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荊楚采風 >

探幽問禪五祖寺

來源:    發布時間:2017-05-24    作者:聶援朝

陽春三月,沐著和煦的春風,我們出黃梅縣城向東北方向行駛二十余里,來到了佛教禪宗的圣地——東山五祖寺。拜謁佛祖,賞春踏青。

       身為一個黃梅人,還是在孩提時代就聽說了很多的關于五祖寺的傳說和故事。尤其是上首神秀和舂米小和尚慧能那兩首著名的偈語的故事和“授法洞”里弘忍深夜密傳衣缽的傳說。五祖寺,我來來去去很多次,但是每次都是走馬觀花、浮光掠影,只知道這里是五祖大滿禪師弘忍講經說法的道場和六祖慧能繼承衣缽的地方,在東南亞一帶乃至國際上都享有盛譽云云。

       后來讀了一些書,漸漸知道五祖寺的確是不同凡響,古典名著《紅樓夢》里就曾經提到了黃梅的五祖寺,范文瀾的《中國通史簡編》和現代著名作家學者廢名、湯用彤、季羨林、任繼愈、南懷瑾在他們的專著里都多次提到過五祖寺和弘忍法師。是什么原因,使得佛教傳入中國后在黃梅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而變成了中國化的佛教——禪宗了呢?又是什么原因,使得黃梅東山五祖寺在鼎盛時期開創了“東山法門”而一躍成為了“天下祖庭”了?懷著強烈的好奇心,我再次踏進了五祖寺的山門。

       還是那條古老的石板路,苔跡斑斑、鑿痕隱隱;蜿蜒而上,翠竹搖影,松濤陣陣。經過了一天門,我們來到了古寺門前,只見門前青檀(俗稱油樸樹)環繞,其中最大的一株,需四人合抱,高十丈余,其樹冠的綠蔭覆蓋面積差不多有一畝之大。回首望去,白云繚繞之下,阡陌縱橫,黃綠相間的油菜地,紅磚碧瓦的農家小樓和規劃整齊的五祖鎮盡收眼底。倏然想起蘇軾的:“登嶺勢巍巍,蓮峰太華齊。憑欄紅日早,回首白云低。松柏月中老,猿猱物外啼。禪師吟絕后,千古指人迷。”的詩句,不知蘇東坡的詩句里有沒有說禪宗五祖的“東山法門”站在了佛教發展歷史上的一個新的高度擬或是站在了最高處的意思?

       還是那座花橋,古老的廊橋結構兩端砌有牌坊式門樓。橫跨于兩山澗谷之上,據說此橋建于元代,單孔發券,長十丈有余,高三丈許,雄偉壯觀,狀如飛虹。橋下流泉飛濺,瀑布飛崖掛壁。兩端的牌坊式門樓上一端鐫刻著“放下著”,另一端則鐫刻著“莫錯過”的字樣,關于這兩句話,人們有過很多種的解釋,最通常的解釋是:走累了,不妨先放下手中的物品歇息一下;既來了,就不要錯過了參禪拜佛,頓悟禪法的好機會。這種解釋雖直白易懂但肯定不是這六個字的真正寓意。用最淺顯直白的語言闡釋最深奧而晦澀的人生哲理,恐怕是這六個字的最好注腳。也符合禪宗將艱澀難懂的佛學理論平民化、通俗化、日常化的要求。

從“靈山會上,如來拈花,迦葉微笑……”的佛教故事到禪宗六祖曰:“吾宗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論禪定解脫。”時間跨度長達一千多年,地域跨度達到了一萬多公里,民族以及生活習慣和歷史文化背景的差異更是千差萬別,就是有一種宗教文化,跨越了時間、地域、種族、歷史文化背景的差異,在神州大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而且又不斷地向日本、韓國、東南亞一帶以及世界各地發展和發揚光大,這,就是已經中國化了的佛教禪宗文化。

還是那個巍然聳立的山門,赫然地用鎏金大字鐫刻著那兩首聞名遐邇的著名偈語。這個五祖傳六祖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已經聽了無數遍了,這里我想引用曹雪芹在《紅樓夢》里借寶釵之口再復述一遍:

……當日南宗六祖慧能初尋師至韶州,聞五祖弘忍在黃梅,他便充作火頭僧。五祖欲求法嗣,令諸僧各出一偈,上屋神秀道:“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慧能在廚房舂米,聽了道:“美則美矣,了則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五祖便將衣缽傳給了他。

