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走火入魔 (刊載于《河南工人日報》2018年8月2日第四版)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8-08-15    作者:何 流

  文化局長牛強下班回家,見10歲的兒子牛東東正在客廳看一本小說,他看得津津有味,不時還手舞足蹈地比劃一番。牛強便問他看的什么書。東東說是《西游記》。牛強說,你小子可別看得走火入魔了,曾經有個小孩模仿《西游記》里騰云駕霧,一下子摔斷了腿。東東說,我才不會走火入魔呢,誰不知道小說都是虛構的!說完,又埋頭看他的書了。

  牛強泡了一杯茶,在沙發上坐下,找到遙控器正要打開電視,就聽到敲門聲。他便放下遙控器去開門。嗬,門外竟齊整整地來了四個人!牛強便熱情地把他們讓進了屋里。

  這四個人可不一般,在文化系統上上下下,都尊稱他們為文化上最有學問和能力的“四大博士”。如果把眼下的文化系統比做金字塔,牛局長是塔尖,這“四大博士”至少也是塔的上層。

  “四大博士”是外號,實際上他們是趙、錢、孫、李四個科長,是牛局長最信任的四位骨干。他們都是帶著使命而來。

  下午上班的時候,牛局長一時沒有事干,便翻看一張報紙。看著看著,他忽然一愣,原來,他在報紙的副刊上看到一篇小小說,作者的名字竟是周爽!是不是去年分配到文化局的那個大學生周爽呢?聽說此人很愛好文學寫作。小小說的題目是《尋物啟事》。牛局長覺得好奇,便看了下去。里面寫的竟然是文化局的事!說的是一位文化局長開會時念白了字,把“商賈云集”念成了“商假云集”;這還不算,他的下屬——幾個科長在發言時,為了不讓局長難堪,也都將錯就錯地說成了“商假云集”。一個將要退休的老干部看不慣,便在文化局門口的大街上貼了一張“尋物啟事”,這“尋”的“物”有點兒特別,是尋找“文化”,說是由于不慎,將文化局的“文化”丟了,說這“文化”和賈寶玉的通靈寶玉一樣的貴重,敬請拾到者歸還,還說有重金酬謝。牛局長看后很不舒服,認為這里面有影射。他便將報紙交給了趙科長,讓他傳看一下。趙科長看完傳給錢科長,錢科長傳給孫科長,孫科長傳給李科長。“四大博士”都看完了,都認為事關重大,便馬不停蹄地來找局長匯報。

  趙科長說:“我問了周爽本人,這篇小小說的確是他所寫。我反復看了,局長您說得對,是有影射。小說里雖然說的是個假地名——烏有縣文化局,實際上是影射我們吳柚縣文化局;小說里面的馬局長,是影射您牛局長啊!”

  錢科長接著說:“就是、就是,有次局長您講話說到‘良秀不齊’,那個周爽便立即站起來說,局長啊,是‘良莠不齊’。我們都責怪他,說是局長還沒你水平高?‘良秀不齊’也不錯啊,是說好的當中也不齊整,也有差別。那個周爽不服氣,現在他是借寫小說來出氣呢!”

  孫科長迫不及待地說:“這事非同小可!他尋找什么文化?他這是指桑罵槐,罵咱們文化局沒文化,罵局長的下屬——就是我們這些科長沒文化,更是罵您牛局長沒文化呀!我看我們得起訴,告他誹謗罪!”

  一邊的李科長早憋不住了,這時氣勢洶洶地說:“對、對,說空話沒用,就是要告狀!我學過法律,我來起草訴狀,誹謗罪、誣陷罪他都算得上!這小說就是鐵證如山!”他將那張載有小小說的報紙摔在茶幾上,還用手在上面拍得山響。

  幾個人越說越激動,越說越熱烈,“小說、小說”、“告狀、告狀”這些字眼直往牛東東耳朵里灌,吵得他心煩意亂,根本看不成書了。他只好放下書,一邊拿過那張報紙看,一邊聽他們議論。

  最后,形成了“決議”:由懂法律的李科長連夜起草訴狀,其他三個科長參與討論修改。當“四大博士”準備離開去行動、牛局長送他們到門口時,卻聽10歲的牛東東一聲大喝:“一群笨蛋!”

  幾個人都吃驚地轉過身來。牛強指著兒子問:“你罵誰是笨蛋啦?”

  東東卻倔強地一一指著趙、錢、孫、李“四大博士”說:“你、你、你、你”,最后又指向了他的爸爸牛強,“還有你!你們都是笨蛋!你們才都是走火入魔!為一篇小說告狀?誰不知道小說是虛構的,和你們啥關系?這小說該告,那《西游記》更該告了,《西游記》里把什么黃袍怪、金毛吼、白骨精寫成妖怪,那姓黃的、姓金的、姓白的都要告狀了;還有六耳毛猴、蜘蛛精、蝎子精、兔子精、老鼠精都是壞蛋,連猴子、蜘蛛、蝎子、兔子、老鼠都要告狀了,這還不天下大亂?!”

