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批評家言 >

流響出疏桐

來源:《長江文藝》    發布時間:2018-03-09    作者:陶發美

        我們這個時代有個強音,叫做“文化自信”。那么,何謂文化自信?《長江文藝》雜志社的編者們給了一個堅實的回答。幾年來,他們以增刊的形式,組編“名山、名水、名城、名樓、名家、名刊”系列,推出了《黃鶴樓》《武當山》《東湖》《咸寧》《黃梅》等專號。在他們這里,“文化自信”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種文化的自覺、踐行和重塑。作為一個老牌雜志,好像是一下子從荊楚大地上長出來的,突然有了新的煥發、新的面孔、新的品格、新的承載。

        下面,我要說的,就是讀了《黃梅專號》的一些感想。毫無疑問,《黃梅專號》是黃梅文化的一次大集成。用主編胡翔的話說,“本期專號的重點是禪宗文化,但不是全部,如黃梅戲、黃梅挑花、岳家拳,及文脈等,都是黃梅這個千年古縣的獨有標識。”

        讀了這一期專號,我強烈感到的,首先是黃梅文化的土地屬性。何存中在《黃梅三章》中寫 了一句話:“黃梅是塊平和慈祥的土地,注定會接納和生長佛教。”這就道出了某種土地的因緣。於可訓在《黃梅有個太白湖》中寫了一件事,說是太白湖常有水災,不過,太湖人對付水災自有一套,他們管“逃水災”叫“跑水生”。一跑而生,還能享受“跑”的快樂。可見黃梅人的達觀。水災之上,也能見佛。土地屬性是什么?根本上是人的屬性,是人的心性,人的佛性。

        我再感到的,就是黃梅文化的時代屬性。所謂時代屬性,指的是黃梅文化的時代感。千百年來,每一個重要朝代,或每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在黃梅,幾乎都有重要的文化品牌產生。最早的,也是最深厚的就是禪宗文化。如說,黃梅禪宗興盛于隋唐,佛教的六代祖師就有三代聚于黃梅。還如,一般認為,黃梅戲舊稱黃梅調、采茶戲,萌芽于唐宋,形成于明末清初。又如岳家拳,既然與一代抗金名將岳飛有關,是岳家祖傳,它的時代屬性就非常明顯了。深入一步說,時代屬性所表達的就是歷史屬性和文明屬性。

        我進而感到的,就是黃梅文化的人文屬性。不知“人文”這個詞是不是準確。我是以為:黃梅文化不是煙云縹緲,它的人文印記極為真實、深厚,且格外閃亮。看吧:四祖講法于此,五祖傳衣于此,六祖禪修于此。還有鮑照落墓于此,李白游歷于此,柳宗元探禪于此,蘇東坡題刻于此。還有,岳家拳發展光大于黃梅,一代黃梅戲宗師邢繡娘、一代黃梅挑花藝人王秋香成長于黃梅。還有從黃梅走出去的現代京派小說家廢名,也曾悟禪于家鄉。在黃梅,出現過很多風云人物。“人文”一說,說的是黃梅的一個大文化譜系。

        本期專號的文章聚焦準確,很耐讀。第一個大篇,就是由諶志龍和吳啟泉創作的一個黃梅戲劇本《傳燈》,即以五祖(弘忍)的成長及衣缽傳承為主線,有追溯、有觸機、有薪火、有照亮。熊召政寫了《東山訪廢寺》,荒蕪中,一座廢棄的“中山寺”讓他激動、興奮,不禁有了追尋的使命。劉富道寫了《紫云山歸來》,他在文中多次展示了細節的魅力:與僧人同餐犯了一個“錯誤”,與一尊小沙彌雕像“挖了個腦”;一個年輕法師做著法事時,“每一個轉身動作,身體都會劃出優美的弧線。”馬竹寫了《在老祖寺唱大悲咒》,體現了他對佛禪文化的敬仰和崇拜。周火雄寫了《五祖寺三題》,其筆觸很抒情,一展禪宗發展的大氣脈。李專寫了《心地光明一笑呵》,他的文章有兩組鏡頭:一組近鏡頭,記述了省作協禪文化采風團的生活;一組遠鏡頭,給了陶淵明和蘇東坡他們。兩組鏡頭交錯、疊印,既化合了禪修的森然,也不乏深邃的心得。

        讀了周濯街的《蘇東坡與五祖寺》,對佛禪宇宙觀會有深入一層理解。佛禪視宇宙的本質為“空”,這種“空”不是絕對的空,是“法空”。一個“法”字的內涵很豐富。在佛學里,“法”所刻畫的是一切存在物不可再分割的單元。“法”,也是禪宗核心概念“自性”的因緣。現在,我們再說“法”,或“法空”,也是哲學的、精神的,與西方的存在觀似有相通之處。蘇東坡聽泉的地方叫“法泉”,也有個“法”字,這個“法泉”不是隨意叫的。蘇東坡所題“流響”二字,其傳達的,也非一般人聽得見的泉水聲,它是佛的聲音、禪的聲音、心的聲音、宇宙的聲音。

