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1510室的露臺 (刊載2018年元月《海燕》)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1-10    作者:何紅梅

  清晨總是被拂曉的鳥聲喚醒的。一聲清鳴,動人之處,啼破云天,也啼醒了夢中人。那一時刻是再也睡不住了,披上一件繡花的麻衣,也不急著梳妝,帶著夢醒后的慵懶,推開露臺,一腳踏進春色里。

  春是水墨畫里的春。無論是那一池碧水,亭廊檐角,還是堆粉砌云的花,鶯啼處的柳。一律蒙著一層薄薄的煙霧,就像水墨畫里羊毫點暈開的色彩。怎么看都是一幅水靈靈的寫意。

  唯不同的,無非是那煙柳的意態并不像我們南方的,總是柔情似水地拂動水波,一律羞答答地低垂著枝條。這里的柳一律都是挺立的姿態,再任枝條四面垂垂而下。有幾分俊朗,又不失柔情和倔強,像極一名男子,帶著儒雅詩意的韻致。

  露臺的視線足夠寬闊。遠遠間,柳色花叢里有人影晃動,不時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雖然,風將笑聲送到耳邊時只剩幾點零星,卻更有霧里觀花的感染力。此間,幾只鳥兒拍拍翅膀飛上云天去了,帶起一陣粉粉的花瓣,盈盈飄落。那是昨夜棲息在杏花枝頭的鳥兒,想是笑聲驚動的。原來還有比我更早起的人,他們如此迫不及待相約一起去庭院采擷春色了。看他們不厭其煩的與春色合影,點點身影消融在柳色下,杏花影里,頃刻間成為春色的一體。看見這樣的畫面,有種恰好的圓滿,再美的景致也須得有人才好,而人又不能太多,五六人,或七八人,剛剛好,這樣的畫面才更顯鮮活,溫暖,才是人間。

  料想從自然花草間回來的人,身上一定會沾染上草木氣息,一定是清新的吧。仔細聞聞定能聞出綠的草,紅的花,兼帶著陽光的味道。整個人應該都是帶著自然的色彩。

  這世間能有不戀花草的人嗎?應該少有。花草注定是給人戀的,如果花草都不戀了,能指望他有一顆戀人的柔軟心嗎?《牡丹亭》里有段杜麗娘春日游園的唱詞“偶然間心似繾,梅樹邊。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愿,便酸酸楚楚無人怨…..”雖是戲里的唱曲,也是人心里掏出來的,那是來自一顆懂得眷念花草的柔軟心。當初喜歡上昆曲,便是因為游園驚夢這一出,唱到花花草草由人戀時尚能自持,聽到生生死死隨人愿時,眼睛就突然潮濕起來。這世間紅塵啊繞來繞去繞不開的只是一個“情”字,能為草木而動的心,就注定逃不掉。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心甘情愿吧,便只能生生死死隨人愿,酸酸楚楚無人怨吧。

  賞了兩日的晴好,天便開始下雨了。

  有的人開始嘆氣,只說這雨下的掃興。他們是覺得下雨不能散步,也不能拍照了,只能關在屋子里,不免惆悵。而我卻喜歡,雨后的世界清新純粹,純粹的只有鳥聲,漱漱而下的雨聲,和迎著雨露拔節生長的草木之聲。一直有雨天里聽古琴曲的習慣。這時候在露臺聽一首古琴曲《雙鶴聽泉》最是相宜不過。“水中鷗鷺,山中野鶴,或息機于沙洲,或怡情于泉石,維不受人世樊籠之苦,逍遙于山水之中野……”

  聽著聽著,這雨,這院落,這寧靜,連想念的速度都慢了下來。任雨滴合著心跳的拍子,輕輕的,一下,又一下。打擊的全是人最內心的柔軟。所觸之處,外殼紛紛瓦解。

  既是私密的地方,自然是免不了發呆和看書的。

  發呆時腦子里只是一片留白,如宋代畫師馬遠筆下的畫面,一片空寂。四下除去鳥鳴,只有時時拂過的風,帶著花木的芬芳,從人的身體里穿拂而過。偶爾也會聽見幾聲人語,抬頭,卻不知道人在哪里。

  而看書,論這樣的環境,讀清少納言的散文隨筆《枕草子》再合適不過。清少納言是一位才情風雅的女子,寫人情世態、四季情趣、山川草木、自然風情和花鳥魚蟲的千姿百態,無限韻致。她的文筆干凈、風雅、透著淡淡的嫵媚。“一名多情的男子,只身度日。那夜晚一定去到什么地方。清晨歸來,一直不睡。雖已睡眼惺忪之態,但他,拉過硯池,凝神磨墨,并非漫不經心地信筆胡涂,而是認真地給女人寫信。他那坦蕩柔情的姿態顯得非常優美。”讀到這些,心就動了。《人間四月天》里徐志摩和陸小曼有一段對話,“心在這里,沒觸著,它不會動”“要是,觸著了呢”“觸著了,那就有千百種滋味等著你嘗了…….”小曼怔然聽著,眼睛中竟融出了眼淚。

  沈從文說,“美,總不免讓人傷心。”沈先生的話,此刻我能意會,卻無法言傳。只是合上書本,開始呆呆望著遠處,那一刻,如同徐志摩望著小曼的目光,不能言語。

(2018年元月刊載于《海燕》)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1510室的露臺 (刊載2018年元月《海燕》)

