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小說 >

罰坐(小小說)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4-06    作者:武戈

 

        “罰坐”的故事,原本是天河縣蘭河林業站老余的笑料,可是事隔很多年了,仍然有人還在談說這個笑料,這就迫使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老余的這個笑料。

    老余的長相生得并不佳,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生就一張豬肚子臉,而且常年喜歡穿當兵時的舊軍裝,舊軍裝全穿爛了,他就在縣武裝部樓下的勞保用品店買幾身迷彩服換著穿。無論啥時候看到他,他都是舊軍裝或迷彩服,幾乎很少看到他穿出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新潮服裝。

   說到“罰坐”的典故,那還是老余心血來潮時的新發明。那幾年,老余被縣林業局從大壩河鎮調到蘭河林業站工作,當時對于破壞林業的老百姓一般是罰款。老余覺得老百姓掙錢不容易,一筆罰款罰出來,老百姓心痛交的罰款錢,老余也心痛被罰款的老百姓。

   可是咋辦呢?國家的法律要執行,森林資源要嚴加管控。正在老余因思謀最佳的處罰辦法時,縣委宣傳部的彭副部長到蘭河調研工作時,專程去老余所在站上坐了一小會兒,這便激發了老余的那個“罰坐”的發明。那次彭副部長到老余那站上小坐了一會兒,因為太熱的原因,才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彭副部長的衣服就已汗濕得能擰出水來。

   老余由此想到,何不讓那些該受處罰的違法當事人到站上坐坐抵交罰款?古時候不是有挨了打不罰銀子的說法嗎?《紅高粱》里的那個朱縣長,不是也有一個鞋掌子刑罰么?

   也正在老余有了這個想法后,黃龍觀村的一個村民撞上了老余發明的新處罰“槍口”上。那次經老余查實,那個名叫黃丕金的農戶因為蓋房子的需要,沒經任何審批,就砍伐了二十多棵樹。按照《森林法》的規定,老余本應對黃丕金處以濫伐林木株數二至五倍的罰款,并且責令其補栽濫伐株數五倍的樹木。黃丕金本人也愿意接受罰款的處罰。可是老余偏不罰他的款,而是下達了一份在別人看來非常荒唐的《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黃丕金接過《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一看,當時就有些哭笑不得。因為那份處罰決定書上寫著:“依據《森林法》有關規定,決定對違法當事人黃丕金處以罰坐兩小時,補種濫伐株數五倍計一百一十棵樹木的處罰。罰坐地點在蘭河林業站站房內,三日內請自覺到蘭河林業站接受罰坐處罰,屆時不自覺來站接受罰坐處罰,將依法移交縣森林公安局追究其濫伐林木的法律責任。”

   黃丕金心想,不就是罰我到蘭河林業站坐兩個小時嗎?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便心甘情愿地在處罰決定書的送達回執上簽了字,表示愿意接受罰坐兩小時并且補種一百棵樹木的處罰。簽完字,黃丕金還偷偷地樂了很長時間,當然,黃丕金在偷著樂時,免不了笑話老余的執法水平。然而,當黃丕金第三天去蘭河林業接受罰坐處罰后,真的后悔得腸子都青了,悔不該自己那么痛快地在罰坐處罰決定書上簽了字。

   黃丕金后來回憶那次罰坐,還有些心有余悸。別人問他咋啦?他說那還真不是人應該受的處罰。你當是那么好坐的?簡直熱得人都要發瘋了。可你還不能反悔不坐,中途只要起身挪動了一下,罰坐時間便往后順延,累計時間必須坐夠兩小時。人家老余陪著你坐,你還能咋的?抗議么?好,人家老余指著墻上的相關法律條款告訴你,你應該接受的處罰額度,而且他還不打算親自處罰,一切由人家森林公安說了算。念罷法律條款后,老余沒忘了勸上一句:“黃丕金你就咬牙忍忍吧,我老余都在這坐了幾個夏天了,你連兩個小時都堅持不下來嗎?”黃丕金想想也是的,人家老余年年蝸居在這矮塌塌的站房里,也沒見把他給熱死了,難道我連兩小時都堅持不下來?

   黃丕金后來還說,要說老余也真是氣人,罰點款多么簡單,干嘛發明了這個罰坐的處罰?坐就坐吧,老余還不忘了調侃:“黃丕金你聽那知了唱的啥歌?”黃丕金說不曉得,老余調侃著說:“它是用蘭河方言唱的,你能聽不懂?要不你再仔細聽聽?”過了一會兒,黃丕金還是搖頭表示沒聽懂。老余便說:“那我用蘭河方言翻譯給你聽,那知了唱的是‘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死了呀!’你聽是不是這個意思?”黃丕金再仔細一聽,還真是那個意思。你們說老余氣人不氣人,而且氣得你無話可說。等你咬牙把兩個小時坐夠后,老余立馬遞上一杯早已晾冷的茶水,外加一根過濾嘴煙,囑咐你二回別再濫砍亂伐了,然后讓你慢慢走,別慪氣。

   不過,據蘭河林業站的同事小柳介紹說,老余的這個“罰坐”處罰總共才執行了十多次,那地方的違法伐林的現象倒是少見了。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罰坐(小小說)

2019-04-06 00-00-00

 

