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又是一年三月三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3-07    作者:彭定新

   “又是一年三月三,風箏飛滿天,牽著我的思念和夢幻,走回到童年------”一曲蘇紅的經典老歌在耳邊回響。

1  

農歷三月,桃紅柳綠,草長鶯飛,大地徹底醒了,綠葉蘸著露珠,泛著光,顯得盎然。經過一個秋冬的孕育,這心儀的綠和光,從田間氤氳到山腰到山頂。  

童年的三月,做夢的三月。當褪去棉襖,放開一切羈絆,帶著輕松和向往,向大自然奔去,于是,我們和茅氈就有了親密的接觸,我的童年就有了春意。

      茅氈和少年一樣,總是昂揚個頭,恣意向上,奔跑無邊。

      其實茅氈就是絲茅草,當絲茅草懷春時,茅氈也在孕育了。當大地襁褓用季節的溫度哺育,茅氈就迫不急待地從泥土中鉆了出來,它的鉆出,并不帶來護佐的草葉。只見茅氈直挺挺向上伸著,像一根織毛衣的竹扦,頂端是尖的,尖上生有一片小小的葉子,像一小旗桿上掛了一面小旗子。當茅氈長到拃把長(4-5寸)時,它的身材略顯富態,腆著個肚子。顏色也與其它春草顯得不同,綠中帶有紫紅。這個時節大約是農歷的三月初三。“三月三,抽茅氈”,我們就大聲喊出來。  

田埂上的毛氈最鮮、最嫩、最壯、也最顯眼,成了我們抽茅氈的首選之地。因為頭年秋天勤勞的父輩們把絲茅草都割下了,做成了草夾子,用來蓋豬圈防雨,用來搭棚子,所以整理后的田埂,茅氈長得歡,也便于采擷。我們放學后,走在鄉間的田埂上,一邊打豬草,一邊抽茅氈。有時也專門抽茅氈。通常是用右手去抽茅氈,瞄準一棵飽滿的,用拇指和食指夾緊,但又不致以傷害的力度,輕輕一拔,“卟噔”一聲,茅氈就抽出來了,交給左手,不一會兒,就可以抽一大把,用橡皮筋扎起來。  

分享茅氈的喜悅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拿一根茅氈,剝開外層的綠皮,就露出了銀白色的、毛絨絨的芯,放入口中咀嚼,軟軟的、柔柔的,纏繞著青草味的香和生津的甜。我想這就是童年的一種美味了。如果不解饞,我們就會一次性地剝出很多芯條,把銀白色的芯條盤成一層層圓圈,拍成粑粑,一把喂進嘴里,那才叫一個爽。當然,拿到學校與同學們共享成果也是一種驕傲。實際上,童年時期也沒有什么零食,用茅氈來充饑和來滿足口欲是常見的事情,但現在離我們已經漸行漸遠了。城市的少年更不知道什么是茅氈了。  

三月三,是抽茅氈的最佳時期,早了,茅氈沒有成熟,內容是空的。遲了,茅氈就變老了,少了那種鮮嫩,吃起來木渣渣的,味同嚼蠟。再后來,茅氈就吐出粉白色的花絮了。隨著一天天長大,花絮像一把小刷子彎著個頭,風一吹,左右搖擺,調皮的男同學扯來一些,用毛絨絨的小刷子去搔女同學的脖子和發際,由此引來女同學的花拳繡腿。茅氈原來就是絲茅草尚未吐出的花蕾,草還未長出,卻先伸出花苞。  

“三月三抽茅氈,茅氈香茅氈甜,看著大人去種田”。抽茅氈的季節,春耕的季節。家燕呢喃,白鷺翻飛,父親的一聲吆喝,那黃牛就拖著鐵犁向前奔去,犁耙水響,犁出了一圈一圈的圖畫,就像一圈一圈的茅氈粑粑。  

 

  

2  

三月三,地米菜煮雞蛋。這個在老家農村的習俗和食俗,已經傳播到城市里了。每年農歷三月初三當天,農村大爹大媽就挑著擔子沿街叫賣:“地米菜,一元一把”,“土雞蛋,一元一個”。年輕的城市新生代還真不認識地米菜,更不知道地米菜煮雞蛋。帶著好奇圍著大爹大媽問這問那。  