2019-01-10 11-11-59

  清晨總是被拂曉的鳥聲喚醒的。一聲清鳴,動人之處,啼破云天,也啼醒了夢中人。那一時刻是再也睡不住了,披上一件繡花的麻衣,也不急著梳妝,帶著夢醒后的慵懶,推開露臺,一腳踏進春色里。

  春是水墨畫里的春。無論是那一池碧水,亭廊檐角,還是堆粉砌云的花,鶯啼處的柳。一律蒙著一層薄薄的煙霧,就像水墨畫里羊毫點暈開的色彩。怎么看都是一幅水靈靈的寫意。

  唯不同的,無非是那煙柳的意態并不像我們南方的,總是柔情似水地拂動水波,一律羞答答地低垂著枝條。這里的柳一律都是挺立的姿態,再任枝條四面垂垂而下。有幾分俊朗,又不失柔情和倔強,像極一名男子,帶著儒雅詩意的韻致。

  露臺的視線足夠寬闊。遠遠間,柳色花叢里有人影晃動,不時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雖然,風將笑聲送到耳邊時只剩幾點零星,卻更有霧里觀花的感染力。此間,幾只鳥兒拍拍翅膀飛上云天去了,帶起一陣粉粉的花瓣,盈盈飄落。那是昨夜棲息在杏花枝頭的鳥兒,想是笑聲驚動的。原來還有比我更早起的人,他們如此迫不及待相約一起去庭院采擷春色了。看他們不厭其煩的與春色合影,點點身影消融在柳色下,杏花影里,頃刻間成為春色的一體。看見這樣的畫面,有種恰好的圓滿,再美的景致也須得有人才好,而人又不能太多,五六人,或七八人,剛剛好,這樣的畫面才更顯鮮活,溫暖,才是人間。

  料想從自然花草間回來的人,身上一定會沾染上草木氣息,一定是清新的吧。仔細聞聞定能聞出綠的草,紅的花,兼帶著陽光的味道。整個人應該都是帶著自然的色彩。

  這世間能有不戀花草的人嗎?應該少有。花草注定是給人戀的,如果花草都不戀了,能指望他有一顆戀人的柔軟心嗎?《牡丹亭》里有段杜麗娘春日游園的唱詞“偶然間心似繾,梅樹邊。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愿,便酸酸楚楚無人怨…..”雖是戲里的唱曲,也是人心里掏出來的,那是來自一顆懂得眷念花草的柔軟心。當初喜歡上昆曲,便是因為游園驚夢這一出,唱到花花草草由人戀時尚能自持,聽到生生死死隨人愿時,眼睛就突然潮濕起來。這世間紅塵啊繞來繞去繞不開的只是一個“情”字,能為草木而動的心,就注定逃不掉。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心甘情愿吧,便只能生生死死隨人愿,酸酸楚楚無人怨吧。

  賞了兩日的晴好,天便開始下雨了。

  有的人開始嘆氣,只說這雨下的掃興。他們是覺得下雨不能散步,也不能拍照了,只能關在屋子里,不免惆悵。而我卻喜歡,雨后的世界清新純粹,純粹的只有鳥聲,漱漱而下的雨聲,和迎著雨露拔節生長的草木之聲。一直有雨天里聽古琴曲的習慣。這時候在露臺聽一首古琴曲《雙鶴聽泉》最是相宜不過。“水中鷗鷺,山中野鶴,或息機于沙洲,或怡情于泉石,維不受人世樊籠之苦,逍遙于山水之中野……”

  聽著聽著,這雨,這院落,這寧靜,連想念的速度都慢了下來。任雨滴合著心跳的拍子,輕輕的,一下,又一下。打擊的全是人最內心的柔軟。所觸之處,外殼紛紛瓦解。

  既是私密的地方,自然是免不了發呆和看書的。

  發呆時腦子里只是一片留白,如宋代畫師馬遠筆下的畫面,一片空寂。四下除去鳥鳴,只有時時拂過的風,帶著花木的芬芳,從人的身體里穿拂而過。偶爾也會聽見幾聲人語,抬頭,卻不知道人在哪里。

  而看書,論這樣的環境,讀清少納言的散文隨筆《枕草子》再合適不過。清少納言是一位才情風雅的女子,寫人情世態、四季情趣、山川草木、自然風情和花鳥魚蟲的千姿百態,無限韻致。她的文筆干凈、風雅、透著淡淡的嫵媚。“一名多情的男子,只身度日。那夜晚一定去到什么地方。清晨歸來,一直不睡。雖已睡眼惺忪之態,但他,拉過硯池,凝神磨墨,并非漫不經心地信筆胡涂,而是認真地給女人寫信。他那坦蕩柔情的姿態顯得非常優美。”讀到這些,心就動了。《人間四月天》里徐志摩和陸小曼有一段對話,“心在這里,沒觸著,它不會動”“要是,觸著了呢”“觸著了,那就有千百種滋味等著你嘗了…….”小曼怔然聽著,眼睛中竟融出了眼淚。

  沈從文說,“美,總不免讓人傷心。”沈先生的話,此刻我能意會,卻無法言傳。只是合上書本,開始呆呆望著遠處,那一刻,如同徐志摩望著小曼的目光,不能言語。

(2018年元月刊載于《海燕》)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广东时时十一选五 bet娱乐 旧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万汇游戏 时时彩稳赚20每天 博格巴 红马计划下载 足球比分现场直播 pc28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时时彩有稳赚方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