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小說 >

找縣長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8-12-10    作者:石雪峰

                                      

縣城新修一條街道,韓老二家的房子正在街心,必須全拆。韓老二深明大義,既然礙了公家的事,不用公家動手,自家拆。說拆就拆,韓老二帶領一家老小,只一個星期就拆得塊磚不留。

韓老二的義舉,很使被拆遷戶攪得頭痛的城建人感動,不僅口頭表揚了韓老二,還放了一掛鞭,當著眾街鄰獎勵韓老二一千塊。這下韓老二好生風光,高興得連續幾夜睡不著覺。

在動手拆房時,城建部門承諾兩條,一按政策賠付現金,二在兩個月之內劃新地基,好讓韓老二趕緊建新房,不要老實人吃虧。誰知眨眼兩年過去了,上頭只給兌現了一頭,賠付的現金倒是一分錢不少,可劃地基的事就今天推到明天,明天推到后天,總是說要召集會議研究研究,讓韓老二耐心等待。可一等就等得爺奶慶壽,韓老二的腳都跑大了,硬是跑不出一個結果。街鄰們見此,都為韓老二憤憤不平,說是好人做不得,一個個慫恿韓老二去上訪,去找分管縣長告狀。可韓老二呢,說什么也下不了這個面情,總記得當初政府獎了一千塊錢那碼子事,伸手不打笑臉人嘛。有人嘲他得了政府獎,好似魚兒吞了鉤,張不開口,被釣住了。聽了這樣的話,韓老二無可奈何,只有搖搖頭了事。

韓老二家的房子拆了,就在街鄰好友老張家借住。老張家一家五六口,也就上下兩間兩層的小樓,本來也不寬敞,現在又窩來韓老二一家四口,上十個擠在一起,人口密度一下大多了,屁股挨屁股,好不方便。不過好在最多也就大半年時間,韓老二新房一建好就搬走,老張就做自家人工作,與人方便,與已方便,誰還沒有個三困兩難的?可現今兩年都過去了,韓老二的房地基八字還冒見一撇,老張急了,因為兒子下下個月結婚,而韓老二家借住的一間正是給兒子做新房用的。

看見老張幾次欲言又止,韓老二老婆心里清楚老張也是礙于面情,就罵自家男人不中用,只曉得悶頭喝貓尿,磨子壓不出個屁來。這天,她實在忍不住,就沖自家男人火起來:“老二,聽說縣里新來了個分管城建的吉縣長,你就不曉得去找他一下?”

韓老二看見老婆拉長個臉,生怕她來接酒壺,那時弄得難堪,就丟落酒杯,趕緊扒了幾口飯,一抹嘴硬著頭皮去找縣長,臨出門時卻犯難了,“吉縣長我又不認得,怎么個找法呢?”

“到他辦公室去找唄,沒看見豬吃肉,未必還沒看見豬走路不成?到了縣長辦公室,見那一邊喝茶一邊看報,或者一邊指手劃腳講話訓人,又挺著個大肚子的,你就喊他縣長,一準沒錯。”說罷,老婆就追韓老二快去,說是去遲了,保不準縣長下去檢查工作,你又得白跑一趟。

韓老二在老婆的目送下,一路小跑來到縣府辦公大樓,找到了吉縣長辦公室。辦公室門開著,就一個人,正埋頭在電腦前辟里拍拉打字。這是不是吉縣長呢?韓老二心里又犯難了,按老婆說的四條標準,眼下一條也對不上,打字的人比自己還瘦,肯定沒有大肚子,他面前沒報紙也沒茶杯,屋里就他一個人還能訓誰呢。韓老二斷定這人應該不是吉縣長,可能是幫縣長聽差的,大約是秘書或司機什么的吧,于是,膽子就稍為壯了一點,便上前一步:“請問同志,吉縣長在嗎?”

此時,打字的人感覺到有人進門了,抬起頭來笑著點了點頭,算是跟韓老二打了招呼,然后就下位來給韓老二倒水讓座。韓老二的膽子又壯了一點,接過水杯說:“同志,我找吉縣長有事。”不等瘦子反應,就迫不及待把自己的事兒結結巴巴訴說了一通,希望“差人”能幫他打個電話,好讓他見吉縣長一面。

瘦個子人聽完韓老二的訴說后,略有所思地“哦”了一聲,然后說:“那好,你跟我走。”

二人一同下樓,來到小車前,瘦個子人叫韓老二上車。韓老二以為瘦個子帶他去找縣長,就趕緊上了車,心想今天真走運,碰到了這樣一個好司機,兆頭好,問題肯定能得到解決。

小車七拐八拐,來到一個院子停了下來,韓老二一看,這不是自己常來的城建局嗎?當時心就冷了一截,心想,這地方我都跑爛了,要能解決問題不就早解決了嗎?還須等到今日再跑一趟。

正犯迷糊間,樓上就有人大叫:“黃局長,快出來呀,吉縣長來了!”

