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重現塵封的三峽:讀韓玉洪長篇小說《鐵血宜昌峽》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8-11-28    作者:樊 星

  七十多年來,文壇上產生了不少以抗日戰爭為背景的優秀小說——從《荷花淀》那樣詩意盎然的名篇到《鐵道游擊隊》、《敵后武工隊》、《平原槍聲》、《紅高粱》、《亮劍》那樣富有傳奇色彩的力作,都以一曲曲慷慨悲歌彰顯了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的民族精神。最近,宜昌作家韓玉洪的長篇小說《鐵血宜昌峽》出版,在抗日的故事中增添了怎樣的新意呢?

  自電影《血戰臺兒莊》于1986年上映、同年周梅森的小說《軍歌》發表并獲第四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以來,關于國民黨軍抗戰的文藝作品漸漸引人矚目。到了1991年,鄧賢的紀實之作《大國之魂》以史詩氣勢還原了滇緬遠征軍的悲壯歷程。再到紀念抗戰爆發八十周年的2017年,聚焦宜昌大撤退、石牌保衛戰的影視劇讓宜昌的抗戰故事再度強化了中華民族的抗戰記憶,也豐富了湖北的文學記憶。一年后,韓玉洪的《鐵血宜昌峽》則在重現宜昌大撤退的緊張、悲壯的歷史場景的同時,相當真切地寫出了宜昌、峽江一帶的風土人情、歷史掌故,從而將抗戰的滾滾風云與濃郁的宜昌、峽江鄉土氣息成功融合在了一起,寫出了抗戰文學的新氣象。由于作者在宜昌生活幾十年,對宜昌及其周邊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才能在寫抗戰故事時別具匠心,通過一個獨特的角度重現了鮮為人知的歷史一頁:日寇切斷鹽道,迫使抗戰軍民排除艱難險阻,打通鹽馬古道,平息了因為缺鹽產生的種種亂象,保障了軍心、民心的穩定,進而也為抗戰的相持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寫到這里,我想起了王愿堅的小說《糧食的故事》、《黨費》,還有孫景瑞的長篇小說《糧食采購隊》(1976年曾經改編成電影《難忘的戰斗》),都是通過圍繞著糧食、鹽這樣的生活必需品寫戰爭年代的殊死搏斗的。正面寫戰爭的波瀾壯闊固然不易(如《三國演義》、《李自成》等等),通過側面場景描寫戰爭的艱苦卓絕、可歌可泣也需要獨到的慧眼——從杜甫寫“安史之亂”的“三吏”、“三別”到肖洛霍夫的《一個人的遭遇》、瓦西里耶夫的《這里的黎明靜悄悄》,還有孫犁的《荷花淀》、徐光耀的《小兵張嘎》,都表明了這一點。戰爭給普通人帶來的滅頂之災、戰爭為普通人成長為英雄提供的機遇,都豐富了我們對于戰爭與人性、苦難與詩情的認識。

  于是,在成功描寫宜昌大轉運、敵機瘋狂轟炸的緊張氛圍中,作者寫出了歷史云煙的翻卷多變:從馮玉祥為救助難童向鹽商募捐的奇招到日酋岡村寧次因為南京大屠殺而產生的另類思考,從紅軍段德昌的舊部因為“肅反”的殘忍而被迫逃進山林,成為一支不可小看的江湖武裝,到“鄂不點將”的傳言引發蔣介石與鄂軍將領的隔閡,都沒有濃墨重彩的描繪,卻好像老照片一樣,具有歷史的模糊感,也因此傳達出歷史的紛亂與詭譎。另一方面,作者對于峽江一帶急流險灘、船工命懸一線、也齊聲喊著號子、拉纖的場面描寫,還有那些關于風土人情的多彩描繪——從“三峽明珠湯”、“醬拌瑪妮逛”之類鮮為人知的小吃到“秭歸有三個端陽節”、秭歸的紅棺葬習俗、新灘的街景描寫,加上點綴于名勝古跡中的古代詩人在峽江詠懷古跡的那些詩句……可謂光怪陸離、移步換景,都能寫得真切、清新,引人入勝,甚至令人產生去走一趟的沖動。書中也沒有回避對于國民劣根性的刻畫——從部隊里克扣軍餉的劣跡、水保長、船老板吃黑的陰招到民間抽大煙的風氣,讀來都使人想到民族苦難的綿綿不絕、世間痼疾的難以根除,不禁為此而長嘆息。諸如此類的描寫占了全書相當的篇幅,從而給人留下了難忘的印象:一邊是戰爭的風云,是中國軍民抵抗外敵的硝煙彌漫、血性沖天;一邊是風俗的畫卷,是峽江三教九流生活的熱熱鬧鬧、煙火氣十足。其中混合著悲壯與喧嘩、悠然與齷齪、驚嘆與歌詠,可謂五味俱全、一言難盡。戰爭奪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卻終究抹不去生活的五光十色、民俗的生機勃勃。這,便是此書給人的啟迪之一吧!加上書中頻頻出現的“宜昌”二字,作家為故鄉的苦難與風流寫下了令人感動的文學篇章。讀此書,我常常會想到已故宜昌老作家鄢國培先生的“長江三部曲”《漩流》、《巴山月》、《滄海浮云》,想到其中對于川江兩岸三教九流故事的精彩講述……我感到,《鐵血宜昌峽》是延續了“長江三部曲”的文脈,并凸顯了宜昌的文化特色的。