        “罰坐”的故事,原本是天河縣蘭河林業站老余的笑料,可是事隔很多年了,仍然有人還在談說這個笑料,這就迫使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老余的這個笑料。

    老余的長相生得并不佳,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生就一張豬肚子臉,而且常年喜歡穿當兵時的舊軍裝,舊軍裝全穿爛了,他就在縣武裝部樓下的勞保用品店買幾身迷彩服換著穿。無論啥時候看到他,他都是舊軍裝或迷彩服,幾乎很少看到他穿出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新潮服裝。

   說到“罰坐”的典故,那還是老余心血來潮時的新發明。那幾年,老余被縣林業局從大壩河鎮調到蘭河林業站工作,當時對于破壞林業的老百姓一般是罰款。老余覺得老百姓掙錢不容易,一筆罰款罰出來,老百姓心痛交的罰款錢,老余也心痛被罰款的老百姓。

   可是咋辦呢?國家的法律要執行,森林資源要嚴加管控。正在老余因思謀最佳的處罰辦法時,縣委宣傳部的彭副部長到蘭河調研工作時,專程去老余所在站上坐了一小會兒,這便激發了老余的那個“罰坐”的發明。那次彭副部長到老余那站上小坐了一會兒,因為太熱的原因,才坐了不到半個小時,彭副部長的衣服就已汗濕得能擰出水來。

   老余由此想到,何不讓那些該受處罰的違法當事人到站上坐坐抵交罰款?古時候不是有挨了打不罰銀子的說法嗎?《紅高粱》里的那個朱縣長,不是也有一個鞋掌子刑罰么?

   也正在老余有了這個想法后,黃龍觀村的一個村民撞上了老余發明的新處罰“槍口”上。那次經老余查實,那個名叫黃丕金的農戶因為蓋房子的需要,沒經任何審批,就砍伐了二十多棵樹。按照《森林法》的規定,老余本應對黃丕金處以濫伐林木株數二至五倍的罰款,并且責令其補栽濫伐株數五倍的樹木。黃丕金本人也愿意接受罰款的處罰。可是老余偏不罰他的款,而是下達了一份在別人看來非常荒唐的《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黃丕金接過《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一看,當時就有些哭笑不得。因為那份處罰決定書上寫著:“依據《森林法》有關規定,決定對違法當事人黃丕金處以罰坐兩小時,補種濫伐株數五倍計一百一十棵樹木的處罰。罰坐地點在蘭河林業站站房內,三日內請自覺到蘭河林業站接受罰坐處罰,屆時不自覺來站接受罰坐處罰,將依法移交縣森林公安局追究其濫伐林木的法律責任。”

   黃丕金心想,不就是罰我到蘭河林業站坐兩個小時嗎?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便心甘情愿地在處罰決定書的送達回執上簽了字,表示愿意接受罰坐兩小時并且補種一百棵樹木的處罰。簽完字,黃丕金還偷偷地樂了很長時間,當然,黃丕金在偷著樂時,免不了笑話老余的執法水平。然而,當黃丕金第三天去蘭河林業接受罰坐處罰后,真的后悔得腸子都青了,悔不該自己那么痛快地在罰坐處罰決定書上簽了字。

   黃丕金后來回憶那次罰坐,還有些心有余悸。別人問他咋啦?他說那還真不是人應該受的處罰。你當是那么好坐的?簡直熱得人都要發瘋了。可你還不能反悔不坐,中途只要起身挪動了一下,罰坐時間便往后順延,累計時間必須坐夠兩小時。人家老余陪著你坐,你還能咋的?抗議么?好,人家老余指著墻上的相關法律條款告訴你,你應該接受的處罰額度,而且他還不打算親自處罰,一切由人家森林公安說了算。念罷法律條款后,老余沒忘了勸上一句:“黃丕金你就咬牙忍忍吧,我老余都在這坐了幾個夏天了,你連兩個小時都堅持不下來嗎?”黃丕金想想也是的,人家老余年年蝸居在這矮塌塌的站房里,也沒見把他給熱死了,難道我連兩小時都堅持不下來?

   黃丕金后來還說,要說老余也真是氣人,罰點款多么簡單,干嘛發明了這個罰坐的處罰?坐就坐吧,老余還不忘了調侃:“黃丕金你聽那知了唱的啥歌?”黃丕金說不曉得,老余調侃著說:“它是用蘭河方言唱的,你能聽不懂?要不你再仔細聽聽?”過了一會兒,黃丕金還是搖頭表示沒聽懂。老余便說:“那我用蘭河方言翻譯給你聽,那知了唱的是‘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得寡氣……熱呀——熱死了呀!’你聽是不是這個意思?”黃丕金再仔細一聽,還真是那個意思。你們說老余氣人不氣人,而且氣得你無話可說。等你咬牙把兩個小時坐夠后,老余立馬遞上一杯早已晾冷的茶水,外加一根過濾嘴煙,囑咐你二回別再濫砍亂伐了,然后讓你慢慢走,別慪氣。

   不過,據蘭河林業站的同事小柳介紹說,老余的這個“罰坐”處罰總共才執行了十多次,那地方的違法伐林的現象倒是少見了。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双人斗地主具体玩法 内蒙古时时54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四川时时是否合法 快三分分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拾倍投骗局 足彩混合投注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分分彩大小技巧规律 二人斗地主棋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