從《紅樓夢》的人物對話中我們仿佛看見了曹雪芹通過人物對話寄寓在作品中的氤氳翻卷著的濃濃禪意。

同樣是作家,黃梅本土著名作家廢名(馮文炳)先生的作品禪意濃郁,空靈靜寂而又自由灑脫。在黃梅這個有著濃厚禪宗文化氛圍的小縣城中出生并長大的廢名,從小就自然而然地受到了禪宗文化的影響和熏陶。他在《五祖寺》一文中,清晰地描述了四十多年前第一次由外祖母帶著上五祖寺進香還愿時的情景。他的作品,無不深深地烙上了禪宗文化的印記,由“觀心看凈”到“無相無念無住”。他在《十二月十九日夜》一詩中這樣寫道:“深夜一枝燈,/若高山流水,/有身外之海。/星之空是鳥林,/是花,是魚,/是天上的夢,/海是夜的鏡子。”從詩中可以讀到作者內心的禪意融融。

同樣是作家,一位中國作家和一位日本作家也因為五祖寺和這首偈語而傳出了一段佳話。1965年櫻花怒放時節,老舍先生訪問日本時專程拜訪了日本著名作家水上勉,二人傾心交談。水上勉表示:如有幸訪問中國,一定要去黃梅東山五祖寺看看。老舍先生從茶幾上隨手撕下一截包裝紙,寫下了:“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字樣遞給水上勉,說:“你如來中國,我陪你去黃梅。”然而世事難料,第二年老舍先生就在那場浩劫中含冤而去……。直到1979年,水上勉才得以成行來到中國如愿拜謁了黃梅東山五祖寺,雖未能與老舍先生同行,但是他卻帶來了從老舍故居先生親植的柿子樹上折下的一根枝條,栽種在了東山五祖寺的土地上。為什么作家和學者都對禪宗文化這樣鐘情?這樣懷著濃厚的興趣呢?禪宗文化和禪學帶給我們的僅僅是宗教信仰的儀軌和神秘嗎?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繼續前行,去探尋五祖寺的深幽奧秘。

還是那條麻石條砌就的“通天路”,每一級臺階寬不盈足,層層疊疊一級一級一直通向半山腰處的講經臺。通天路,寓意多么美好!然而在攀登時才感覺到逼仄而陡峭,拾級而上不過幾十級,人已經是氣喘吁吁、腰腿酸痛了。就是在路邊石階上坐下歇息的片刻,我的思緒跨越了時空的局限,在兩千多年以前的歷史煙云中徜徉、徘徊……佛教傳入中國,最早的歷史記載是西漢時從西域大月氏國傳入的。那時的中國還沒有具備一定規模和活動能力的宗教派別,只是在楚地有一些巫士、巫術之類的原始宗教活動,在思想領域里占主導地位的是史官文化,而史官文化的主體是由儒學和一部分道教學說構成。史官文化的思想根源陰陽五行論說到底是一種哲學而不是宗教,但是史官文化在歷史上允許各種宗教派別并存,既不完全信奉也不徹底排斥,這就形成了中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所謂宗教戰爭的特殊現象。

還是那座講經臺,由麻石砌就,高大巍峨,突兀地聳立在半山腰上。登上臺去,視野豁然開朗,只見白云縹緲之下,阡陌縱橫,綠樹、村落、公路、田野盡收眼底。據當地人說:在天氣晴好的時候,遠眺可以望見廬山的雄姿和萬里長江像一條玉帶從眼前飄過……。想想當年五祖弘忍法師站在臺上講經說法、布道論禪,那是怎樣一種恢弘的場面啊!五祖在最鼎盛時期,擁有禪房千余間、僧眾數千人,那又是怎樣一種盛況空前的情景啊!