于是,樓梯上就傳來“通通通”的腳步聲,是好幾個人的,聽得出大家是在小跑。

“哎呀,縣長駕到,有失遠迎,罪過,罪過。”寒喧過后,黃局長就問:“怎么不先打個電話過來,司機小楊呢?”

吉縣長說:“臨時動議,來不及打電話。小楊師傅家里有事請了假,我就自己開車過來了。”

黃局長堅持要吉縣長上樓去聽他的工作匯報,吉縣長擺擺手說不必:“我們一起到現場去把老韓的問題處理掉,老韓和老張家都是實際困難,而且是我們政府造成的,一刻也不能拖。”

黃局長好像有些犯難的樣子:“地倒是有一塊,就是一直沒時間研究,至今還沒定下來,你看是不是……”

吉縣長知道黃局長的下言:“好,你開車,規劃、土地、環保部門的電話我來打,我們現在就去現場。”

吉縣長的車剛停穩,另外三個部門的車也到了。吉縣長把大家帶到現場,團攏說:“今天的會議就八個字,‘給韓老二家批地基’。”大家相互遞了個眼神,便個個說好好好,說應該應該。

“地就這塊地,兩間,寬8米,深15米,今天下午各部門都把手續辦好交給我。”說罷,吉縣長握住老韓的手:“老韓,對不住了,是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讓你久等了,回去好好商量一下,爭取早日開工把新房建成起來,竣工那天,我來放炮祝賀。”

此時,有部門頭兒捅了韓老二一下:“老二,還不趕快謝謝縣長。”韓老二一時反應不過來,還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老半天才結結巴巴說:“吉縣長,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先前我還以為你是司機呢。”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找縣長

2018-12-10 00-00-00

                                      

縣城新修一條街道,韓老二家的房子正在街心,必須全拆。韓老二深明大義,既然礙了公家的事,不用公家動手,自家拆。說拆就拆,韓老二帶領一家老小,只一個星期就拆得塊磚不留。

韓老二的義舉,很使被拆遷戶攪得頭痛的城建人感動,不僅口頭表揚了韓老二,還放了一掛鞭,當著眾街鄰獎勵韓老二一千塊。這下韓老二好生風光,高興得連續幾夜睡不著覺。

在動手拆房時,城建部門承諾兩條,一按政策賠付現金,二在兩個月之內劃新地基,好讓韓老二趕緊建新房,不要老實人吃虧。誰知眨眼兩年過去了,上頭只給兌現了一頭,賠付的現金倒是一分錢不少,可劃地基的事就今天推到明天,明天推到后天,總是說要召集會議研究研究,讓韓老二耐心等待。可一等就等得爺奶慶壽,韓老二的腳都跑大了,硬是跑不出一個結果。街鄰們見此,都為韓老二憤憤不平,說是好人做不得,一個個慫恿韓老二去上訪,去找分管縣長告狀。可韓老二呢,說什么也下不了這個面情,總記得當初政府獎了一千塊錢那碼子事,伸手不打笑臉人嘛。有人嘲他得了政府獎,好似魚兒吞了鉤,張不開口,被釣住了。聽了這樣的話,韓老二無可奈何,只有搖搖頭了事。

韓老二家的房子拆了,就在街鄰好友老張家借住。老張家一家五六口,也就上下兩間兩層的小樓,本來也不寬敞,現在又窩來韓老二一家四口,上十個擠在一起,人口密度一下大多了,屁股挨屁股,好不方便。不過好在最多也就大半年時間,韓老二新房一建好就搬走,老張就做自家人工作,與人方便,與已方便,誰還沒有個三困兩難的?可現今兩年都過去了,韓老二的房地基八字還冒見一撇,老張急了,因為兒子下下個月結婚,而韓老二家借住的一間正是給兒子做新房用的。

看見老張幾次欲言又止,韓老二老婆心里清楚老張也是礙于面情,就罵自家男人不中用,只曉得悶頭喝貓尿,磨子壓不出個屁來。這天,她實在忍不住,就沖自家男人火起來:“老二,聽說縣里新來了個分管城建的吉縣長,你就不曉得去找他一下?”