地米菜,學名叫薺菜。別看它長在地上不起眼,一般人把它當野菜看,可是在古代文人墨客中多用詩詞詠贊呢!《詩經》中有“其甘如薺”之說,說明薺菜花是甘甜的。《楚辭》中“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苣幽而獨芳”,把屈原的“苦荼和甜薺不在一塊田里生長”的處世心志表達無疑。也說明在2200多年前宜昌人就吃地米菜了。辛棄疾一首“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的最美詩,表達薺菜并不像野菜那樣簡單,它代表著故鄉的春天。蘇軾的“時繞麥田求野薺,強為僧舍煮山羹”,地米菜還是一大美味。

     “地米菜煮雞蛋”,與一個民間傳說有關。三國時期,名醫華佗采藥時,忽遇大雨,他在一老者家中避雨,見老者患頭暈癥,痛苦不堪。華佗隨即替老者診斷,并在老者園內采來一把薺菜,囑老者取汁煮雞蛋吃。老者照辦,吃蛋三枚后,病即痊愈。此事傳開,人們都紛紛用地米菜煮雞蛋吃。而華佗給老者治病的日期正是農歷三月初三。這就是宜昌人每年三月三,用地米菜煮雞蛋男女老幼都要吃的原由。

     地米菜確具有明目清火、利肝健胃等功效,被譽為“菜中甘草”。雞蛋含有豐富的蛋白質等多種營養,將雞蛋同地菜煎煮,可使蛋味更加鮮美。 薺菜的諧音是“聚財”,故此,老百姓又根據民間傳說,于三月初三這一天,在祭祖的時候,借助祖先的神靈和財氣,將新鮮薺菜洗凈后捆扎成一小束,放入雞蛋、紅棗、八角,再配兩三片生姜,煮上一大鍋,全家都吃,食之既可交發財運,又可防治頭痛頭昏病,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種民間特有的食療習俗。煮雞蛋的地米菜水灑在房前屋后,還可預防春瘟。  

城里人踏青已成為一種時尚,地米菜也為廣大市民所認識。一時間,用地米菜做餡包餃子也成了餐桌上的佼佼者。  

3

  清晨,當母親割來青青的香蒿,準備做蒿子粑粑時,我知道三月三到了。三月三吃蒿子粑粑就像正月十五吃元宵一樣,成了童年難忘的美好記憶。  

蒿子,也叫艾蒿,不是所有的蒿子都能做蒿子粑粑的。母親采割的是一種正面深綠的、背面白色的,聞起來有股特殊的清香味。母親說,這種蒿子叫香蒿。后來我也知道還有白蒿、青蒿、牡蒿、臭蒿等多種,這些長在野外的一抹綠色,給春天帶來了生機和希望。那青蒿不就是屠呦呦發明的諾貝爾醫學獎青蒿素的親本么!  

做蒿子粑粑很講究,主要成分除蒿子葉外,還有糯米粉、臘肉、鹽等。處理蒿葉是關鍵一環,蒿葉要選擇鮮嫩的蒿葉尖,洗凈,用開水焯一下,以去除苦味,然后用冷水沖涼。母親說,沖走一些深色的蒿汁和絨毛后,做出來的粑粑不會太黑。沖涼晾干后,把蒿葉切碎,做粑粑的蒿子食材就準備好了。臘肉的處理和做元宵餡一樣,切成肉丁炒個七八成熟待用。最后就是蒿葉與糯米粉、臘肉丁及少許鹽用溫水拌和了,蒿葉與糯米粉、臘肉丁的比例應掌握好,蒿葉不易多,三成就夠了。一邊拌和一邊捏成圓形或扁形的粑粑。

 

