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江河長流耀華章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7-04-17    作者:韓玉洪

人們聆聽一首歌,沒有人報出唱歌人的姓名,就能猜出歌手是誰,那么,這個人就是歌唱家。讀者看一篇文學作品,先不看作者姓名,就大致知曉作者是誰,那么,這個人就是作家。只有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才能成為大家。我對李華章就有一種真作家感覺。

我每次看到贊美三峽或湘西的散文,不看作家姓名,看到文中把峽谷流水當做一本書,就感覺有位慈祥聰慧的學究在講課,將課文的內容循循善誘娓娓道來,甚至還聽到溪河的流水聲,看到峽谷的深沉。那么,這個作家就可以肯定是李華章先生。

李華章每年發表散文二三十篇,三年精選出一部集子,《江河長流》主要遴選李華章20142016 年期間撰寫的散文隨筆,于20169由中國出版集團現代出版社出版發行全書共分為“沅水心影”“三峽情懷”“最美之緣”“品書讀人”四個部分,收錄散文71 篇,另附錄作者9篇“自賞文選”。取名江河長流》,是因為作者所入選書中的散文,絕大多數是圍繞著沅水與長江三峽這兩個作者生命中最重要的地理范疇進行創作的所涉獵的歷史、人文、情感、風情豐富宏大文思細密學養深厚,反映了散文這一題材當前的發展水平。

我第一次拜訪李華章老師是30多年前。1980年我剛從部隊復員,找到宜昌市文學創作組的李華章先生,向他匯報我在部隊創作的電影劇本《無人區探險》,請先生幫忙指導。我看到他文文靜靜,說話客客氣氣,就感覺到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先生。

2013年我的第一部文學作品《鴿子花開》出版,請李華章寫序,李先生寫到:第一次見到韓玉洪的時候,他還是個小伙子,高高的個頭,文藝青年的模樣。送稿子給我時,卻一臉的靦腆。彈指一揮間,30多年過去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還一直堅持著業余文學創作,似乎“萬物招引”,他都“無動于心”,視文學如生命。這種執著的文學精神,的確令我感動。遙想當年,同我一起在文學道路上起步的朋友,如今大都曇花一現了,惜乎哉!

原來,我們早就有相互敬慕之心。

時光老人似乎有禁止時間流逝的功能,當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讓他停止變化。李華章就是這樣一個被時間凝固了的老人,好讓學生們向他看齊。日子過著過著,我也老了,原先一直稱被作長輩的李先生,現在看起來就像我憨厚的大哥。原來,對李華章先生來說,寫作還是一劑返老還童活力涌現的靈丹妙藥。

李華章家鄉湖南懷化的媒體率先介紹:《江河長流》多是短篇文字,真實地記錄作者的人生經歷和生命體驗,以及時代的主流聲音。他的語言清新、明快、典雅、凝練,其多數作品從選材到立意,從章法到技法,具有與他人散文的明晰區別性。

摘選李華章《難忘雪峰山》,可窺作品風格:那天清早我從婁底上車,經洞口、過塘灣,至雪峰山下,夕陽巳經落山,夜幕即將降臨。翻山的那條老公路曲折盤旋,仿佛百步九折, 窄得似一副羊腸,好像一條鳥道,司機的方向盤不停地左轉、右轉,驚險之極;眼前群峰疊嶂,懸崖絕壁,樹木參天,枯松倒掛,瀑流飛湍,溪水潺潺,鳥鳴林間可是,再雄奇壯美的風景,我也無心觀賞,嚇得幾乎是全閉著眼晴,心里暗想:一個窮學生的生死都交給命運的安排了。忽然一個急剎車,我眼睛猛一睜開,驚回首:山中舞動著一條長長的龍燈,好像頭咬著尾,尾銜著頭,迤邐而上,車燈閃灼,輝映星光,宛如在茫茫云海里起起伏伏,頗有看相,別具魅力。

