喜歡她,但是她保持的是很溫馨的關系。作品沒有寫得很極端。宋小詞84年出生,對于生活,對于反對裹小腳,寫得特別真實,沒有覺得這個地方是硬傷或者是不太合理,對生活的感覺是特別好的,用現代化的敘事方式敘述她的故鄉,用了兒童敘事和第一人稱敘事,就是用孩子的眼光看奶奶,奶奶給他講自己的故事,用祝鶯兒的口氣講述奶奶和媽媽的故事。媽媽一直被婆婆欺負的,中間有一個細節我特別深刻,媽媽欺負到一定的時候,竟敢把婆婆關到房里死打了一頓,而且這個婆婆還無法說出來,還無法讓別人相信,媽媽在這一點上的細節寫得特別好,他媽媽也不是受氣包。

    作為兒童視覺,不僅僅是寫兒童世界,通過兒童視角寫成人世界,通過兒童世界看奶奶和媽媽那一輩人的生活,第一人稱和兒童視覺有一種彈性和有限的視覺,第一人稱是想說,想看見就看見,想不看見就不看見,更游刃有余。剛才很多人說宋小詞應該更高一個層次,主要是情懷方面,我覺得她在《血盆經》的結尾非常好表達了一種情懷,這種情懷非常好。

   

    李建華:這些青年作家有一些新的變化,已經有很多的變化,從化大眾到大眾化的變化,從明晰到曖昧的變化,從主流到邊緣的變化,從入世到游世的變化。已經成名的作家更多是啟蒙者的身份,真理在握,理性在握的身份,救贖者、引導者的寫作立場,年輕作家們更多是非常接地氣的接近大地寫作,非常客觀的寫作,把自己擺在底層的身份上,因此寫作者和人物之間沒有雙重的立場,立場是統一的。從明晰到曖昧,明晰曖昧的價值取向方面來看,也有非常清晰的脈絡,曖昧本身是不明晰的,不穩定的,模糊的,游移不定的,但是這些曖昧有可能會遮蔽寫作者和自然、社會、人之間內在的對話清晰價值判斷。

   

    李魯平:這幾位作家都是湖北當下小說創作的骨干,他們從事創作的時間長短不一,但都有各自的特征和成就,我主要談談宋小詞的創作。宋小詞84年,是這里面最年輕的一位,06年在《芳草》發處女作,作協提供的這些作品,我覺得她的進步很鮮明很深刻。宋小詞有豐富的可靠的鄉村經驗,比如說長篇《聲聲慢》,幾個家族,幾個鄉村,有長輩的命運,有個人的成長歷史,這種鄉村經驗非常寶貴,對于一個80年代出生的作家來說。不是說非要有鄉村經驗,而是因為當下的現代化進程與鄉村的發展密不可分,是城鄉二元社會逐步解體消融并進入一體化的現代化過程,離開了鄉村經驗難以準確和充分解讀今天的現代化進程,也難以書寫今天的社會都市。宋小詞所擁有的豐富的可靠的鄉村經驗并不是每一個80年代出生的作家都有的,這是一個財富和資產。

    宋小詞所擁有的鄉村經驗并不是我們30年前小說中的鄉村經驗,也不是20年前的鄉村和城市截然分明和對立的鄉村經驗,而是鄉村現代化、鄉村城市化意義上的鄉村經驗,是鄉村和城市的界限逐漸模糊互相沖撞并互相融合的復雜形式上的鄉村經驗。宋小詞的書寫,無論是寫鄉村還是寫城市,都具有一種可貴的模糊性。鄉村不是今天的鄉村,城市也不是過去鄉村所敬仰的城市,而是互相融合和滲透的當下世界,這種模糊和界限分明消失的書寫使宋小詞的創作具有更大的氣象,是一種可以與時代、與潮流溝通和對話的寫作。