     蒿子粑粑可炸可蒸可煎可炕,不管哪種做法,都清香酥軟,味鮮色美,回味無窮。一般蒿子粑粑不加其它佐料,吃的就是一種特殊的蒿香味,品的就是一種悠長的風味史。  

每年三月三,家鄉做蒿子粑粑,吃蒿子粑粑已成為一種態度和儀式。母親說,多吃點,吃了蒿子粑粑就“巴魂”了。祖母說,多吃點,吃了蒿子粑粑不掉“魂”。小時候我聽不懂母親和祖母的話,問為什么?母親說,小孩子不多嘴,這也是我的母親說的,是母親的母親傳下來的。  

原來,據傳每年農歷三月初三晚上,陰間熱鬧非凡,披紅掛綠,張燈結彩,披著華麗衣裳的“鬼魂”,玩獅子、踩高蹺、唱儺戲、舞龍燈,好似與人間“三十的火十五的燈”比一比。人間的魂魄受不了陰間的誘惑,紛紛去鬼市游玩。有的喝酒聽曲,有的觀燈看戲,待到雄雞報曉鬼魂收市時,一些樂而忘返的游魂就被閻王收留在陰間了。因此,農歷三月初三,人間被稱為“鬼節”。

  小孩最貪玩,最易失魂落魄。為保平安,每當“鬼節”到來之時,人們紛紛到廟里燒香磕頭,祈求神靈保佑。濃烈的香火,直沖蓮花座上的觀音菩薩,觀音掐指一算,知道了人們燒香的原委。一天晚上,觀音托夢給一位老奶奶:“我是南海觀音菩薩,知道人間有難,特來拯救你們。贈你蒿草一株,用它和面做粑粑吃下可以巴魂,三月初三保管無恙。”老奶奶醒來,發現手里果然拿著一珠青茸茸的蒿草,于是趕緊把觀音托夢贈蒿的事告訴鄉親,大家聽后忙去地里采摘青蒿,磨面做粑粑吃。說也奇怪,凡是吃了蒿子粑粑的人都平平安安地過了“鬼節”。

   傳說畢竟是傳說,“鬼節”已漸行漸遠。但蒿子粑粑永遠地流傳下來,還是那個味道。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又是一年三月三

2019-03-07 00-00-00

   “又是一年三月三,風箏飛滿天,牽著我的思念和夢幻,走回到童年------”一曲蘇紅的經典老歌在耳邊回響。

1  

農歷三月,桃紅柳綠,草長鶯飛,大地徹底醒了,綠葉蘸著露珠,泛著光,顯得盎然。經過一個秋冬的孕育,這心儀的綠和光,從田間氤氳到山腰到山頂。  

童年的三月,做夢的三月。當褪去棉襖,放開一切羈絆,帶著輕松和向往,向大自然奔去,于是,我們和茅氈就有了親密的接觸,我的童年就有了春意。

      茅氈和少年一樣,總是昂揚個頭,恣意向上,奔跑無邊。

      其實茅氈就是絲茅草,當絲茅草懷春時,茅氈也在孕育了。當大地襁褓用季節的溫度哺育,茅氈就迫不急待地從泥土中鉆了出來,它的鉆出,并不帶來護佐的草葉。只見茅氈直挺挺向上伸著,像一根織毛衣的竹扦,頂端是尖的,尖上生有一片小小的葉子,像一小旗桿上掛了一面小旗子。當茅氈長到拃把長(4-5寸)時,它的身材略顯富態,腆著個肚子。顏色也與其它春草顯得不同,綠中帶有紫紅。這個時節大約是農歷的三月初三。“三月三,抽茅氈”,我們就大聲喊出來。  

田埂上的毛氈最鮮、最嫩、最壯、也最顯眼,成了我們抽茅氈的首選之地。因為頭年秋天勤勞的父輩們把絲茅草都割下了,做成了草夾子,用來蓋豬圈防雨,用來搭棚子,所以整理后的田埂,茅氈長得歡,也便于采擷。我們放學后,走在鄉間的田埂上,一邊打豬草,一邊抽茅氈。有時也專門抽茅氈。通常是用右手去抽茅氈,瞄準一棵飽滿的,用拇指和食指夾緊,但又不致以傷害的力度,輕輕一拔,“卟噔”一聲,茅氈就抽出來了,交給左手,不一會兒,就可以抽一大把,用橡皮筋扎起來。  