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涂懷章評價:讀《李華章散文選集》我的第一感覺是心情愉悅進而有所體驗有所領悟直至賞心怡神獲得精神享受。這就是被藝術喚醒的足以提高生命活力的美感。金閃閃的靈魂跳動使內在世界跟外在世界發生特殊的認識關系:審美。人與世界的這種關系主動權在人。只因有了人世界才顯得如此光輝優秀的藝術創造便是明證。李華章的散文不浮不躁,不俗不膩,純樸自然,顯示出平易親切的素質,達到了難得的高雅境界。

李華章把涂懷章7000評價選擇了一部分,作為《江河長流》散文集的序。

李華章在《夢懷過年》一文中表述:雪花紛紛揚揚的時候,在我的湘西家鄉是快過年的日子,落雪和過年常常連在一起,哪怕在寒冷中, 人也感到很快樂。盡管歲月流逝好多好多年了,卻依舊那么纏人,像冬日的濃濃云霧難于散開,如思緒縷縷縈繞不去屈原流放寓居九年的溆浦是橘鄉,也是盛產甘蔗的地方……”

很自然的,李華章把宜昌三峽的屈原和湘西家鄉聯系到一起,這是他寫作的最大特點,別人很難有這種淳樸的體驗。屈原流放來到溆浦,李華章從溆浦來到屈原故里工作,經常奔波兩地,思緒也常在兩個故鄉之間徜徉,激發出篇篇美文。

《江河長流》書中值得注意的是作者9篇“自賞文選”。這些散文讀起來非常親切,似還帶有作者的體溫,仍還有一種呼吸的起伏感,給人幾縷思想的光采,入乎其內,似有深情,出乎其外,尚存高格,仍有生命力。李華章說:“難免生出幾分自我欣賞之情。”

看到“自賞文選”中《灘多流急西陵峽》一文,我就想到以前和李華章一起經常到江邊看西陵峽的工人裝卸,聽峽江號子。文中的句子,李華章30多年前就有構思,沒有想到,成了本書的自賞文選

真可謂江河長流耀華章!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江河長流耀華章

2017-04-17 00-00-00

人們聆聽一首歌,沒有人報出唱歌人的姓名,就能猜出歌手是誰,那么,這個人就是歌唱家。讀者看一篇文學作品,先不看作者姓名,就大致知曉作者是誰,那么,這個人就是作家。只有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才能成為大家。我對李華章就有一種真作家感覺。

我每次看到贊美三峽或湘西的散文,不看作家姓名,看到文中把峽谷流水當做一本書,就感覺有位慈祥聰慧的學究在講課,將課文的內容循循善誘娓娓道來,甚至還聽到溪河的流水聲,看到峽谷的深沉。那么,這個作家就可以肯定是李華章先生。

李華章每年發表散文二三十篇,三年精選出一部集子,《江河長流》主要遴選李華章20142016 年期間撰寫的散文隨筆,于20169由中國出版集團現代出版社出版發行全書共分為“沅水心影”“三峽情懷”“最美之緣”“品書讀人”四個部分,收錄散文71 篇,另附錄作者9篇“自賞文選”。取名江河長流》,是因為作者所入選書中的散文,絕大多數是圍繞著沅水與長江三峽這兩個作者生命中最重要的地理范疇進行創作的所涉獵的歷史、人文、情感、風情豐富宏大文思細密學養深厚,反映了散文這一題材當前的發展水平。

我第一次拜訪李華章老師是30多年前。1980年我剛從部隊復員,找到宜昌市文學創作組的李華章先生,向他匯報我在部隊創作的電影劇本《無人區探險》,請先生幫忙指導。我看到他文文靜靜,說話客客氣氣,就感覺到他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先生。

2013年我的第一部文學作品《鴿子花開》出版,請李華章寫序,李先生寫到:第一次見到韓玉洪的時候,他還是個小伙子,高高的個頭,文藝青年的模樣。送稿子給我時,卻一臉的靦腆。彈指一揮間,30多年過去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還一直堅持著業余文學創作,似乎“萬物招引”,他都“無動于心”,視文學如生命。這種執著的文學精神,的確令我感動。遙想當年,同我一起在文學道路上起步的朋友,如今大都曇花一現了,惜乎哉!