  在湖北,已經有一些作家在寫本鄉本土的風俗人情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從池莉筆下的“漢味小說”到李傳鋒、葉梅筆下的恩施風情(如《白虎寨》、《撒憂的龍船河》),從陳應松的“神農架故事”到曉蘇的“油菜坡系列”,還有王雄寫襄陽的“漢水文學”長篇小說三部曲《陰陽碑》、《傳世古》、《金匱銀樓》,李叔德寫襄陽歷史的“唐代詩人三部曲”《孟浩然新傳》、《亂世詩人張繼傳奇》、《驚世駭俗皮日休》,還有映泉寫遠安故事的《桃花灣的娘兒們》、《百年風流》,還有池莉的《你是一條河》、劉詩偉的《南方的秘密》那樣的仙桃故事……這些作品,都寫出了湖北文化的豐富多彩。這本《鐵血宜昌峽》,則為宜昌及峽江文化留下了寶貴的風俗畫記錄。尤其是在這個現代化高速發展、許多歷史文化的遺產已經被人們淡忘的今天,這樣的驀然回首無疑更加難能可貴。近年來,還有許多熱愛寫作的湖北人在書寫著各自的故鄉記憶,有些已經出版,有些已經成稿。我想,再過若干年,文學的湖北書寫應該能夠呈現更加絢麗奪目的氣象吧!

  時光已經給許多往事遮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而優秀的文學作品可以拂去那些灰塵,重現并不如煙的往事。

  (樊星: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當代文學與文化思潮的研究,系中國新文學學會副會長、湖北省作家協會原副主席、湖北省文藝理論家協會副主席、武漢市文聯副主席、武漢作家協會副主席)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重現塵封的三峽:讀韓玉洪長篇小說《鐵血宜昌峽》

2018-11-28 15-43-03

  七十多年來,文壇上產生了不少以抗日戰爭為背景的優秀小說——從《荷花淀》那樣詩意盎然的名篇到《鐵道游擊隊》、《敵后武工隊》、《平原槍聲》、《紅高粱》、《亮劍》那樣富有傳奇色彩的力作,都以一曲曲慷慨悲歌彰顯了威武不屈、貧賤不移的民族精神。最近,宜昌作家韓玉洪的長篇小說《鐵血宜昌峽》出版,在抗日的故事中增添了怎樣的新意呢?

  自電影《血戰臺兒莊》于1986年上映、同年周梅森的小說《軍歌》發表并獲第四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以來,關于國民黨軍抗戰的文藝作品漸漸引人矚目。到了1991年,鄧賢的紀實之作《大國之魂》以史詩氣勢還原了滇緬遠征軍的悲壯歷程。再到紀念抗戰爆發八十周年的2017年,聚焦宜昌大撤退、石牌保衛戰的影視劇讓宜昌的抗戰故事再度強化了中華民族的抗戰記憶,也豐富了湖北的文學記憶。一年后,韓玉洪的《鐵血宜昌峽》則在重現宜昌大撤退的緊張、悲壯的歷史場景的同時,相當真切地寫出了宜昌、峽江一帶的風土人情、歷史掌故,從而將抗戰的滾滾風云與濃郁的宜昌、峽江鄉土氣息成功融合在了一起,寫出了抗戰文學的新氣象。由于作者在宜昌生活幾十年,對宜昌及其周邊的風土人情了如指掌,才能在寫抗戰故事時別具匠心,通過一個獨特的角度重現了鮮為人知的歷史一頁:日寇切斷鹽道,迫使抗戰軍民排除艱難險阻,打通鹽馬古道,平息了因為缺鹽產生的種種亂象,保障了軍心、民心的穩定,進而也為抗戰的相持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寫到這里,我想起了王愿堅的小說《糧食的故事》、《黨費》,還有孫景瑞的長篇小說《糧食采購隊》(1976年曾經改編成電影《難忘的戰斗》),都是通過圍繞著糧食、鹽這樣的生活必需品寫戰爭年代的殊死搏斗的。正面寫戰爭的波瀾壯闊固然不易(如《三國演義》、《李自成》等等),通過側面場景描寫戰爭的艱苦卓絕、可歌可泣也需要獨到的慧眼——從杜甫寫“安史之亂”的“三吏”、“三別”到肖洛霍夫的《一個人的遭遇》、瓦西里耶夫的《這里的黎明靜悄悄》,還有孫犁的《荷花淀》、徐光耀的《小兵張嘎》,都表明了這一點。戰爭給普通人帶來的滅頂之災、戰爭為普通人成長為英雄提供的機遇,都豐富了我們對于戰爭與人性、苦難與詩情的認識。

