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廢名先生筆下的黃梅風情——短篇小說《菱蕩》淺析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6-02-04    作者:聶援朝

 廢名先生是從黃梅走出去的、“取非常筆名,著獨特文章”的大文學家,在他的作品中大都是黃梅的山川景色和風土人情。靜靜地流淌著的是濃濃的鄉情、淡淡的鄉愁。其中:1928年2月發表在北京古城書社《桃園》雜志上的短篇小說《菱蕩》,就是其中的典型作品。

       黃梅,生于斯長于斯的廢名先生在1916年入武昌啟黃中學讀書之前,一直是在這里居住和讀書,所以對黃梅城關附近的景致非常熟悉。先生就讀的黃梅縣八角亭高級小學,其前身是明嘉靖年間(1555)黃梅知縣張九一創建的“調梅書院”。一直秉承著“擔乾坤重任,舍我其誰?”的優秀治學傳統,培養出了許多的黃梅歷史上的名人。辛亥革命后,這里成為了當時全縣規模最大的一所新學。

       那時正處在辛亥革命后的軍閥混戰時期和“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醞釀發展階段,而黃梅由于遠離大城市很少受到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仍然處在封建社會的農耕經濟和自然經濟的原始社會形態。從八角亭高小到武昌啟黃中學再到北京大學,一直接受新學教育的廢名先生也和當時的許多文學青年一樣開始關注社會、關注人生。不一樣的是,先生沒有像許多五四鄉土文學作家一樣,高喊著反帝反封建的口號,對舊的社會制度進行無情的揭露和批判。而是把目光和筆觸放到了家鄉黃梅的自然風光和對一些下層小人物生活境況的描寫上來了。廢名先生的文筆清新、淡雅、別致,語句構成極其簡約和洗練。從先生的文字中讀不到起伏跌宕的情節和那種強烈的感情抒發的況味,然而你在仔細回味中又似乎感受到了當時的真實的生活場景和氣氛。例如在《菱蕩》中有這樣的一段描寫:


    ……陶家村過橋的地方有一座石塔,名叫洗手塔。人說,當初是沒有橋的,往來要“擺渡”。擺渡者,是指以大烏竹做成的筏載行人過河。一位姓張的老漢,專在這里擺渡過日,頭發白得像銀絲。一天,何仙姑下凡來,度老漢升天,老漢道:“我不去。城里人如何下鄉?鄉下人如何進城?”但老漢這天晚上死了。清早起來,河有橋,橋頭有塔。何仙姑一夜修了橋。修了橋洗一洗手,成洗手塔。這個故事,陶家村的陳聾子獨不相信,他說,“張老頭子擺渡,不是要渡錢嗎?”擺渡依然要人家給錢他,同聾子“打長工”是一樣,所以絕不能升天。


       短短200余字,寫出了陶家村與城里的交通狀況和一個流傳已久的民間神話傳說——洗手塔的來歷。當時的老百姓肯定是信神話的,但是神話只能滿足精神需要。物質需要從哪里來呢?就像陳聾子那樣,要靠打長工維系自己的生計,是絕對不能升天的。寫出了農耕經濟時代的佃農的生活狀況。佃農的生活是很清苦的,就是那種“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赤貧窮人。面對當時的鄉土社會物質匱乏、生活貧困、衰敗凄苦的鄉村景象,廢名先生以一位展現真善美人性世界的“夢之使者”,用“樸訥靜美”的筆法寫出了家鄉的一個普通的水塘周邊的環境景色、一些平凡的人們以及他們之間的相互關系,而且寫的那么溫馨動人。

       先生在《夢之使者》一詩中這樣寫道:


   我在女人的夢里寫一個善字,

   我在男人的夢里寫一個美字,

   厭世詩人我畫一幅好看的山水,

   小孩子我替他畫一個世界。


       從這首詩里我們不難看出:廢名先生是有意地避開對一些窮苦人們的悲苦的生活和命運的正面描寫,而是盡量地去表現他們在人性的善良和對生活的達觀態度。本來屬于是悲愴憂郁的人生故事,卻在先生的筆下幻化成了漂染著淡淡的憂郁色彩的柔美恬靜的田園牧歌式的家鄉風情畫。所以,廢名先生的小說創作所展現的是一種獨特的文學審美。一如先生自己主張的那樣:文學創作并非僅僅是對現實生活的“摹擬”,乃在于將現實“幻化”成“夢”的優美。

       陳聾子其實并不聾,只是不愛說話而已。他來到陶家村已經有十幾年了,他來自哪里,家在何方?文中都沒有交代。只說他在街上碰到了有禮貌的小姑娘,回來說東家的孫女:“你看街上的小姑娘多好!”。只是在收蘿卜的時候碰到洗衣的女人跟他討要蘿卜吃,他順手就給了一個大的。最有意思的是在結尾處,陳聾子偶然看見因貪涼而“走光”的張大嫂。竟也兀自望了水面去,笑著自語了一聲:“聾子!”這樣一個貧寒得只剩下一身氣力的漢子,在先生的筆下,竟也是那樣善良,那樣純真,那樣熱愛生活。

       五四鄉土文學作家,大都以悲愴的筆調,寫出農村落后的鄉風陋習,寫出窮愁潦倒的個人悲劇。而廢名先生能夠從悲憫情懷出發,將凄慘、憂郁的悲劇人物“幻化”成溫和靜美的文學形象,這種別樣的審美方式和創作途徑,直接啟發和影響了后來的“京派”小說作家(如沈從文等)的創作思維和寫作方式。不難看出:在小說《菱蕩》的字里行間里透露出來的是廢名先生對故土家園、鄉里親情以及故鄉人情人性的眷眷依戀。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廢名先生筆下的黃梅風情——短篇小說《菱蕩》淺析