        雷有德寫了《黃梅初讀》,他的一番地理學,或地質學的論說,得理成勢,別開生面。“吳頭楚尾”對他來說,是一個歷史觀。據此,他論述了吳楚文化對黃梅戲、黃梅挑花等文化事件的重大影響。

        本期專號的新詩也引人矚目。詩人的陣容很強大,有資深一輩的,也有新銳一代的。在我們的詩學里,禪境即詩境;一花一世界,也是詩的花,詩的世界。可以說,在與禪宗一脈的溝通上,新詩還真有其獨特的優勢。當然,我們還記得慧能的那個偈語,其實也是四句詩,很白的詩,但那是一個高度。必然的,千年黃梅,大地之上,一定能看到與之匹配的,綻放的偉大現代詩的“梅朵”。

        本專號的《新韻流響》是一個詩詞欄目。說是“新韻”,還是傳統詩詞藝術的一種生長;還是黃梅東山的一次回眸、一次仰望;還是千年文脈的“流響”聲聲。

        只因這個欄目又有了“流響”二字,它的意味在我的腦海里再次彌漫。說到“流響”,可不能忘了虞世南,要拜謝他寫了《蟬》詩,他享有第一版權。第二要拜謝的是五祖寺的智清禪師,是他抄了《蟬》詩送了蘇東坡。第三要拜謝的就是蘇東坡了,他的一刻頓悟,此“流響”再不是彼“流響”了。當然,最要拜謝的是黃梅人,是黃梅這塊溫煦而熾熱的土地對“流響”的千年傳揚。

        由此想來,這“流響”到了黃梅,還真的不同凡響。就說黃梅戲,發祥在黃梅,掀起在域外,這不是“流響出疏桐”了么?還有黃梅挑花,它的“流響”可不只是傳播于國內,還有國際,這個美麗的“繡娘”是登了大雅之堂的,是見了大世面的。還說禪宗,從“東山法門”,到“南能北秀”,尤其是禪宗寶典《壇經》的產生,也真是因緣有定,“流響”一次次“出疏桐”了。

        如是說,這里的“疏桐”,我寧愿把它看作是黃梅的一個別稱,一個文化圣地的別稱。這里的“流響”,既是《長江文藝》雜志社的編者們的自覺所在、自信所在,也是黃梅文化,及楚地文化的生機所在,崇高所在。

(此文已發表于2018年2月24日《湖北日報》文藝評論版)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流響出疏桐

2018-03-09 15-11-45

        我們這個時代有個強音,叫做“文化自信”。那么,何謂文化自信?《長江文藝》雜志社的編者們給了一個堅實的回答。幾年來,他們以增刊的形式,組編“名山、名水、名城、名樓、名家、名刊”系列,推出了《黃鶴樓》《武當山》《東湖》《咸寧》《黃梅》等專號。在他們這里,“文化自信”不是一句口號,而是一種文化的自覺、踐行和重塑。作為一個老牌雜志,好像是一下子從荊楚大地上長出來的,突然有了新的煥發、新的面孔、新的品格、新的承載。

        下面,我要說的,就是讀了《黃梅專號》的一些感想。毫無疑問,《黃梅專號》是黃梅文化的一次大集成。用主編胡翔的話說,“本期專號的重點是禪宗文化,但不是全部,如黃梅戲、黃梅挑花、岳家拳,及文脈等,都是黃梅這個千年古縣的獨有標識。”

        讀了這一期專號,我強烈感到的,首先是黃梅文化的土地屬性。何存中在《黃梅三章》中寫 了一句話:“黃梅是塊平和慈祥的土地,注定會接納和生長佛教。”這就道出了某種土地的因緣。於可訓在《黃梅有個太白湖》中寫了一件事,說是太白湖常有水災,不過,太湖人對付水災自有一套,他們管“逃水災”叫“跑水生”。一跑而生,還能享受“跑”的快樂。可見黃梅人的達觀。水災之上,也能見佛。土地屬性是什么?根本上是人的屬性,是人的心性,人的佛性。

        我再感到的,就是黃梅文化的時代屬性。所謂時代屬性,指的是黃梅文化的時代感。千百年來,每一個重要朝代,或每一個重要的歷史時期,在黃梅,幾乎都有重要的文化品牌產生。最早的,也是最深厚的就是禪宗文化。如說,黃梅禪宗興盛于隋唐,佛教的六代祖師就有三代聚于黃梅。還如,一般認為,黃梅戲舊稱黃梅調、采茶戲,萌芽于唐宋,形成于明末清初。又如岳家拳,既然與一代抗金名將岳飛有關,是岳家祖傳,它的時代屬性就非常明顯了。深入一步說,時代屬性所表達的就是歷史屬性和文明屬性。