    我說一點希望,宋小詞的小說,比如寫到給每一座墳都點一個蠟燭,這種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閃光的東西要保持一以貫之,比如寫陶安的姐姐和陶安這對同父異母之間的姐妹的矛盾的時候,給人的印象永遠是冷漠、客觀,有嫉妒、有仇恨,有報復,但是陶安處在情人和丈夫的雙重欺騙之下,最后走投無路自殺,這里面寫的姐姐雖然不是一個母親,但是畢竟是有血緣,寫得這么冷漠,這么殘酷,這可能是生活的一些常態,但是更可貴的是要超越這種東西。貫穿在姐妹之間的血液的東西,如果能夠有一以貫之的這種自覺,可能會更好。

   

蔡家園:我主要說兩位,一個是普玄,普玄是一個有著比較強的思想能力,同時有著比較強的文體意識的作家,他的人物中有共有的性格特征,就是固執偏執,人物特征恰恰給普玄的小說打上了普玄造的標志,這種標志不能只是射向生活的一個子彈,而應該是原子彈,有更強的輻射力和沖擊力,普玄的《安扣兒安扣》和《月光罩燈》都是非常有力量和穿透性的作品。反成長小說或許能夠概括普玄某些小說的特征,但是我一直認為普玄沒必要那么焦慮的把自己進行歸類,對于他來說進行精神的定位和歸位更為重要。

楨理,《入侵》、《天使的秘密》、《照》,都是以寫實的手法展開,有相當的心理深度,我在閱讀楨理的時候常常感受到她是不是有創傷的寫作者,也許這是誤讀。楨理的寫作越來越呈現出一種清晰的向度,有意避開生活的常識和共有的經驗,而聚焦人性中變態的偏執的一面,不斷掘進,她總是在努力尋找著更具謹慎的角度和關系,揭示時代壓迫下人的精神創傷。這五位作家都是才華橫溢的,但是對于一位優秀的作家來說才華只是成功的基本要素,寫作的氣象決定了寫作的深度和高度,孟子講“知言養氣”,韓愈講“立言養氣”,這樣才能產生大氣象,大氣象背后就是思想力,這里說的思想力不是說小說要表達某種思想觀念,不是來自書本的真理,是作家對于歷史、社會關注問題和時代發展趨勢具有的穿透力、判斷力、把握力和概括力,王國維說過“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高致”,這個“出”就是思想力,也是一個優秀作家必須練好的武功。

    選刊的問題,五位作家提供的材料里面特別強調自己的作品被轉載,我覺得文學創作是無目的的審美性的精神活動,當他一旦為某些既定的目標所限制,必然會陷入喪失自由的境地。當下的文學生產方式決定了文學選刊在傳播中的突出地位,也是作家特別看中選刊的原因。一個有志向的寫作者應該警惕“選刊趣味”,中國目前的選刊已經構成了某種話語霸權,正在左右著當代文學的審美趣味,使文學的路越走越窄,一個優秀的作家必定是一個勇敢的冒犯者,敢于背對流行的風尚,不懼怕處在邊緣,敢于突破一切思想的禁錮,道德的束縛和藝術的陳規,同時他也應該是一個不懈的探索者,總是試圖穿越庸常的生活重構人類的一些經驗,用文字小心翼翼地探索著生活和人性的可能性,進而抵達生存的本質,開辟新的審美疆域。

       

    陳連生:尊敬的敬澤主席,各位評論家,各位作家,今天上午開的湖北青年作家作品研討會,我理解也是以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精神為指導,力推我省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座談會。中國作協對湖北的文學事業非常關注,非常重視,敬澤主席多次來到湖北,我覺得這是對湖北的一種厚愛,同時我們也認為湖北文學創作方面還存在很多不足,也需要中國作協來進行指導,進行幫助,這也是一個好事情。在這里我要代表漢寧部長、宣傳部,對敬澤主席、向陽主任、王干主編一行親臨湖北指導,提了這么多好的意見,表示衷心的感謝,也對在座各位評論家、大多數在高校,長期以來為湖北文學事業特別是作家的成長所做的貢獻表示衷心的感謝。

