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荊楚采風 >

黃梅挑花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1-02    作者:石雪峰

鄂東黃梅有三寶,禪宗戲曲挑花妙。挑花即黃梅挑花,它與佛教禪宗、黃梅戲和岳家拳一起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馳名神州。

挑花兒是手工藝的一種,在棉布或麻布的經緯點上用彩色的線挑出許多很小的十字,構成各種圖案,一般挑在枕頭、桌布、童裝等上面,作為裝飾。它與刺繡有顯著的區別。刺繡多是選擇絲、綢、緞為底布,繡制時需要用繃圈將底布張開,針腳不注重落在經緯點上,而挑花的底布多以麻布或棉織土布為底布,挑刺時無需使用繃圈,強調針腳必須落在經緯線的結合部上,呈“十”字形的為“十字挑”(又稱立體挑),呈“一”字形的為“一字挑”(又稱平面挑)。由于底布的不同,刺繡制品忌反復洗滌,而挑花制品耐摩擦,可用常規洗滌劑任意漿洗,其顏色仍鮮艷如初;由于制作手法不同,刺繡制品因繃圈張馳原因,針腳圖案易變形,而挑花制品無變形之可能。在全國眾多的挑花產品中,以黃梅挑花為最,其地位如同蘇繡、湘繡在刺繡領域領頭一樣神奇。

黃梅挑花神奇之處就在于,它用一塊布幾支線一根針就能幻化出價值連城的手工藝術品,黃梅人管它叫一針一線的藝術。作品被業界稱其為“富于幻想的楚辭”、“無聲的抒情詩,立體的中國畫”。1938年獲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1954年捧回波蘭社會主義國家民間工藝美術展覽獎,1959年周恩來總理親自選其裝飾人民大會堂湖北廳。改革開放以來,它又多次赴國外巡展,受到廣大觀眾、顧客的青睞和各路專家學者的高度贊揚。2009年,黃梅挑花工藝有限公司的一幅《清明上河圖》還作為國禮贈送給泰國總理阿披實。

黃梅挑花起源于宋元,發展成熟于明末清初。黃梅挑花的起因是農家婦女縫舊補破使然。相傳,一位農婦有個調皮的小兒子,成天喜歡在地上摸爬滾打,新年衣才幾天就這里一個洞那里一個眼。農婦拿來布片為兒子補上去,然而新衣上突現幾塊布片,十分難看。農婦把補上去的又拆下來,對著破洞處冥思苦想,能有什么方法消除小小的洞眼又不礙觀瞻呢?無意中,她用針線在破洞處挑繡出無數小十字,然而,神奇就此出現,這十字花兒不僅巧妙地遮掩了洞,而且其花紋甚是好看,不知情者還以為是她刻意所為呢。是此,左鄰右舍仿效之,并一傳十,十傳百,逐漸在四里八鄉鋪展開來。而在千百年的繼承和流傳過程中,當年的縫舊補破初衷逐漸退出歷史舞臺,取而代之的是藝術創造。這種創造的飛躍在兩個地方,一是用線的變化,不再是當初單一的黑白棉線,而替以五彩絲線。彩線使圖案變得更加亮麗;圖案也不是當初呆板的十字花,而是花鳥蟲魚、山水田林、器具乃至神話戲曲故事及少量的文字等復雜構圖。構圖的變化凝聚了黃梅勞動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對生活的美好祝愿,是為藝術追求。作品多為婦女用來外出打扮和裝飾居室的。至近代,黃梅挑花工藝日臻完善,以明快的色彩組合、精巧的圖案構思、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矚目于世。

黃梅挑花的最初用線用布是自紡自織的棉線和棉布,這種布黃梅人管它叫大布,因需耐臟,故將其用土制染料染成青色,所以又叫元青布。

不難看出黃梅挑花的兩項重要原材料——線和布都出自棉花,也就是說,沒有棉花,黃梅挑花就沒有存在的物質基礎。

黃梅地處長江中下游結合部的長江北岸,其南部百里平原乃長江沖積而成,深厚的潮沙泥十分適合根須發達的棉花生長。自宋代棉花被引進黃梅種植起,其紡織業亦即一路跟進,挑花工藝因之迅猛發展。