韓老二看見老婆拉長個臉,生怕她來接酒壺,那時弄得難堪,就丟落酒杯,趕緊扒了幾口飯,一抹嘴硬著頭皮去找縣長,臨出門時卻犯難了,“吉縣長我又不認得,怎么個找法呢?”

“到他辦公室去找唄,沒看見豬吃肉,未必還沒看見豬走路不成?到了縣長辦公室,見那一邊喝茶一邊看報,或者一邊指手劃腳講話訓人,又挺著個大肚子的,你就喊他縣長,一準沒錯。”說罷,老婆就追韓老二快去,說是去遲了,保不準縣長下去檢查工作,你又得白跑一趟。

韓老二在老婆的目送下,一路小跑來到縣府辦公大樓,找到了吉縣長辦公室。辦公室門開著,就一個人,正埋頭在電腦前辟里拍拉打字。這是不是吉縣長呢?韓老二心里又犯難了,按老婆說的四條標準,眼下一條也對不上,打字的人比自己還瘦,肯定沒有大肚子,他面前沒報紙也沒茶杯,屋里就他一個人還能訓誰呢。韓老二斷定這人應該不是吉縣長,可能是幫縣長聽差的,大約是秘書或司機什么的吧,于是,膽子就稍為壯了一點,便上前一步:“請問同志,吉縣長在嗎?”

此時,打字的人感覺到有人進門了,抬起頭來笑著點了點頭,算是跟韓老二打了招呼,然后就下位來給韓老二倒水讓座。韓老二的膽子又壯了一點,接過水杯說:“同志,我找吉縣長有事。”不等瘦子反應,就迫不及待把自己的事兒結結巴巴訴說了一通,希望“差人”能幫他打個電話,好讓他見吉縣長一面。

瘦個子人聽完韓老二的訴說后,略有所思地“哦”了一聲,然后說:“那好,你跟我走。”

二人一同下樓,來到小車前,瘦個子人叫韓老二上車。韓老二以為瘦個子帶他去找縣長,就趕緊上了車,心想今天真走運,碰到了這樣一個好司機,兆頭好,問題肯定能得到解決。

小車七拐八拐,來到一個院子停了下來,韓老二一看,這不是自己常來的城建局嗎?當時心就冷了一截,心想,這地方我都跑爛了,要能解決問題不就早解決了嗎?還須等到今日再跑一趟。

正犯迷糊間,樓上就有人大叫:“黃局長,快出來呀,吉縣長來了!”

于是,樓梯上就傳來“通通通”的腳步聲,是好幾個人的,聽得出大家是在小跑。

“哎呀,縣長駕到,有失遠迎,罪過,罪過。”寒喧過后,黃局長就問:“怎么不先打個電話過來,司機小楊呢?”

吉縣長說:“臨時動議,來不及打電話。小楊師傅家里有事請了假,我就自己開車過來了。”

黃局長堅持要吉縣長上樓去聽他的工作匯報,吉縣長擺擺手說不必:“我們一起到現場去把老韓的問題處理掉,老韓和老張家都是實際困難,而且是我們政府造成的,一刻也不能拖。”

黃局長好像有些犯難的樣子:“地倒是有一塊,就是一直沒時間研究,至今還沒定下來,你看是不是……”

吉縣長知道黃局長的下言:“好,你開車,規劃、土地、環保部門的電話我來打,我們現在就去現場。”

吉縣長的車剛停穩,另外三個部門的車也到了。吉縣長把大家帶到現場,團攏說:“今天的會議就八個字,‘給韓老二家批地基’。”大家相互遞了個眼神,便個個說好好好,說應該應該。

“地就這塊地,兩間,寬8米,深15米,今天下午各部門都把手續辦好交給我。”說罷,吉縣長握住老韓的手:“老韓,對不住了,是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讓你久等了,回去好好商量一下,爭取早日開工把新房建成起來,竣工那天,我來放炮祝賀。”

此時,有部門頭兒捅了韓老二一下:“老二,還不趕快謝謝縣長。”韓老二一時反應不過來,還傻乎乎地站在那里,老半天才結結巴巴說:“吉縣長,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先前我還以為你是司機呢。”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9号彩票 11选五软件下载 LG游戏平台网址 老虎机网址 葡京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记录 快速时时能玩吗 彩虹时时彩计划平台 安徽时时直播 投注限红是什么意思 广东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