  于是,在成功描寫宜昌大轉運、敵機瘋狂轟炸的緊張氛圍中,作者寫出了歷史云煙的翻卷多變:從馮玉祥為救助難童向鹽商募捐的奇招到日酋岡村寧次因為南京大屠殺而產生的另類思考,從紅軍段德昌的舊部因為“肅反”的殘忍而被迫逃進山林,成為一支不可小看的江湖武裝,到“鄂不點將”的傳言引發蔣介石與鄂軍將領的隔閡,都沒有濃墨重彩的描繪,卻好像老照片一樣,具有歷史的模糊感,也因此傳達出歷史的紛亂與詭譎。另一方面,作者對于峽江一帶急流險灘、船工命懸一線、也齊聲喊著號子、拉纖的場面描寫,還有那些關于風土人情的多彩描繪——從“三峽明珠湯”、“醬拌瑪妮逛”之類鮮為人知的小吃到“秭歸有三個端陽節”、秭歸的紅棺葬習俗、新灘的街景描寫,加上點綴于名勝古跡中的古代詩人在峽江詠懷古跡的那些詩句……可謂光怪陸離、移步換景,都能寫得真切、清新,引人入勝,甚至令人產生去走一趟的沖動。書中也沒有回避對于國民劣根性的刻畫——從部隊里克扣軍餉的劣跡、水保長、船老板吃黑的陰招到民間抽大煙的風氣,讀來都使人想到民族苦難的綿綿不絕、世間痼疾的難以根除,不禁為此而長嘆息。諸如此類的描寫占了全書相當的篇幅,從而給人留下了難忘的印象:一邊是戰爭的風云,是中國軍民抵抗外敵的硝煙彌漫、血性沖天;一邊是風俗的畫卷,是峽江三教九流生活的熱熱鬧鬧、煙火氣十足。其中混合著悲壯與喧嘩、悠然與齷齪、驚嘆與歌詠,可謂五味俱全、一言難盡。戰爭奪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卻終究抹不去生活的五光十色、民俗的生機勃勃。這,便是此書給人的啟迪之一吧!加上書中頻頻出現的“宜昌”二字,作家為故鄉的苦難與風流寫下了令人感動的文學篇章。讀此書,我常常會想到已故宜昌老作家鄢國培先生的“長江三部曲”《漩流》、《巴山月》、《滄海浮云》,想到其中對于川江兩岸三教九流故事的精彩講述……我感到,《鐵血宜昌峽》是延續了“長江三部曲”的文脈,并凸顯了宜昌的文化特色的。

  在湖北,已經有一些作家在寫本鄉本土的風俗人情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從池莉筆下的“漢味小說”到李傳鋒、葉梅筆下的恩施風情(如《白虎寨》、《撒憂的龍船河》),從陳應松的“神農架故事”到曉蘇的“油菜坡系列”,還有王雄寫襄陽的“漢水文學”長篇小說三部曲《陰陽碑》、《傳世古》、《金匱銀樓》,李叔德寫襄陽歷史的“唐代詩人三部曲”《孟浩然新傳》、《亂世詩人張繼傳奇》、《驚世駭俗皮日休》,還有映泉寫遠安故事的《桃花灣的娘兒們》、《百年風流》,還有池莉的《你是一條河》、劉詩偉的《南方的秘密》那樣的仙桃故事……這些作品,都寫出了湖北文化的豐富多彩。這本《鐵血宜昌峽》,則為宜昌及峽江文化留下了寶貴的風俗畫記錄。尤其是在這個現代化高速發展、許多歷史文化的遺產已經被人們淡忘的今天,這樣的驀然回首無疑更加難能可貴。近年來,還有許多熱愛寫作的湖北人在書寫著各自的故鄉記憶,有些已經出版,有些已經成稿。我想,再過若干年,文學的湖北書寫應該能夠呈現更加絢麗奪目的氣象吧!

  時光已經給許多往事遮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而優秀的文學作品可以拂去那些灰塵,重現并不如煙的往事。

  (樊星: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當代文學與文化思潮的研究,系中國新文學學會副會長、湖北省作家協會原副主席、湖北省文藝理論家協會副主席、武漢市文聯副主席、武漢作家協會副主席)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pk10全天人工计划网站 pk10技巧稳赚8码 11选5人计划app 送20元棋牌游戏平台电玩 嘉安投资平台正规吗 pt游戏交易 中彩彩票app官网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快速时时计划 pk10人工助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