……古往今來,佛教傳入中國有數條途徑,一是從西域傳入形成漢族早期的北方佛教。二是從與天竺相毗鄰的西藏、云南等地傳入形成藏傳佛教和其他少數民族佛教,三是佛教28世祖達摩從東南沿海傳入形成了后來的佛教禪宗。那時正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梁武帝時期。禪門有個著名的武帝與達摩的公案:普通元年,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泛海來華,武帝遣使往迎。次年十月一日到達建康,武帝見后問道: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數,有何功德?尊者答道:并無功德。武帝驚問道:何以并無功德?達摩答:“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武帝又問:如何是真實功德?尊者道:凈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連連碰壁,蕭衍未免煩躁,舌鋒一轉,盯著達摩驀然厲聲拋出一句妙問:“在朕面前的到底是個什么人?達摩答得更絕:“我也不認識。武帝不省玄旨,不知落處,因他們彼此說話不投機,達摩尊者便離開江南,一葦渡江之魏。這就是達摩一葦渡江的故事。

    釋道儒三教并立的情形在中國的歷史上一直延續了兩千多年,對封建統治階級和一般士大夫階層影響較大的還是儒學和儒教。而佛教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是時廢時興、興興廢廢,其潛在的根由主要有三:1,統治者的價值觀和政治需要,2,社會經濟的承受能力和經濟發展的考量,3,民間百姓的認知認同和喜好程度。禪宗這一脈由初祖達摩傳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直到五祖弘忍、六祖慧能。這個傳承的過程也并非是風平浪靜的。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四祖道信革除游化乞食的舊習,定居傳法,農禪雙修。五祖弘忍對舊有的禪宗信條進行大膽地創新,首創“頓悟”之說,創立“東山法門”,使佛教禪宗完成了中國化的改造。弘忍大師俗姓周,祖籍黃梅縣濯港人,于唐永微五年(公元六五四年)創建五祖寺,自唐到清十分興旺,唐宋尤盛,有殿堂樓閣一千多間,僧侶一千多人,先后還出了一百多名高僧。自建寺以來,每年朝山的香客數以萬計,唐代宗賜封弘忍大師為大滿禪師,南唐加封為廣化禪師。唐宣宗改賜寺為真慧禪寺,宋黃宗御書“天下祖庭”,宋微宗御書“天下禪林”,元文宗賜弘忍大師法號為妙圓普覺禪師,并改賜寺額為東山五祖寺,簡稱五祖寺,此名一直沿用至今。五祖弘忍之后,有南宗慧能、北宗神秀的傳授禪宗佛法,使禪宗得到了極大地發揚光大。因于此,中外佛教界、史學界一致認為:黃梅東山五祖寺是中國禪宗佛教的發源地。

還是那個白蓮峰,看著就在眼前,其實要登上峰頂,還是很要花費一番時間和體力的。山形險峻,草木葳蕤。再沒有石階蜿蜒而上,前行無路可走。這是巧合還是有著某種寓示?剛剛走過了大滿禪師弘忍的講經臺,眼下就沒有路了?忽然想起了一位大師的話:世上本來是沒有路的,是因為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是不是在問禪的路上過了弘忍大師之后的路就要全靠自己去探索了?

白蓮峰是因山頂上有白蓮池而得名,白蓮池是因池之中有弘忍法師親植的白蓮而聞名。東山白蓮相傳為五祖弘忍法師于唐咸亨三年(公元672年)親手栽種,至明萬歷年間逐漸枯萎.前后歷經千年.至此池底干涸,美景消失。五祖寺在十年浩劫中毀于一旦.1980年前后,在恢復重建五祖寺的過程中,人們在清理蓮花池的時候偶爾揀到幾顆已干癟了的蓮籽,于是人們引來山泉,丟下這幾顆蓮籽.翌年,奇跡發生了.這幾顆沉睡了三百余年的古蓮籽居然又發出了新芽,開花結果了。現在人們所觀賞到的東山白蓮其實就是當年弘忍法師所栽種的古蓮.她生生不息,歷經世事滄桑而不衰,究竟是神靈庇佑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每逢夏秋之間,在經歷了一番筋疲力盡的攀援而上之后,突見一汪碧綠的池水上白蓮朵朵,在佛教圣地觀賞此景確實給人一種煩惱盡拋.神清心凈的感覺。唐朝宰相、詩人裴度在《詠東山白蓮》一詩中這樣寫道:“遍尋真跡躡莓苔,世事全拋不忍回。上界弗知何處去?西天移向此間來。巖前芍藥師親種,嶺上青松佛手栽。更有一般人不見,白蓮花向半天開。”佛教禪宗認為,人間煩惱多于江河泥沙,迷失自我如同陳淤積垢。修禪者應該努力修行,凈化自我,不受污染,超凡脫俗,追求到達清凈無礙的境界。以蓮花的自然清新美麗來象征佛教禪宗的理想境界和悟禪的高度是多么恰如其分啊!