    今天的會議開得非常有意義,也很重要,很迫切,這項工作應該變成我們省作協的一種常態性工作,作協的一些工作重點也要轉移到這上面來,我們湖北文學在歷史上強調是一個大省,有一定的自豪感,但是要成為文學強省還需要我們這一代人繼續努力。文學強省也不是一句空洞的口號,這需要的是好的作品,名家大師來做支撐,能不能出一批好的作品,有影響的作品,能夠在歷史上留得下的作品,人民群眾喜歡的作品,這是一個標準。另一方面,能不能產生一批50年代姚雪垠、洛文、曾卓等一些大家,以及后來方方、池莉、劉醒龍、陳應松、熊召政等在全國有影響的作家,這也是文學能不能從高原到高峰的標志,在這個方面作協也是希望我們有更多大作家涌現,希望作協這些類似的研討會,特別是年輕人的研討會要多開,要開出質量,開出影響。

    對于在座的五位年輕作家來說,正在創作的高峰期,我們舉辦這樣一個座談會,一定會對大家的文學之路,文學創作有很好的幫助作用。剛才有15位專家作了發言,這些發言既有從宏觀上進行指導的,也有從微觀上,比如人物、故事、情節、虛構等方面進行了非常深入細致的輔導和揭示。特別是敬澤主席的三點,一點是講生活,我的理解這是每一位作家創作的源泉,真理不是停留在書本上的,是在生活當中的,這也是我們能不能出好作品的邏輯起點。一點是講敘述,我理解是講技術上的問題,一個人物、一個故事怎么通過我們的情節、通過我們的講述達到大家滿意,留得下來,傳得開的技術問題。最后講了耐心,我們要以什么心態對待當前的文學創作,對待我們什么時候出大家,也講到很多客觀原因,一些大家的成名既有必然,更有偶然,所以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我們如何去克服浮躁心理,去迎接一個文學時代的到來,去迎接一批文學大家的出現和涌現。我認為幾位年輕的作家要非常誠心地接納大家誠懇的肯定,也要接納他們善意的批評。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對待這些善意的批評,這些對于我們今后的路,對我們自己今后的成長是非常有教育意義的,當我們在座五位作家今后成為大作家,也成為正像高峰那樣一級的作家,再回望今天的座談會,我覺得是不可忘懷、不可忘記的。我要再次感謝各位評論家。

    我講三點:第一,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長。如何做到健康成長,就是要向總書記所講的,我們的創作要有正確的導向,也就是說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要作為我們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最好的精神食糧和努力方向。這次文藝工作座談會,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是貫穿整個講話的一根紅線,總書記在講話當中提到最多的還是人民。為什么在這樣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這么去強調這個問題,我覺得是因為我們的文藝創作導向上還是有偏差的,我們的文藝作品當中不以人民為中心的問題是存在的,比如一些神劇,一些帝王將相,一些都市生活、小資生活等等,我不是說這些東西不該表現,但更多的還是要去寫人民。我總感覺到我們青年作家要好好地原原本本的學習一下總書記這一篇語重心長,又充滿馬克思主義文藝觀光輝的文獻。做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既是我們的力量源泉,也是我們的成功之母,如何做到以人民為中心呢?我認為要把握四點,一是要反映人民的心聲。我們的作品講生活也好,更多應該是描寫人民,切實做到真誠真實,首先真誠了才能做到真實,做到深入才能深刻,做到了動情才能讓人動心。二是要把握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們的作品是寫給誰看的,這個作品能不能傳得開,最過硬的檢驗就是老百姓喜不喜歡看,有多少人在看,這個很重要。我記得我們這次在中國歌劇節上閻肅講了一個創作《紅巖》的主題曲問題,劉亞樓老對主題曲不滿意,后來他寫了一個《紅梅贊》,到底這個傳不傳得開呢,后來一唱,廚房的師傅在唱,街上跳橡皮筋的小孩也在唱,這種實踐一檢驗,到現在《紅梅贊》還是經受住了檢驗。誰說好?人民說好,大廚說好,小孩說好,這是一個標準,所以我們要為人民而寫,寫好人民,并且我們的標準是由人民來進行評判。三是要從人民當中吸取營養。人民是文學創作的活水源頭,我覺得也是生動表現的創作主體,我們在座的這幾位青年作家筆下人物大多數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普普通通的人物,文學作品好不好兩個東西要表現得充分,一個是其中主要人物刻畫得如何,第二個是故事講得如何,這兩點如果做到了大家會記住這個作品。所以對于文學工作者特別是對于青年作家來講,如果脫離了人民,將永遠失去自我。四是要始終和人民在一起,這是講深入生活的問題,什么叫深入人民,就是和人民在一起,很多人出來回不去了,回不到老百姓中間去了。和人民打成一片這個話怎么去理解,現在人民群眾路線實踐教育活動的這些主題,怎么去理解人民,怎么回得去,怎么能夠打成一片,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這也是要解決好依靠誰、我是誰、為了誰的問題的鑰匙。青年作家要健康成長,做到健康成長首要的是按照總書記要求的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