分享茅氈的喜悅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拿一根茅氈,剝開外層的綠皮,就露出了銀白色的、毛絨絨的芯,放入口中咀嚼,軟軟的、柔柔的,纏繞著青草味的香和生津的甜。我想這就是童年的一種美味了。如果不解饞,我們就會一次性地剝出很多芯條,把銀白色的芯條盤成一層層圓圈,拍成粑粑,一把喂進嘴里,那才叫一個爽。當然,拿到學校與同學們共享成果也是一種驕傲。實際上,童年時期也沒有什么零食,用茅氈來充饑和來滿足口欲是常見的事情,但現在離我們已經漸行漸遠了。城市的少年更不知道什么是茅氈了。  

三月三,是抽茅氈的最佳時期,早了,茅氈沒有成熟,內容是空的。遲了,茅氈就變老了,少了那種鮮嫩,吃起來木渣渣的,味同嚼蠟。再后來,茅氈就吐出粉白色的花絮了。隨著一天天長大,花絮像一把小刷子彎著個頭,風一吹,左右搖擺,調皮的男同學扯來一些,用毛絨絨的小刷子去搔女同學的脖子和發際,由此引來女同學的花拳繡腿。茅氈原來就是絲茅草尚未吐出的花蕾,草還未長出,卻先伸出花苞。  

“三月三抽茅氈,茅氈香茅氈甜,看著大人去種田”。抽茅氈的季節,春耕的季節。家燕呢喃,白鷺翻飛,父親的一聲吆喝,那黃牛就拖著鐵犁向前奔去,犁耙水響,犁出了一圈一圈的圖畫,就像一圈一圈的茅氈粑粑。  

 

  

2  

三月三,地米菜煮雞蛋。這個在老家農村的習俗和食俗,已經傳播到城市里了。每年農歷三月初三當天,農村大爹大媽就挑著擔子沿街叫賣:“地米菜,一元一把”,“土雞蛋,一元一個”。年輕的城市新生代還真不認識地米菜,更不知道地米菜煮雞蛋。帶著好奇圍著大爹大媽問這問那。  

地米菜,學名叫薺菜。別看它長在地上不起眼,一般人把它當野菜看,可是在古代文人墨客中多用詩詞詠贊呢!《詩經》中有“其甘如薺”之說,說明薺菜花是甘甜的。《楚辭》中“故荼薺不同畝兮,蘭苣幽而獨芳”,把屈原的“苦荼和甜薺不在一塊田里生長”的處世心志表達無疑。也說明在2200多年前宜昌人就吃地米菜了。辛棄疾一首“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的最美詩,表達薺菜并不像野菜那樣簡單,它代表著故鄉的春天。蘇軾的“時繞麥田求野薺,強為僧舍煮山羹”,地米菜還是一大美味。

     “地米菜煮雞蛋”,與一個民間傳說有關。三國時期,名醫華佗采藥時,忽遇大雨,他在一老者家中避雨,見老者患頭暈癥,痛苦不堪。華佗隨即替老者診斷,并在老者園內采來一把薺菜,囑老者取汁煮雞蛋吃。老者照辦,吃蛋三枚后,病即痊愈。此事傳開,人們都紛紛用地米菜煮雞蛋吃。而華佗給老者治病的日期正是農歷三月初三。這就是宜昌人每年三月三,用地米菜煮雞蛋男女老幼都要吃的原由。

     地米菜確具有明目清火、利肝健胃等功效,被譽為“菜中甘草”。雞蛋含有豐富的蛋白質等多種營養,將雞蛋同地菜煎煮,可使蛋味更加鮮美。 薺菜的諧音是“聚財”,故此,老百姓又根據民間傳說,于三月初三這一天,在祭祖的時候,借助祖先的神靈和財氣,將新鮮薺菜洗凈后捆扎成一小束,放入雞蛋、紅棗、八角,再配兩三片生姜,煮上一大鍋,全家都吃,食之既可交發財運,又可防治頭痛頭昏病,久而久之便形成一種民間特有的食療習俗。煮雞蛋的地米菜水灑在房前屋后,還可預防春瘟。  