佛教起源于天竺,要使它在華夏大地上扎下根來、發揚光大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等禪宗大師汲取了中國古代莊周和魏晉玄學的思想精華,刪繁就簡,去蕪取精,其“空無”觀更加徹底,去除了一些雜亂的經典和繁雜的戒律。在經濟層面上,實行農禪并舉,自給自足,為僧徒們修禪傳法提供了物質基礎。在精神層面上,從白首寧就到我心即佛。使僧徒們自覺境界一新,精神得到自由。強調萬物皆禪,孝是佛之根本等等來消除與儒家的差距,取消了佛教傳入時的等級森嚴、主奴分明的外在形式,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立文字,”覺悟到自心本來清凈,是最上乘禪。五祖弘忍不講門第出身,只重“空無”觀的深刻程度,果斷提攜舂米的雜役(尚未剃度)六祖慧能為傳嗣法人,給許多尚在修禪的僧徒們帶來了希望。從漸悟到頓悟,從坐禪到坐行并禪,這些舉措在一定程度上為推動佛教禪宗的平民化、大眾化創造了便利條件。

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的一系列主張和舉措,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是具有進步的積極意義的。打破僵化的思想格局,不拘形式,只重傳法,使佛教禪宗在中國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另一方面,我心即佛,少了思想上的羈絆,任由思緒像脫韁的野馬,瑰麗、浪漫、神奇、自由,這是多么空靈悠遠的境界啊!同樣也帶來了禪宗文化的繁榮。禪樂的悠揚深邃,禪茶的沁人心扉,禪詩的詩韻盎然,禪畫的意境悠遠。這些,也許就是古往今來,許多的文人雅士、作家學者推崇和傾心于禪宗文化的緣由吧。

五祖寺,說你是中國佛教禪宗發展史上的里程碑,是中國禪宗文化的源頭,倒也是名至實歸。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探幽問禪五祖寺

2017-05-24 16-51-58

陽春三月,沐著和煦的春風,我們出黃梅縣城向東北方向行駛二十余里,來到了佛教禪宗的圣地——東山五祖寺。拜謁佛祖,賞春踏青。

       身為一個黃梅人,還是在孩提時代就聽說了很多的關于五祖寺的傳說和故事。尤其是上首神秀和舂米小和尚慧能那兩首著名的偈語的故事和“授法洞”里弘忍深夜密傳衣缽的傳說。五祖寺,我來來去去很多次,但是每次都是走馬觀花、浮光掠影,只知道這里是五祖大滿禪師弘忍講經說法的道場和六祖慧能繼承衣缽的地方,在東南亞一帶乃至國際上都享有盛譽云云。

       后來讀了一些書,漸漸知道五祖寺的確是不同凡響,古典名著《紅樓夢》里就曾經提到了黃梅的五祖寺,范文瀾的《中國通史簡編》和現代著名作家學者廢名、湯用彤、季羨林、任繼愈、南懷瑾在他們的專著里都多次提到過五祖寺和弘忍法師。是什么原因,使得佛教傳入中國后在黃梅這一片神奇的土地上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而變成了中國化的佛教——禪宗了呢?又是什么原因,使得黃梅東山五祖寺在鼎盛時期開創了“東山法門”而一躍成為了“天下祖庭”了?懷著強烈的好奇心,我再次踏進了五祖寺的山門。

       還是那條古老的石板路,苔跡斑斑、鑿痕隱隱;蜿蜒而上,翠竹搖影,松濤陣陣。經過了一天門,我們來到了古寺門前,只見門前青檀(俗稱油樸樹)環繞,其中最大的一株,需四人合抱,高十丈余,其樹冠的綠蔭覆蓋面積差不多有一畝之大。回首望去,白云繚繞之下,阡陌縱橫,黃綠相間的油菜地,紅磚碧瓦的農家小樓和規劃整齊的五祖鎮盡收眼底。倏然想起蘇軾的:“登嶺勢巍巍,蓮峰太華齊。憑欄紅日早,回首白云低。松柏月中老,猿猱物外啼。禪師吟絕后,千古指人迷。”的詩句,不知蘇東坡的詩句里有沒有說禪宗五祖的“東山法門”站在了佛教發展歷史上的一個新的高度擬或是站在了最高處的意思?