    第二,文學評論家要幫助、支持中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長。總書記講到文學評論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消費的重要力量。文學作品出來之后需要消費,需要更多人來讀,我們小時候70年代,看小說都是排隊,一部小說在誰手上排在第幾號,一個接著一個去看,現在已沒有這種氛圍;當然現在的文藝樣式更多了,更多元,更多樣,但是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好的作品能夠吸引消費者,并且我們好的作品能不能為人民群眾所熟知,所了解,這中間的橋梁、紐帶就是文學評論家的責任。總書記在講話當中也講到,我們文學創作、文藝創作當中數量和質量的問題,是高峰和高原的問題,這些現象在我們省不同程度的存在,我認為我們現在文學作品當中養眼的不少,既養眼又養心的還不是很多,這是從功能上講。從目的上講,創作為了富口袋的,文學創作可能少一點,特別是影視生產,或者是其他文藝樣式,富口袋的比較多,既富口袋又富腦袋的不多。比如拍一部電視劇,一集150萬,主要演員拿100萬走了,剩下50萬還要開工資,還要做布景,還要做很多事情,那樣怎么能夠成為精品,一個電視劇一個主要演員拿幾千萬走,這確實是不正常的現象。有意思的作品不少,既有意思又有意義的作品還不太多。這些問題需要我們的評論家多提中肯的意見,敢于進行批評。我們省在文藝評論方面還是比較強的,特別是這些高校的文學院,一批評論家,在座各位都是主力軍,都是骨干力量,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正是因為有你們的存在,我們的文學作品在全國有地位,所以需要我們加強文藝評論工作,在這個方面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評論家有一種擔當意識,對不良的作品和思潮,對作品當中的一些不足和缺點要能夠立場堅定、旗幟鮮明,要敢于站出來說不,要進行堅決有力的批評和評論,要讓讀者和觀眾更多關注優秀的文藝作品,絕不把粗制濫造、格調低下,甚至導向錯誤的思想推向社會,絕不給不良思潮提供傳播的渠道。使文學領域始終保持綠色健康的生態,這是中國作協李冰書記講的,特別是講到心態和生態的問題,專門強調了心態是對作家本人講的,生態是對整個社會講的,比如說不能做市場的奴隸,整個社會都存在這個問題,文學界也不例外。青年作家應該正確對待評論家的批評,絕不只是聽得進好的意見,聽不進中肯的批評,更不應該一評就罵,我相信也不會的。我們的評論家要為青年作家的健康成長創造條件。