那么,有人不禁要問,棉花和紡織業并非黃梅一地獨具,長江中下游盛產棉花,為何只有黃梅發明了挑花工藝呢?這就得說到黃梅優越的地理區位和交通優勢了。

黃梅位于北緯30°線附近,氣候溫和,日照充足,雨量豐沛,加之長江沖積來的泥土十分肥沃,極利農作物生長,有“收獲一年,人穿綢緞,狗穿衣裳”的殷實說法。豐衣足食為文化教育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黃梅地處我國東西水路和南北陸路的交匯處,信息靈通,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優秀文化在此積聚沉淀,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黃梅的文化繁榮,所以,黃梅人民以多發明創造著稱。黃梅中南部平原上的孔壟、蔡山、新開、分路一帶就盛行織布業,尤其是孔壟鎮至分路鎮的孔分走廊上,幾乎家家紡紗、戶戶織布,到處是“唧唧復唧唧”的織布聲。

那時,他們將自織的土布販到云貴高原落后山區出售,很有市場。這種親切的原始鄉土織布機聲直延續至上世紀80年代中期,方才被現代先進的織布機所取代。今日孔分走廊上的東盛、鑫龍等現代紡織企業就是從那種原始的織布中嬗變而來的。“百里機聲,流水新施設,急梭華練,孔呈新貌,欣逢稀世年月。”這段詞記錄了當時的盛景。

在黃梅,與土織布業相伴而生的挑花工藝,最盛之地當屬新(開)孔(壟)蔡(山)等鄉鎮,古代是,現代亦然。

行走新孔蔡,到處可見三五成群婦女圍在一起切磋挑花工藝。國家、省、市級黃梅挑花傳承人都出在這三個鄉鎮。國家級傳承人石九梅,今年66歲,新開鎮鄒橋村人,她從8歲學挑花,如今從藝50多年,能挑制100多個花色品種,多次在全國大型民間工藝博覽會上現場展藝。她很自豪地告訴我們,1978年與2001年,她兩次去香港文化中心表演黃梅挑花,2006年還獲得第二屆第一批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薪傳獎。“作為傳承人,現在最大的責任就是傳幫帶,培養黃梅挑花后備人才。”她說。她收了六七十名徒弟,并在武漢開辦了黃梅挑花工作室,都是免費傳幫帶。她說,她熱愛黃梅挑花,堅守黃梅挑花,完全為了傳承藝術。她的一副挑花被面,在香港展出時,有外商出三萬美金收購,她沒賣,她認為,這是她最得意的一副作品,要留給生她養她的祖國。在蔡山黃錫墩,我們見到了挑花能手周桃榮,1995年9月,她去北京參加第四屆全國婦女代表大會,會間,在人民大會堂現場表演黃梅挑花,一幅尚未完成的小方巾被一位外國人以800美元買去,并邀請她去他的國家辦公司。作為名藝人,她的作品入選全國首屆民間工藝美術佳品展,之后,她被列為湖北省黃梅挑花傳承人。近幾年來,她傳承了不少挑花手,縣級傳承人劉素芳就是其中一個。劉素芬成為挑花能手后,就辦起了近200人的挑花公司,還在縣城設有分店,經濟效益不錯。

耳濡目染,黃梅女性從小就向母親或祖母、嬸母、姑母等學習挑花工藝。所以黃梅“有女皆挑花”,不會挑花的姑娘被人瞧不起,戲稱為“整巴掌”(意即手指不靈活),難以找到婆家。她們從待字閏中直到為人婦為人母,練得一雙巧手,始終手工不輟,在挑花中度過勤勞和歡樂的一生。