       還是那座花橋,古老的廊橋結構兩端砌有牌坊式門樓。橫跨于兩山澗谷之上,據說此橋建于元代,單孔發券,長十丈有余,高三丈許,雄偉壯觀,狀如飛虹。橋下流泉飛濺,瀑布飛崖掛壁。兩端的牌坊式門樓上一端鐫刻著“放下著”,另一端則鐫刻著“莫錯過”的字樣,關于這兩句話,人們有過很多種的解釋,最通常的解釋是:走累了,不妨先放下手中的物品歇息一下;既來了,就不要錯過了參禪拜佛,頓悟禪法的好機會。這種解釋雖直白易懂但肯定不是這六個字的真正寓意。用最淺顯直白的語言闡釋最深奧而晦澀的人生哲理,恐怕是這六個字的最好注腳。也符合禪宗將艱澀難懂的佛學理論平民化、通俗化、日常化的要求。

從“靈山會上,如來拈花,迦葉微笑……”的佛教故事到禪宗六祖曰:“吾宗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論禪定解脫。”時間跨度長達一千多年,地域跨度達到了一萬多公里,民族以及生活習慣和歷史文化背景的差異更是千差萬別,就是有一種宗教文化,跨越了時間、地域、種族、歷史文化背景的差異,在神州大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而且又不斷地向日本、韓國、東南亞一帶以及世界各地發展和發揚光大,這,就是已經中國化了的佛教禪宗文化。

還是那個巍然聳立的山門,赫然地用鎏金大字鐫刻著那兩首聞名遐邇的著名偈語。這個五祖傳六祖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已經聽了無數遍了,這里我想引用曹雪芹在《紅樓夢》里借寶釵之口再復述一遍:

……當日南宗六祖慧能初尋師至韶州,聞五祖弘忍在黃梅,他便充作火頭僧。五祖欲求法嗣,令諸僧各出一偈,上屋神秀道:“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慧能在廚房舂米,聽了道:“美則美矣,了則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五祖便將衣缽傳給了他。

從《紅樓夢》的人物對話中我們仿佛看見了曹雪芹通過人物對話寄寓在作品中的氤氳翻卷著的濃濃禪意。

同樣是作家,黃梅本土著名作家廢名(馮文炳)先生的作品禪意濃郁,空靈靜寂而又自由灑脫。在黃梅這個有著濃厚禪宗文化氛圍的小縣城中出生并長大的廢名,從小就自然而然地受到了禪宗文化的影響和熏陶。他在《五祖寺》一文中,清晰地描述了四十多年前第一次由外祖母帶著上五祖寺進香還愿時的情景。他的作品,無不深深地烙上了禪宗文化的印記,由“觀心看凈”到“無相無念無住”。他在《十二月十九日夜》一詩中這樣寫道:“深夜一枝燈,/若高山流水,/有身外之海。/星之空是鳥林,/是花,是魚,/是天上的夢,/海是夜的鏡子。”從詩中可以讀到作者內心的禪意融融。

同樣是作家,一位中國作家和一位日本作家也因為五祖寺和這首偈語而傳出了一段佳話。1965年櫻花怒放時節,老舍先生訪問日本時專程拜訪了日本著名作家水上勉,二人傾心交談。水上勉表示:如有幸訪問中國,一定要去黃梅東山五祖寺看看。老舍先生從茶幾上隨手撕下一截包裝紙,寫下了:“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字樣遞給水上勉,說:“你如來中國,我陪你去黃梅。”然而世事難料,第二年老舍先生就在那場浩劫中含冤而去……。直到1979年,水上勉才得以成行來到中國如愿拜謁了黃梅東山五祖寺,雖未能與老舍先生同行,但是他卻帶來了從老舍故居先生親植的柿子樹上折下的一根枝條,栽種在了東山五祖寺的土地上。為什么作家和學者都對禪宗文化這樣鐘情?這樣懷著濃厚的興趣呢?禪宗文化和禪學帶給我們的僅僅是宗教信仰的儀軌和神秘嗎?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們繼續前行,去探尋五祖寺的深幽奧秘。