2016-02-04 00-00-00

 廢名先生是從黃梅走出去的、“取非常筆名,著獨特文章”的大文學家,在他的作品中大都是黃梅的山川景色和風土人情。靜靜地流淌著的是濃濃的鄉情、淡淡的鄉愁。其中:1928年2月發表在北京古城書社《桃園》雜志上的短篇小說《菱蕩》,就是其中的典型作品。

       黃梅,生于斯長于斯的廢名先生在1916年入武昌啟黃中學讀書之前,一直是在這里居住和讀書,所以對黃梅城關附近的景致非常熟悉。先生就讀的黃梅縣八角亭高級小學,其前身是明嘉靖年間(1555)黃梅知縣張九一創建的“調梅書院”。一直秉承著“擔乾坤重任,舍我其誰?”的優秀治學傳統,培養出了許多的黃梅歷史上的名人。辛亥革命后,這里成為了當時全縣規模最大的一所新學。

       那時正處在辛亥革命后的軍閥混戰時期和“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醞釀發展階段,而黃梅由于遠離大城市很少受到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仍然處在封建社會的農耕經濟和自然經濟的原始社會形態。從八角亭高小到武昌啟黃中學再到北京大學,一直接受新學教育的廢名先生也和當時的許多文學青年一樣開始關注社會、關注人生。不一樣的是,先生沒有像許多五四鄉土文學作家一樣,高喊著反帝反封建的口號,對舊的社會制度進行無情的揭露和批判。而是把目光和筆觸放到了家鄉黃梅的自然風光和對一些下層小人物生活境況的描寫上來了。廢名先生的文筆清新、淡雅、別致,語句構成極其簡約和洗練。從先生的文字中讀不到起伏跌宕的情節和那種強烈的感情抒發的況味,然而你在仔細回味中又似乎感受到了當時的真實的生活場景和氣氛。例如在《菱蕩》中有這樣的一段描寫:


    ……陶家村過橋的地方有一座石塔,名叫洗手塔。人說,當初是沒有橋的,往來要“擺渡”。擺渡者,是指以大烏竹做成的筏載行人過河。一位姓張的老漢,專在這里擺渡過日,頭發白得像銀絲。一天,何仙姑下凡來,度老漢升天,老漢道:“我不去。城里人如何下鄉?鄉下人如何進城?”但老漢這天晚上死了。清早起來,河有橋,橋頭有塔。何仙姑一夜修了橋。修了橋洗一洗手,成洗手塔。這個故事,陶家村的陳聾子獨不相信,他說,“張老頭子擺渡,不是要渡錢嗎?”擺渡依然要人家給錢他,同聾子“打長工”是一樣,所以絕不能升天。


       短短200余字,寫出了陶家村與城里的交通狀況和一個流傳已久的民間神話傳說——洗手塔的來歷。當時的老百姓肯定是信神話的,但是神話只能滿足精神需要。物質需要從哪里來呢?就像陳聾子那樣,要靠打長工維系自己的生計,是絕對不能升天的。寫出了農耕經濟時代的佃農的生活狀況。佃農的生活是很清苦的,就是那種“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赤貧窮人。面對當時的鄉土社會物質匱乏、生活貧困、衰敗凄苦的鄉村景象,廢名先生以一位展現真善美人性世界的“夢之使者”,用“樸訥靜美”的筆法寫出了家鄉的一個普通的水塘周邊的環境景色、一些平凡的人們以及他們之間的相互關系,而且寫的那么溫馨動人。

       先生在《夢之使者》一詩中這樣寫道:


   我在女人的夢里寫一個善字,

   我在男人的夢里寫一個美字,

   厭世詩人我畫一幅好看的山水,

   小孩子我替他畫一個世界。


       從這首詩里我們不難看出:廢名先生是有意地避開對一些窮苦人們的悲苦的生活和命運的正面描寫,而是盡量地去表現他們在人性的善良和對生活的達觀態度。本來屬于是悲愴憂郁的人生故事,卻在先生的筆下幻化成了漂染著淡淡的憂郁色彩的柔美恬靜的田園牧歌式的家鄉風情畫。所以,廢名先生的小說創作所展現的是一種獨特的文學審美。一如先生自己主張的那樣:文學創作并非僅僅是對現實生活的“摹擬”,乃在于將現實“幻化”成“夢”的優美。

       陳聾子其實并不聾,只是不愛說話而已。他來到陶家村已經有十幾年了,他來自哪里,家在何方?文中都沒有交代。只說他在街上碰到了有禮貌的小姑娘,回來說東家的孫女:“你看街上的小姑娘多好!”。只是在收蘿卜的時候碰到洗衣的女人跟他討要蘿卜吃,他順手就給了一個大的。最有意思的是在結尾處,陳聾子偶然看見因貪涼而“走光”的張大嫂。竟也兀自望了水面去,笑著自語了一聲:“聾子!”這樣一個貧寒得只剩下一身氣力的漢子,在先生的筆下,竟也是那樣善良,那樣純真,那樣熱愛生活。

       五四鄉土文學作家,大都以悲愴的筆調,寫出農村落后的鄉風陋習,寫出窮愁潦倒的個人悲劇。而廢名先生能夠從悲憫情懷出發,將凄慘、憂郁的悲劇人物“幻化”成溫和靜美的文學形象,這種別樣的審美方式和創作途徑,直接啟發和影響了后來的“京派”小說作家(如沈從文等)的創作思維和寫作方式。不難看出:在小說《菱蕩》的字里行間里透露出來的是廢名先生對故土家園、鄉里親情以及故鄉人情人性的眷眷依戀。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足球即时比分 快速时时正规吗 北京塞车计划 快速时时秘籍 时时彩好计划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后三组六7码稳赚方案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赌大小猜骰子技巧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