        我進而感到的,就是黃梅文化的人文屬性。不知“人文”這個詞是不是準確。我是以為:黃梅文化不是煙云縹緲,它的人文印記極為真實、深厚,且格外閃亮。看吧:四祖講法于此,五祖傳衣于此,六祖禪修于此。還有鮑照落墓于此,李白游歷于此,柳宗元探禪于此,蘇東坡題刻于此。還有,岳家拳發展光大于黃梅,一代黃梅戲宗師邢繡娘、一代黃梅挑花藝人王秋香成長于黃梅。還有從黃梅走出去的現代京派小說家廢名,也曾悟禪于家鄉。在黃梅,出現過很多風云人物。“人文”一說,說的是黃梅的一個大文化譜系。

        本期專號的文章聚焦準確,很耐讀。第一個大篇,就是由諶志龍和吳啟泉創作的一個黃梅戲劇本《傳燈》,即以五祖(弘忍)的成長及衣缽傳承為主線,有追溯、有觸機、有薪火、有照亮。熊召政寫了《東山訪廢寺》,荒蕪中,一座廢棄的“中山寺”讓他激動、興奮,不禁有了追尋的使命。劉富道寫了《紫云山歸來》,他在文中多次展示了細節的魅力:與僧人同餐犯了一個“錯誤”,與一尊小沙彌雕像“挖了個腦”;一個年輕法師做著法事時,“每一個轉身動作,身體都會劃出優美的弧線。”馬竹寫了《在老祖寺唱大悲咒》,體現了他對佛禪文化的敬仰和崇拜。周火雄寫了《五祖寺三題》,其筆觸很抒情,一展禪宗發展的大氣脈。李專寫了《心地光明一笑呵》,他的文章有兩組鏡頭:一組近鏡頭,記述了省作協禪文化采風團的生活;一組遠鏡頭,給了陶淵明和蘇東坡他們。兩組鏡頭交錯、疊印,既化合了禪修的森然,也不乏深邃的心得。

        讀了周濯街的《蘇東坡與五祖寺》,對佛禪宇宙觀會有深入一層理解。佛禪視宇宙的本質為“空”,這種“空”不是絕對的空,是“法空”。一個“法”字的內涵很豐富。在佛學里,“法”所刻畫的是一切存在物不可再分割的單元。“法”,也是禪宗核心概念“自性”的因緣。現在,我們再說“法”,或“法空”,也是哲學的、精神的,與西方的存在觀似有相通之處。蘇東坡聽泉的地方叫“法泉”,也有個“法”字,這個“法泉”不是隨意叫的。蘇東坡所題“流響”二字,其傳達的,也非一般人聽得見的泉水聲,它是佛的聲音、禪的聲音、心的聲音、宇宙的聲音。

        雷有德寫了《黃梅初讀》,他的一番地理學,或地質學的論說,得理成勢,別開生面。“吳頭楚尾”對他來說,是一個歷史觀。據此,他論述了吳楚文化對黃梅戲、黃梅挑花等文化事件的重大影響。

        本期專號的新詩也引人矚目。詩人的陣容很強大,有資深一輩的,也有新銳一代的。在我們的詩學里,禪境即詩境;一花一世界,也是詩的花,詩的世界。可以說,在與禪宗一脈的溝通上,新詩還真有其獨特的優勢。當然,我們還記得慧能的那個偈語,其實也是四句詩,很白的詩,但那是一個高度。必然的,千年黃梅,大地之上,一定能看到與之匹配的,綻放的偉大現代詩的“梅朵”。

        本專號的《新韻流響》是一個詩詞欄目。說是“新韻”,還是傳統詩詞藝術的一種生長;還是黃梅東山的一次回眸、一次仰望;還是千年文脈的“流響”聲聲。

        只因這個欄目又有了“流響”二字,它的意味在我的腦海里再次彌漫。說到“流響”,可不能忘了虞世南,要拜謝他寫了《蟬》詩,他享有第一版權。第二要拜謝的是五祖寺的智清禪師,是他抄了《蟬》詩送了蘇東坡。第三要拜謝的就是蘇東坡了,他的一刻頓悟,此“流響”再不是彼“流響”了。當然,最要拜謝的是黃梅人,是黃梅這塊溫煦而熾熱的土地對“流響”的千年傳揚。

        由此想來,這“流響”到了黃梅,還真的不同凡響。就說黃梅戲,發祥在黃梅,掀起在域外,這不是“流響出疏桐”了么?還有黃梅挑花,它的“流響”可不只是傳播于國內,還有國際,這個美麗的“繡娘”是登了大雅之堂的,是見了大世面的。還說禪宗,從“東山法門”,到“南能北秀”,尤其是禪宗寶典《壇經》的產生,也真是因緣有定,“流響”一次次“出疏桐”了。

        如是說,這里的“疏桐”,我寧愿把它看作是黃梅的一個別稱,一個文化圣地的別稱。這里的“流響”,既是《長江文藝》雜志社的編者們的自覺所在、自信所在,也是黃梅文化,及楚地文化的生機所在,崇高所在。

(此文已發表于2018年2月24日《湖北日報》文藝評論版)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江西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pk10个人经验 手机牛牛 3d包胆 重庆时时彩彩龙虎和 上海时时走势图经 时时彩包号稳赚不赔法 pk10计划软件技巧 飞禽走兽电玩城 欢乐二八杠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