在與千百位挑花能手交談中,我們了解到,黃梅婦女一生挑花有三大高潮,分別與人生的誕生禮、婚禮、葬禮三大習俗對應。第一次是做姑娘期間,為自己的嫁妝準備。這是一次挑花手藝大比武,比賽對象就是婆家村子里的新老媳婦。姑娘出嫁的第三天,婆家要請所有女眷親戚喝酒。酒席一散,則打開新媳婦所挑制的嫁妝,一件件地欣賞,一件件地品評,優劣立馬見分曉。不出一個時辰,其“成績單”便被傳揚出去。優勝者,走村過戶滿面春風;平庸者,人前人后難以抬頭,甚至影響夫妻關系。第二大高潮是身懷六甲期間,為即將出世的寶貝挑飾物。這飾物,黃梅人管它叫“毛蟲”,作品為涎圍、抱裙、荷包、虎頭鞋帽之類。這是新媳婦挑花手藝的第二次大展示。“毛蟲”挑好后,先返回到娘家存放,待新生兒“洗九朝”的那天,由娘家的大母舅用籮擔一擔挑著,招搖過市送將過去,謂之“送祝米”。沿路讓人看讓人評也是必須的,不能避諱。這次張揚的力度更大,手藝精巧者名聲會立馬在四里八鄉大振。第三次高潮則是在暮年,為自己和老伴精心挑制壽衣壽鞋壽帽,這些陪葬品將在主辦“白喜事”那天隨逝者一齊下葬,其一生挑花手藝隨著亡人的告別而終結,只留個后人的念想。正是這三大高潮或曰三大賽事,促使黃梅婦女一生總在精進自己的挑花手藝,因而黃梅的挑花工藝便呈無止境的態勢發展,直至爐火純青。

黃梅挑花是一種文化現象。這從兩個方面可以考察,一是表現手法。黃梅挑花的花紋形狀一般由團花、邊花、角花、填心花等幾個方面組成。表現的手法簡煉,概括,高度夸張變形,高度程式化和幾何化。強調神似,而不在乎形似,通俗地說,就是在像與非像中表現主題。二是圖案都深含寓意,用以揭示心中的意愿。在黃梅縣政協文史委,我們看到了一本《黃梅挑花精經典圖案集成》,書里搜集的100多種古典黃梅挑花圖案,無一例外以寓意表現主題。例如,“魚”是“余”的諧音,意謂富足有余。鯉魚是“利余”的諧音,意謂“吉利有余”,把“魚”和“蓮”組合在一起,意謂“連年有余”,把鯉魚、喜鵲、鴛鴦視作男性,把鳳凰、荷花、梅花視作女性,并以此組合成“龍鳳呈祥”、“鯉魚穿蓮”、“喜鵲登梅”、“鷺鷥戲荷”,意謂夫妻恩愛、白頭偕老。作為中華民族崇拜的圖騰“龍”,和楚地崇拜的圖騰“鳳”,在挑花中大量地變化著各種紋樣,有繁(針),有簡(針),有單(色),有彩(色),有主(花),有邊(花)。它以“龍”能呼風喚雨的神話,寄寓著征服自然災害,得到風調雨順和豐收;它以“鳳不落無寶之地”的傳說,傾注著對熟土窮家的熱愛,希望“有鳳來儀”,富貴吉祥。在運用寓意的同時,也不乏直敘來顯示生活中的現實。較為突出的是“迎親圖”,人物之眾多,場面之浩大,氣氛之熱烈,嫁娶之闊綽,皆躍然于畫面。圖幅中隊伍排列有序,布局完滿,針法簡潔而形象生動,表達了人們對愛情、婚姻、家庭、社會嚴肅性的張揚心態。

隨著時代的進步,黃梅挑花圖案也與時俱進,融入了大量現代元素,深深烙下了時代印記。最典型的要數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文革”中極左的形象符號在黃梅挑花圖案中也不鮮見。

時至今日,黃梅挑花工藝又有了一個質的飛躍,進入新世紀后,其產品整體設計更加精巧,圖案色澤更加亮麗,外觀修飾更加考究,既蘊含古樸神韻,又洋溢時代風采,已成為城鄉居民裝潢居室、饋贈親友、增值收藏的高檔藝術品。黃梅縣各類挑花工藝公司和挑花工作室如雨后春筍,方興未艾。黃梅挑花已形成一大文化支柱產業,成為縣域經濟發展的一個新的增長點。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黃梅挑花