城里人踏青已成為一種時尚,地米菜也為廣大市民所認識。一時間,用地米菜做餡包餃子也成了餐桌上的佼佼者。  

3

  清晨,當母親割來青青的香蒿,準備做蒿子粑粑時,我知道三月三到了。三月三吃蒿子粑粑就像正月十五吃元宵一樣,成了童年難忘的美好記憶。  

蒿子,也叫艾蒿,不是所有的蒿子都能做蒿子粑粑的。母親采割的是一種正面深綠的、背面白色的,聞起來有股特殊的清香味。母親說,這種蒿子叫香蒿。后來我也知道還有白蒿、青蒿、牡蒿、臭蒿等多種,這些長在野外的一抹綠色,給春天帶來了生機和希望。那青蒿不就是屠呦呦發明的諾貝爾醫學獎青蒿素的親本么!  

做蒿子粑粑很講究,主要成分除蒿子葉外,還有糯米粉、臘肉、鹽等。處理蒿葉是關鍵一環,蒿葉要選擇鮮嫩的蒿葉尖,洗凈,用開水焯一下,以去除苦味,然后用冷水沖涼。母親說,沖走一些深色的蒿汁和絨毛后,做出來的粑粑不會太黑。沖涼晾干后,把蒿葉切碎,做粑粑的蒿子食材就準備好了。臘肉的處理和做元宵餡一樣,切成肉丁炒個七八成熟待用。最后就是蒿葉與糯米粉、臘肉丁及少許鹽用溫水拌和了,蒿葉與糯米粉、臘肉丁的比例應掌握好,蒿葉不易多,三成就夠了。一邊拌和一邊捏成圓形或扁形的粑粑。

 

     蒿子粑粑可炸可蒸可煎可炕,不管哪種做法,都清香酥軟,味鮮色美,回味無窮。一般蒿子粑粑不加其它佐料,吃的就是一種特殊的蒿香味,品的就是一種悠長的風味史。  

每年三月三,家鄉做蒿子粑粑,吃蒿子粑粑已成為一種態度和儀式。母親說,多吃點,吃了蒿子粑粑就“巴魂”了。祖母說,多吃點,吃了蒿子粑粑不掉“魂”。小時候我聽不懂母親和祖母的話,問為什么?母親說,小孩子不多嘴,這也是我的母親說的,是母親的母親傳下來的。  

原來,據傳每年農歷三月初三晚上,陰間熱鬧非凡,披紅掛綠,張燈結彩,披著華麗衣裳的“鬼魂”,玩獅子、踩高蹺、唱儺戲、舞龍燈,好似與人間“三十的火十五的燈”比一比。人間的魂魄受不了陰間的誘惑,紛紛去鬼市游玩。有的喝酒聽曲,有的觀燈看戲,待到雄雞報曉鬼魂收市時,一些樂而忘返的游魂就被閻王收留在陰間了。因此,農歷三月初三,人間被稱為“鬼節”。

  小孩最貪玩,最易失魂落魄。為保平安,每當“鬼節”到來之時,人們紛紛到廟里燒香磕頭,祈求神靈保佑。濃烈的香火,直沖蓮花座上的觀音菩薩,觀音掐指一算,知道了人們燒香的原委。一天晚上,觀音托夢給一位老奶奶:“我是南海觀音菩薩,知道人間有難,特來拯救你們。贈你蒿草一株,用它和面做粑粑吃下可以巴魂,三月初三保管無恙。”老奶奶醒來,發現手里果然拿著一珠青茸茸的蒿草,于是趕緊把觀音托夢贈蒿的事告訴鄉親,大家聽后忙去地里采摘青蒿,磨面做粑粑吃。說也奇怪,凡是吃了蒿子粑粑的人都平平安安地過了“鬼節”。

   傳說畢竟是傳說,“鬼節”已漸行漸遠。但蒿子粑粑永遠地流傳下來,還是那個味道。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时时彩大小单双保本打法 五星定位胆怎么看胆码 百赢棋牌 3d组选六6码遗漏 百加乐公式投注法 我爱彩票下载 重庆时时个人技巧 快速时时计划网 乐彩vip邀请码 牛看4张牌抢庄老是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