原來,我們早就有相互敬慕之心。

時光老人似乎有禁止時間流逝的功能,當一個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就讓他停止變化。李華章就是這樣一個被時間凝固了的老人,好讓學生們向他看齊。日子過著過著,我也老了,原先一直稱被作長輩的李先生,現在看起來就像我憨厚的大哥。原來,對李華章先生來說,寫作還是一劑返老還童活力涌現的靈丹妙藥。

李華章家鄉湖南懷化的媒體率先介紹:《江河長流》多是短篇文字,真實地記錄作者的人生經歷和生命體驗,以及時代的主流聲音。他的語言清新、明快、典雅、凝練,其多數作品從選材到立意,從章法到技法,具有與他人散文的明晰區別性。

摘選李華章《難忘雪峰山》,可窺作品風格:那天清早我從婁底上車,經洞口、過塘灣,至雪峰山下,夕陽巳經落山,夜幕即將降臨。翻山的那條老公路曲折盤旋,仿佛百步九折, 窄得似一副羊腸,好像一條鳥道,司機的方向盤不停地左轉、右轉,驚險之極;眼前群峰疊嶂,懸崖絕壁,樹木參天,枯松倒掛,瀑流飛湍,溪水潺潺,鳥鳴林間可是,再雄奇壯美的風景,我也無心觀賞,嚇得幾乎是全閉著眼晴,心里暗想:一個窮學生的生死都交給命運的安排了。忽然一個急剎車,我眼睛猛一睜開,驚回首:山中舞動著一條長長的龍燈,好像頭咬著尾,尾銜著頭,迤邐而上,車燈閃灼,輝映星光,宛如在茫茫云海里起起伏伏,頗有看相,別具魅力。

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涂懷章評價:讀《李華章散文選集》我的第一感覺是心情愉悅進而有所體驗有所領悟直至賞心怡神獲得精神享受。這就是被藝術喚醒的足以提高生命活力的美感。金閃閃的靈魂跳動使內在世界跟外在世界發生特殊的認識關系:審美。人與世界的這種關系主動權在人。只因有了人世界才顯得如此光輝優秀的藝術創造便是明證。李華章的散文不浮不躁,不俗不膩,純樸自然,顯示出平易親切的素質,達到了難得的高雅境界。

李華章把涂懷章7000評價選擇了一部分,作為《江河長流》散文集的序。

李華章在《夢懷過年》一文中表述:雪花紛紛揚揚的時候,在我的湘西家鄉是快過年的日子,落雪和過年常常連在一起,哪怕在寒冷中, 人也感到很快樂。盡管歲月流逝好多好多年了,卻依舊那么纏人,像冬日的濃濃云霧難于散開,如思緒縷縷縈繞不去屈原流放寓居九年的溆浦是橘鄉,也是盛產甘蔗的地方……”

很自然的,李華章把宜昌三峽的屈原和湘西家鄉聯系到一起,這是他寫作的最大特點,別人很難有這種淳樸的體驗。屈原流放來到溆浦,李華章從溆浦來到屈原故里工作,經常奔波兩地,思緒也常在兩個故鄉之間徜徉,激發出篇篇美文。

《江河長流》書中值得注意的是作者9篇“自賞文選”。這些散文讀起來非常親切,似還帶有作者的體溫,仍還有一種呼吸的起伏感,給人幾縷思想的光采,入乎其內,似有深情,出乎其外,尚存高格,仍有生命力。李華章說:“難免生出幾分自我欣賞之情。”

看到“自賞文選”中《灘多流急西陵峽》一文,我就想到以前和李華章一起經常到江邊看西陵峽的工人裝卸,聽峽江號子。文中的句子,李華章30多年前就有構思,沒有想到,成了本書的自賞文選

真可謂江河長流耀華章!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北京pk10技巧公式 抢庄牌九玩法 宝贝全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 福彩3d五码组六遗漏 四川麻将初学图解大全 大赢家排列三6码遗漏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新宝gg平台登录 时时彩后一稳赚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