2019-01-02 00-00-00

鄂東黃梅有三寶,禪宗戲曲挑花妙。挑花即黃梅挑花,它與佛教禪宗、黃梅戲和岳家拳一起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馳名神州。

挑花兒是手工藝的一種,在棉布或麻布的經緯點上用彩色的線挑出許多很小的十字,構成各種圖案,一般挑在枕頭、桌布、童裝等上面,作為裝飾。它與刺繡有顯著的區別。刺繡多是選擇絲、綢、緞為底布,繡制時需要用繃圈將底布張開,針腳不注重落在經緯點上,而挑花的底布多以麻布或棉織土布為底布,挑刺時無需使用繃圈,強調針腳必須落在經緯線的結合部上,呈“十”字形的為“十字挑”(又稱立體挑),呈“一”字形的為“一字挑”(又稱平面挑)。由于底布的不同,刺繡制品忌反復洗滌,而挑花制品耐摩擦,可用常規洗滌劑任意漿洗,其顏色仍鮮艷如初;由于制作手法不同,刺繡制品因繃圈張馳原因,針腳圖案易變形,而挑花制品無變形之可能。在全國眾多的挑花產品中,以黃梅挑花為最,其地位如同蘇繡、湘繡在刺繡領域領頭一樣神奇。

黃梅挑花神奇之處就在于,它用一塊布幾支線一根針就能幻化出價值連城的手工藝術品,黃梅人管它叫一針一線的藝術。作品被業界稱其為“富于幻想的楚辭”、“無聲的抒情詩,立體的中國畫”。1938年獲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1954年捧回波蘭社會主義國家民間工藝美術展覽獎,1959年周恩來總理親自選其裝飾人民大會堂湖北廳。改革開放以來,它又多次赴國外巡展,受到廣大觀眾、顧客的青睞和各路專家學者的高度贊揚。2009年,黃梅挑花工藝有限公司的一幅《清明上河圖》還作為國禮贈送給泰國總理阿披實。

黃梅挑花起源于宋元,發展成熟于明末清初。黃梅挑花的起因是農家婦女縫舊補破使然。相傳,一位農婦有個調皮的小兒子,成天喜歡在地上摸爬滾打,新年衣才幾天就這里一個洞那里一個眼。農婦拿來布片為兒子補上去,然而新衣上突現幾塊布片,十分難看。農婦把補上去的又拆下來,對著破洞處冥思苦想,能有什么方法消除小小的洞眼又不礙觀瞻呢?無意中,她用針線在破洞處挑繡出無數小十字,然而,神奇就此出現,這十字花兒不僅巧妙地遮掩了洞,而且其花紋甚是好看,不知情者還以為是她刻意所為呢。是此,左鄰右舍仿效之,并一傳十,十傳百,逐漸在四里八鄉鋪展開來。而在千百年的繼承和流傳過程中,當年的縫舊補破初衷逐漸退出歷史舞臺,取而代之的是藝術創造。這種創造的飛躍在兩個地方,一是用線的變化,不再是當初單一的黑白棉線,而替以五彩絲線。彩線使圖案變得更加亮麗;圖案也不是當初呆板的十字花,而是花鳥蟲魚、山水田林、器具乃至神話戲曲故事及少量的文字等復雜構圖。構圖的變化凝聚了黃梅勞動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對生活的美好祝愿,是為藝術追求。作品多為婦女用來外出打扮和裝飾居室的。至近代,黃梅挑花工藝日臻完善,以明快的色彩組合、精巧的圖案構思、獨特的藝術表現形式矚目于世。

黃梅挑花的最初用線用布是自紡自織的棉線和棉布,這種布黃梅人管它叫大布,因需耐臟,故將其用土制染料染成青色,所以又叫元青布。

不難看出黃梅挑花的兩項重要原材料——線和布都出自棉花,也就是說,沒有棉花,黃梅挑花就沒有存在的物質基礎。

黃梅地處長江中下游結合部的長江北岸,其南部百里平原乃長江沖積而成,深厚的潮沙泥十分適合根須發達的棉花生長。自宋代棉花被引進黃梅種植起,其紡織業亦即一路跟進,挑花工藝因之迅猛發展。