  牛局長和“四大博士”面面相覷,一時間都目瞪口呆!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走火入魔 (刊載于《河南工人日報》2018年8月2日第四版)

2018-08-15 16-03-47

  文化局長牛強下班回家,見10歲的兒子牛東東正在客廳看一本小說,他看得津津有味,不時還手舞足蹈地比劃一番。牛強便問他看的什么書。東東說是《西游記》。牛強說,你小子可別看得走火入魔了,曾經有個小孩模仿《西游記》里騰云駕霧,一下子摔斷了腿。東東說,我才不會走火入魔呢,誰不知道小說都是虛構的!說完,又埋頭看他的書了。

  牛強泡了一杯茶,在沙發上坐下,找到遙控器正要打開電視,就聽到敲門聲。他便放下遙控器去開門。嗬,門外竟齊整整地來了四個人!牛強便熱情地把他們讓進了屋里。

  這四個人可不一般,在文化系統上上下下,都尊稱他們為文化上最有學問和能力的“四大博士”。如果把眼下的文化系統比做金字塔,牛局長是塔尖,這“四大博士”至少也是塔的上層。

  “四大博士”是外號,實際上他們是趙、錢、孫、李四個科長,是牛局長最信任的四位骨干。他們都是帶著使命而來。

  下午上班的時候,牛局長一時沒有事干,便翻看一張報紙。看著看著,他忽然一愣,原來,他在報紙的副刊上看到一篇小小說,作者的名字竟是周爽!是不是去年分配到文化局的那個大學生周爽呢?聽說此人很愛好文學寫作。小小說的題目是《尋物啟事》。牛局長覺得好奇,便看了下去。里面寫的竟然是文化局的事!說的是一位文化局長開會時念白了字,把“商賈云集”念成了“商假云集”;這還不算,他的下屬——幾個科長在發言時,為了不讓局長難堪,也都將錯就錯地說成了“商假云集”。一個將要退休的老干部看不慣,便在文化局門口的大街上貼了一張“尋物啟事”,這“尋”的“物”有點兒特別,是尋找“文化”,說是由于不慎,將文化局的“文化”丟了,說這“文化”和賈寶玉的通靈寶玉一樣的貴重,敬請拾到者歸還,還說有重金酬謝。牛局長看后很不舒服,認為這里面有影射。他便將報紙交給了趙科長,讓他傳看一下。趙科長看完傳給錢科長,錢科長傳給孫科長,孫科長傳給李科長。“四大博士”都看完了,都認為事關重大,便馬不停蹄地來找局長匯報。

  趙科長說:“我問了周爽本人,這篇小小說的確是他所寫。我反復看了,局長您說得對,是有影射。小說里雖然說的是個假地名——烏有縣文化局,實際上是影射我們吳柚縣文化局;小說里面的馬局長,是影射您牛局長啊!”

  錢科長接著說:“就是、就是,有次局長您講話說到‘良秀不齊’,那個周爽便立即站起來說,局長啊,是‘良莠不齊’。我們都責怪他,說是局長還沒你水平高?‘良秀不齊’也不錯啊,是說好的當中也不齊整,也有差別。那個周爽不服氣,現在他是借寫小說來出氣呢!”

  孫科長迫不及待地說:“這事非同小可!他尋找什么文化?他這是指桑罵槐,罵咱們文化局沒文化,罵局長的下屬——就是我們這些科長沒文化,更是罵您牛局長沒文化呀!我看我們得起訴,告他誹謗罪!”

  一邊的李科長早憋不住了,這時氣勢洶洶地說:“對、對,說空話沒用,就是要告狀!我學過法律,我來起草訴狀,誹謗罪、誣陷罪他都算得上!這小說就是鐵證如山!”他將那張載有小小說的報紙摔在茶幾上,還用手在上面拍得山響。

  幾個人越說越激動,越說越熱烈,“小說、小說”、“告狀、告狀”這些字眼直往牛東東耳朵里灌,吵得他心煩意亂,根本看不成書了。他只好放下書,一邊拿過那張報紙看,一邊聽他們議論。

  最后,形成了“決議”:由懂法律的李科長連夜起草訴狀,其他三個科長參與討論修改。當“四大博士”準備離開去行動、牛局長送他們到門口時,卻聽10歲的牛東東一聲大喝:“一群笨蛋!”

  幾個人都吃驚地轉過身來。牛強指著兒子問:“你罵誰是笨蛋啦?”

  東東卻倔強地一一指著趙、錢、孫、李“四大博士”說:“你、你、你、你”,最后又指向了他的爸爸牛強,“還有你!你們都是笨蛋!你們才都是走火入魔!為一篇小說告狀?誰不知道小說是虛構的,和你們啥關系?這小說該告,那《西游記》更該告了,《西游記》里把什么黃袍怪、金毛吼、白骨精寫成妖怪,那姓黃的、姓金的、姓白的都要告狀了;還有六耳毛猴、蜘蛛精、蝎子精、兔子精、老鼠精都是壞蛋,連猴子、蜘蛛、蝎子、兔子、老鼠都要告狀了,這還不天下大亂?!”

  牛局長和“四大博士”面面相覷,一時間都目瞪口呆!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中彩手彩票安全吗 11选5前直2稳赚技巧 江苏时时开奖规则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苹果实体店 三期内稳赚平特一肖 三公手机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彩计划分析软件 21点游戏下载 钱庄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