還是那條麻石條砌就的“通天路”,每一級臺階寬不盈足,層層疊疊一級一級一直通向半山腰處的講經臺。通天路,寓意多么美好!然而在攀登時才感覺到逼仄而陡峭,拾級而上不過幾十級,人已經是氣喘吁吁、腰腿酸痛了。就是在路邊石階上坐下歇息的片刻,我的思緒跨越了時空的局限,在兩千多年以前的歷史煙云中徜徉、徘徊……佛教傳入中國,最早的歷史記載是西漢時從西域大月氏國傳入的。那時的中國還沒有具備一定規模和活動能力的宗教派別,只是在楚地有一些巫士、巫術之類的原始宗教活動,在思想領域里占主導地位的是史官文化,而史官文化的主體是由儒學和一部分道教學說構成。史官文化的思想根源陰陽五行論說到底是一種哲學而不是宗教,但是史官文化在歷史上允許各種宗教派別并存,既不完全信奉也不徹底排斥,這就形成了中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所謂宗教戰爭的特殊現象。

還是那座講經臺,由麻石砌就,高大巍峨,突兀地聳立在半山腰上。登上臺去,視野豁然開朗,只見白云縹緲之下,阡陌縱橫,綠樹、村落、公路、田野盡收眼底。據當地人說:在天氣晴好的時候,遠眺可以望見廬山的雄姿和萬里長江像一條玉帶從眼前飄過……。想想當年五祖弘忍法師站在臺上講經說法、布道論禪,那是怎樣一種恢弘的場面啊!五祖在最鼎盛時期,擁有禪房千余間、僧眾數千人,那又是怎樣一種盛況空前的情景啊!

……古往今來,佛教傳入中國有數條途徑,一是從西域傳入形成漢族早期的北方佛教。二是從與天竺相毗鄰的西藏、云南等地傳入形成藏傳佛教和其他少數民族佛教,三是佛教28世祖達摩從東南沿海傳入形成了后來的佛教禪宗。那時正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的梁武帝時期。禪門有個著名的武帝與達摩的公案:普通元年,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尊者,泛海來華,武帝遣使往迎。次年十月一日到達建康,武帝見后問道: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數,有何功德?尊者答道:并無功德。武帝驚問道:何以并無功德?達摩答:“這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武帝又問:如何是真實功德?尊者道:凈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于世求。連連碰壁,蕭衍未免煩躁,舌鋒一轉,盯著達摩驀然厲聲拋出一句妙問:“在朕面前的到底是個什么人?達摩答得更絕:“我也不認識。武帝不省玄旨,不知落處,因他們彼此說話不投機,達摩尊者便離開江南,一葦渡江之魏。這就是達摩一葦渡江的故事。

    釋道儒三教并立的情形在中國的歷史上一直延續了兩千多年,對封建統治階級和一般士大夫階層影響較大的還是儒學和儒教。而佛教在中國歷史上一直是時廢時興、興興廢廢,其潛在的根由主要有三:1,統治者的價值觀和政治需要,2,社會經濟的承受能力和經濟發展的考量,3,民間百姓的認知認同和喜好程度。禪宗這一脈由初祖達摩傳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直到五祖弘忍、六祖慧能。這個傳承的過程也并非是風平浪靜的。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四祖道信革除游化乞食的舊習,定居傳法,農禪雙修。五祖弘忍對舊有的禪宗信條進行大膽地創新,首創“頓悟”之說,創立“東山法門”,使佛教禪宗完成了中國化的改造。弘忍大師俗姓周,祖籍黃梅縣濯港人,于唐永微五年(公元六五四年)創建五祖寺,自唐到清十分興旺,唐宋尤盛,有殿堂樓閣一千多間,僧侶一千多人,先后還出了一百多名高僧。自建寺以來,每年朝山的香客數以萬計,唐代宗賜封弘忍大師為大滿禪師,南唐加封為廣化禪師。唐宣宗改賜寺為真慧禪寺,宋黃宗御書“天下祖庭”,宋微宗御書“天下禪林”,元文宗賜弘忍大師法號為妙圓普覺禪師,并改賜寺額為東山五祖寺,簡稱五祖寺,此名一直沿用至今。五祖弘忍之后,有南宗慧能、北宗神秀的傳授禪宗佛法,使禪宗得到了極大地發揚光大。因于此,中外佛教界、史學界一致認為:黃梅東山五祖寺是中國禪宗佛教的發源地。

還是那個白蓮峰,看著就在眼前,其實要登上峰頂,還是很要花費一番時間和體力的。山形險峻,草木葳蕤。再沒有石階蜿蜒而上,前行無路可走。這是巧合還是有著某種寓示?剛剛走過了大滿禪師弘忍的講經臺,眼下就沒有路了?忽然想起了一位大師的話:世上本來是沒有路的,是因為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是不是在問禪的路上過了弘忍大師之后的路就要全靠自己去探索了?