那么,有人不禁要問,棉花和紡織業并非黃梅一地獨具,長江中下游盛產棉花,為何只有黃梅發明了挑花工藝呢?這就得說到黃梅優越的地理區位和交通優勢了。

黃梅位于北緯30°線附近,氣候溫和,日照充足,雨量豐沛,加之長江沖積來的泥土十分肥沃,極利農作物生長,有“收獲一年,人穿綢緞,狗穿衣裳”的殷實說法。豐衣足食為文化教育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黃梅地處我國東西水路和南北陸路的交匯處,信息靈通,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優秀文化在此積聚沉淀,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黃梅的文化繁榮,所以,黃梅人民以多發明創造著稱。黃梅中南部平原上的孔壟、蔡山、新開、分路一帶就盛行織布業,尤其是孔壟鎮至分路鎮的孔分走廊上,幾乎家家紡紗、戶戶織布,到處是“唧唧復唧唧”的織布聲。

那時,他們將自織的土布販到云貴高原落后山區出售,很有市場。這種親切的原始鄉土織布機聲直延續至上世紀80年代中期,方才被現代先進的織布機所取代。今日孔分走廊上的東盛、鑫龍等現代紡織企業就是從那種原始的織布中嬗變而來的。“百里機聲,流水新施設,急梭華練,孔呈新貌,欣逢稀世年月。”這段詞記錄了當時的盛景。

在黃梅,與土織布業相伴而生的挑花工藝,最盛之地當屬新(開)孔(壟)蔡(山)等鄉鎮,古代是,現代亦然。

行走新孔蔡,到處可見三五成群婦女圍在一起切磋挑花工藝。國家、省、市級黃梅挑花傳承人都出在這三個鄉鎮。國家級傳承人石九梅,今年66歲,新開鎮鄒橋村人,她從8歲學挑花,如今從藝50多年,能挑制100多個花色品種,多次在全國大型民間工藝博覽會上現場展藝。她很自豪地告訴我們,1978年與2001年,她兩次去香港文化中心表演黃梅挑花,2006年還獲得第二屆第一批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薪傳獎。“作為傳承人,現在最大的責任就是傳幫帶,培養黃梅挑花后備人才。”她說。她收了六七十名徒弟,并在武漢開辦了黃梅挑花工作室,都是免費傳幫帶。她說,她熱愛黃梅挑花,堅守黃梅挑花,完全為了傳承藝術。她的一副挑花被面,在香港展出時,有外商出三萬美金收購,她沒賣,她認為,這是她最得意的一副作品,要留給生她養她的祖國。在蔡山黃錫墩,我們見到了挑花能手周桃榮,1995年9月,她去北京參加第四屆全國婦女代表大會,會間,在人民大會堂現場表演黃梅挑花,一幅尚未完成的小方巾被一位外國人以800美元買去,并邀請她去他的國家辦公司。作為名藝人,她的作品入選全國首屆民間工藝美術佳品展,之后,她被列為湖北省黃梅挑花傳承人。近幾年來,她傳承了不少挑花手,縣級傳承人劉素芳就是其中一個。劉素芬成為挑花能手后,就辦起了近200人的挑花公司,還在縣城設有分店,經濟效益不錯。

耳濡目染,黃梅女性從小就向母親或祖母、嬸母、姑母等學習挑花工藝。所以黃梅“有女皆挑花”,不會挑花的姑娘被人瞧不起,戲稱為“整巴掌”(意即手指不靈活),難以找到婆家。她們從待字閏中直到為人婦為人母,練得一雙巧手,始終手工不輟,在挑花中度過勤勞和歡樂的一生。