    第三,要營造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環境。一是要有一個和諧的氛圍,要關心愛護青年作家,特別是像這樣的座談會要多開,文學評論家對青年作家發表和出版的作品首先要掌握,要了解,在這個基礎上還要進行深入的剖析和率直的交流,除了這種座談會之外,更提倡一對一的個別進行批評和交流,幫助、分析,青年作家和批評家之間應該建立一種相互信任、雙向互動的關系,把文學使命與責任作為自己共同的追求。二是要創新培養模式,省作協今年做了很多探索,中青年作家的千人計劃,農民作家創作計劃,工人作家創作計劃,長篇小說創作計劃,這些都是做探索,還包括簽約作家,這些形式多很好,我希望我們作協在新的形勢下還要探索一些更接地氣,能夠更好地為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好的模式出來,今后培訓班、定點生活、定向生活都可以有考慮和安排,特別是在深入生活方面,我希望省作協為青年作家沉下去、沉到底創造條件。三是要搭建成長的平臺,今天這也是一個成長的平臺,文學刊物,《人民文學》、《小說選刊》登了大量湖北作家的作品,我們的作品首先是要質量上去才能上得了這個平臺,我們要借助這些平臺為青年作家做好服務,各類評獎活動也要正確對待。

    我就講這些,供在座的各位評論家、專家和敬澤主席批評指正,感謝敬澤主席一行,謝謝大家。

   

    普玄:尊敬的各位領導、批評家,大家上午好。湖北文學正在發生改變,第一個變化是從形式和內容上來說,湖北文學正在從事現代性寫作,這是非常理想的變化,和湖北的傳統寫實不同的方面,請大家關注我們的作品。第二個是湖北新一代作家的參與生活的方式正在發生著變化,湖北新一代作家參與生活的方式更加純粹,更加堅信和自由,我們有參與生活的激情,我們掙脫生存的鎖鏈之后和生活進行著具體和較真的搏斗,進入了安全的領域。新一代湖北作家打造生活的方式和前一代作家明顯不同,我們占有生活和利用生活當寫作資料的時候和前一代作家的區別比較大。第三個是這些寫作者都寫了很多年了,我們到現在仍然元氣充沛,仍然不知疲倦的原因是進入了比較開闊的境界,進入了寫不盡的寫作資源的領域,原因是文學的幫助,在這么緊張或者是這么復雜的生活環境中緩解了我們和周邊生活的關系,對它的愛的程度也比前一代作家不同,因為和我們的生存沒有關系了,和我們的精神更加貼近。

   

    梁必文:今天上午的研討會非常圓滿,雖然時間很短暫,但是內容很豐富,有15位領導和專家講話和精彩發言,尤其是李主席講到了三個觀點,一個是如何看待生活的問題,一個是怎樣講述故事的問題,一個是如何保持良好的創作心態的問題。剛才陳部長講了三點,對于作協工作和作協評論家提出三點問題,文學創作的導向問題,文學批評的引導問題,如何營造有利于中青年作家健康成長的環境問題,這些我們都要在會議以后認真加以研究,貫徹落實在今后的文學工作和文學創作之中。最后普玄也代表五位青年作家進行表態。今天上午專家的研討發言非常好,尤其是北京的四位評論家對湖北作家的精彩點評,大家都已經聽了,尤其是要有大的情懷,大的境界,思想境界,在技巧方面要在細節處理力度,避免雷同,虛實搭配的問題,要厲戒浮躁,要有耐心,還提出很多好的建議,希望我們作家認真加以梳理,在今后創作發揚好的方面,不足的地方加以克服。爭取創作出更多更好的優秀作品。再一次感謝以李敬澤主席為首的北京四位專家在百忙之中來到湖北指導湖北的文學創作,也感謝在座的湖北各位教授、專家,感謝五位青年作家,感謝在座的新聞媒體對湖北文學的大力支持,謝謝大家。(以上為速記稿,未經本人審閱)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中彩票大奖的八字命理 55彩票官方安卓版 北京pk10怎么玩能赢 时彩后二稳赚霸主 体福建时时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 ipad好用的vnp软件下载 大赢家310即时足球 五分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最新pt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