白蓮峰是因山頂上有白蓮池而得名,白蓮池是因池之中有弘忍法師親植的白蓮而聞名。東山白蓮相傳為五祖弘忍法師于唐咸亨三年(公元672年)親手栽種,至明萬歷年間逐漸枯萎.前后歷經千年.至此池底干涸,美景消失。五祖寺在十年浩劫中毀于一旦.1980年前后,在恢復重建五祖寺的過程中,人們在清理蓮花池的時候偶爾揀到幾顆已干癟了的蓮籽,于是人們引來山泉,丟下這幾顆蓮籽.翌年,奇跡發生了.這幾顆沉睡了三百余年的古蓮籽居然又發出了新芽,開花結果了。現在人們所觀賞到的東山白蓮其實就是當年弘忍法師所栽種的古蓮.她生生不息,歷經世事滄桑而不衰,究竟是神靈庇佑還是其他什么原因?

每逢夏秋之間,在經歷了一番筋疲力盡的攀援而上之后,突見一汪碧綠的池水上白蓮朵朵,在佛教圣地觀賞此景確實給人一種煩惱盡拋.神清心凈的感覺。唐朝宰相、詩人裴度在《詠東山白蓮》一詩中這樣寫道:“遍尋真跡躡莓苔,世事全拋不忍回。上界弗知何處去?西天移向此間來。巖前芍藥師親種,嶺上青松佛手栽。更有一般人不見,白蓮花向半天開。”佛教禪宗認為,人間煩惱多于江河泥沙,迷失自我如同陳淤積垢。修禪者應該努力修行,凈化自我,不受污染,超凡脫俗,追求到達清凈無礙的境界。以蓮花的自然清新美麗來象征佛教禪宗的理想境界和悟禪的高度是多么恰如其分啊!

佛教起源于天竺,要使它在華夏大地上扎下根來、發揚光大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等禪宗大師汲取了中國古代莊周和魏晉玄學的思想精華,刪繁就簡,去蕪取精,其“空無”觀更加徹底,去除了一些雜亂的經典和繁雜的戒律。在經濟層面上,實行農禪并舉,自給自足,為僧徒們修禪傳法提供了物質基礎。在精神層面上,從白首寧就到我心即佛。使僧徒們自覺境界一新,精神得到自由。強調萬物皆禪,孝是佛之根本等等來消除與儒家的差距,取消了佛教傳入時的等級森嚴、主奴分明的外在形式,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不立文字,”覺悟到自心本來清凈,是最上乘禪。五祖弘忍不講門第出身,只重“空無”觀的深刻程度,果斷提攜舂米的雜役(尚未剃度)六祖慧能為傳嗣法人,給許多尚在修禪的僧徒們帶來了希望。從漸悟到頓悟,從坐禪到坐行并禪,這些舉措在一定程度上為推動佛教禪宗的平民化、大眾化創造了便利條件。

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的一系列主張和舉措,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是具有進步的積極意義的。打破僵化的思想格局,不拘形式,只重傳法,使佛教禪宗在中國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另一方面,我心即佛,少了思想上的羈絆,任由思緒像脫韁的野馬,瑰麗、浪漫、神奇、自由,這是多么空靈悠遠的境界啊!同樣也帶來了禪宗文化的繁榮。禪樂的悠揚深邃,禪茶的沁人心扉,禪詩的詩韻盎然,禪畫的意境悠遠。這些,也許就是古往今來,許多的文人雅士、作家學者推崇和傾心于禪宗文化的緣由吧。

五祖寺,說你是中國佛教禪宗發展史上的里程碑,是中國禪宗文化的源頭,倒也是名至實歸。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龙虎和走势 羽毛球即时比分直播 彩虹计划531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1分快3大小单双走势规律口诀 斗牛配牌口诀 快3免费计划软件手机下载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128福彩是真的假的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