在與千百位挑花能手交談中,我們了解到,黃梅婦女一生挑花有三大高潮,分別與人生的誕生禮、婚禮、葬禮三大習俗對應。第一次是做姑娘期間,為自己的嫁妝準備。這是一次挑花手藝大比武,比賽對象就是婆家村子里的新老媳婦。姑娘出嫁的第三天,婆家要請所有女眷親戚喝酒。酒席一散,則打開新媳婦所挑制的嫁妝,一件件地欣賞,一件件地品評,優劣立馬見分曉。不出一個時辰,其“成績單”便被傳揚出去。優勝者,走村過戶滿面春風;平庸者,人前人后難以抬頭,甚至影響夫妻關系。第二大高潮是身懷六甲期間,為即將出世的寶貝挑飾物。這飾物,黃梅人管它叫“毛蟲”,作品為涎圍、抱裙、荷包、虎頭鞋帽之類。這是新媳婦挑花手藝的第二次大展示。“毛蟲”挑好后,先返回到娘家存放,待新生兒“洗九朝”的那天,由娘家的大母舅用籮擔一擔挑著,招搖過市送將過去,謂之“送祝米”。沿路讓人看讓人評也是必須的,不能避諱。這次張揚的力度更大,手藝精巧者名聲會立馬在四里八鄉大振。第三次高潮則是在暮年,為自己和老伴精心挑制壽衣壽鞋壽帽,這些陪葬品將在主辦“白喜事”那天隨逝者一齊下葬,其一生挑花手藝隨著亡人的告別而終結,只留個后人的念想。正是這三大高潮或曰三大賽事,促使黃梅婦女一生總在精進自己的挑花手藝,因而黃梅的挑花工藝便呈無止境的態勢發展,直至爐火純青。

黃梅挑花是一種文化現象。這從兩個方面可以考察,一是表現手法。黃梅挑花的花紋形狀一般由團花、邊花、角花、填心花等幾個方面組成。表現的手法簡煉,概括,高度夸張變形,高度程式化和幾何化。強調神似,而不在乎形似,通俗地說,就是在像與非像中表現主題。二是圖案都深含寓意,用以揭示心中的意愿。在黃梅縣政協文史委,我們看到了一本《黃梅挑花精經典圖案集成》,書里搜集的100多種古典黃梅挑花圖案,無一例外以寓意表現主題。例如,“魚”是“余”的諧音,意謂富足有余。鯉魚是“利余”的諧音,意謂“吉利有余”,把“魚”和“蓮”組合在一起,意謂“連年有余”,把鯉魚、喜鵲、鴛鴦視作男性,把鳳凰、荷花、梅花視作女性,并以此組合成“龍鳳呈祥”、“鯉魚穿蓮”、“喜鵲登梅”、“鷺鷥戲荷”,意謂夫妻恩愛、白頭偕老。作為中華民族崇拜的圖騰“龍”,和楚地崇拜的圖騰“鳳”,在挑花中大量地變化著各種紋樣,有繁(針),有簡(針),有單(色),有彩(色),有主(花),有邊(花)。它以“龍”能呼風喚雨的神話,寄寓著征服自然災害,得到風調雨順和豐收;它以“鳳不落無寶之地”的傳說,傾注著對熟土窮家的熱愛,希望“有鳳來儀”,富貴吉祥。在運用寓意的同時,也不乏直敘來顯示生活中的現實。較為突出的是“迎親圖”,人物之眾多,場面之浩大,氣氛之熱烈,嫁娶之闊綽,皆躍然于畫面。圖幅中隊伍排列有序,布局完滿,針法簡潔而形象生動,表達了人們對愛情、婚姻、家庭、社會嚴肅性的張揚心態。

隨著時代的進步,黃梅挑花圖案也與時俱進,融入了大量現代元素,深深烙下了時代印記。最典型的要數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文革”中極左的形象符號在黃梅挑花圖案中也不鮮見。

時至今日,黃梅挑花工藝又有了一個質的飛躍,進入新世紀后,其產品整體設計更加精巧,圖案色澤更加亮麗,外觀修飾更加考究,既蘊含古樸神韻,又洋溢時代風采,已成為城鄉居民裝潢居室、饋贈親友、增值收藏的高檔藝術品。黃梅縣各類挑花工藝公司和挑花工作室如雨后春筍,方興未艾。黃梅挑花已形成一大文化支柱產業,成為縣域經濟發展的一個新的增長點。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黑龙江时时走图 瑞彩祥云幸运快3规律 斗牛棋牌游戏 时时彩龙虎怎么刷流水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龙城国际首页 老时时彩360开奖数据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11选五计划助手 不倒翁投注法新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