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異物志(中篇小說節選)( 刊載于《青年文學》2019年第4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4-28    作者:郭海燕

  矮板凳,且坐著;好光陰,莫錯過。

   ——(清)王永彬《圍爐夜話》

  倒   架

  嶒城的天空一碧如洗,巧云四散,唯太陽當頂,燃燒至午后漸平靜下來,鋒芒內斂,卻將人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人民公園“2013金秋菊展”花戰猶酣,看客們人影憧憧穿梭其中,像天外飛仙,又像一艘艘小船。蔚小壯置身花海,“咔咔”用手機拍,“金皇后”“點絳唇”“天鵝舞”等精英盡納掌中,個個“塵世難逢一笑”,她不禁也咧嘴,得意……

  出得花叢,穿向斜對面,那里有座平房,系室內展寶地,今日陶瓷,明朝書畫,向來似流水席,這次設何雅晏?快到目的地時,一股香氣迎來,滿心滿肺、醒腦提神,有別秋菊之澀啊,蔚小壯不由得腳步加快。進門一牌子,“請勿拍照”。嘁!我還懶得拍,剛才照那么多奇葩,電池僅剩一格電了。想到手機快沒電,蔚小壯暗忖:是不是先給兒子打個電話?

  她有三個月零五天沒見到兒子了。

  蔚小壯三年前離異,孩子歸男方,她一個月看一次兒子。由于長期人在省城,有時太忙,她就兩個月、三個月回來一趟,比如這次。眼下,時間沒到,周五放學很早的兒子應該還在前夫羅成的單位做作業。那兒也是羅成新歡小瞿存身之處,蔚小壯不想現身是非之地,包括聲音。翻出前夫號碼,最終她沒撥出去。

  再等一個小時,羅成肯定來。這兒靠近人民公園后門,出來二馬路,是羅成下班回家必經之道。在省屬國企嶒江水電開發公司上班的此兄,習慣比別人早來晚走,博得“愛崗敬業學雷鋒”美名,還因此拿過單位不菲的獎金,這位“先進工作者”如此詮釋附加值:“待辦公室好啊!網速快,方便玩偷菜游戲,空調、咖啡全免費,二十四小時熱水供應想洗頭就洗頭,想洗澡就洗澡!最妙的是,每天放學校車經過這兒,臭小子下車直奔老子辦公室,做作業的做作業,玩游戲的玩游戲,興盡了父子同回家,還避過交通高峰期,你說劃不劃算?”

  夕陽西下,守株待兔于此,順便瞧瞧滿目琳瑯,也劃算。安下心來,蔚小壯抬眼一掃,發現室內展主題是木頭:木手鏈、木佛珠、木吊墜,還有坐臥佛像、山水擺件、筆筒、屏風,無不源自瓊柯佳樹。頭頂超長橫幅“熱烈慶祝‘得香社’沉香檀木第四站巡回展開幕”如龍跨海,盤旋室內,其中“回”字九十度折轉,下立一風衣男,一位女店員正打開玻璃柜,殷殷取出透明袋封裝的展品。彼時,蔚小壯感覺置身山廟,處處禮佛燃香,那無處不在的馥郁她并不陌生,同時還捕捉到若有若無的單一、悠揚。——這是什么味兒?有點熟悉,卻又說不出。

  “這叫越南沉,甜、涼雙性……性價比高!”女店員對風衣男熱情推介。蔚小壯湊近,盯著店員掌心那長不及兩寸、黃中帶黑的干瘦吊物,標簽價近六位數啊!蔚小壯瞪大眼。風衣男不作聲,又點點柜臺。一串珠圓玉潤的手鏈取出,淺褐,通體浮細線,散發另一種香,淡淡花香,似帶午夜細雪涼潤……蔚小壯屏息。風衣男似不覺,抓起手鏈大力搓揉。這時飄來一位長裙女,款款偎傍風衣男,女店員加倍熱忱:“這是馬來沉哦,搓熱后香味更濃。只有到過馬來西亞的人,才能體會到這種雨林、沙灘混合氣息,層次豐富的香韻!這就叫:聞香識人!”長裙女聽得眼睛一眨不眨,伸長鼻子不停嗅,女店員笑笑:“噢,我們還有情侶沉香手鏈——”“拿出來,我瞧瞧!”長裙女迫不及待。

  蔚小壯發現一個秘密,只要女店員打開玻璃柜,啟封包裝袋,就有雪藏寶貝泄露真性情:有的馥郁難擋、反復強調,像評選年度勞模;有的片刻就淡了、散了,如“一場游戲一場夢”,待你抽身而去再兜轉回來,原物早不知所終,而遺香竟出其不意似塵封記憶,歸來、重現,并香如故。這不禁讓你恍惚,心跳加速,一時激動不已……

  蔚小壯上手機百度,查詢奇物:

  沉香,是一種木材、香料和中藥。它集天地之靈氣,匯日月之精華,蒙歲月之積淀,被譽為“植物中的鉆石”“眾香之王”,極品沉香的價值可達黃金近二百倍。

  “嘟、嘟”,手機報警,電池將盡。蔚小壯不聞不顧。

  像法國生產的名貴香水,大多數離不開沉香,它的含量很少,但不可或缺,起著穩定香味的作用……沉香難得,即使是沉香樹,也不一定就會結出沉香。按其結香情況不同,沉香可分七類:水沉、土沉、蟻沉、活沉、倒架、白木、奇楠。

  其實“沉香”二字,蔚小壯并不陌生,同許多人一樣,她向來知其名而不聞其詳。原來,癡木有味,眾妙如斯啊!

  水沉:沉香樹倒伏后埋在沼澤里,經過生物分解,再從沼澤區撈起來,即得水沉;另一說,因沉香含油脂夠多,比重大于水,可沉入水中,故稱水沉。

  土沉:結香過程跟水沉相似,區別是沉香樹倒伏后被埋在土中,而非沼澤里。

  蟻沉:活體沉香樹經砍伐,倒地后被白蟻蛀食,所剩余部分,即為蟻沉;另一說,蟲咬后的沉香樹被砍伐,仍有生命力分泌樹脂愈合傷口,是這些樹脂與蟲的分泌物結合產生真菌感染而形成的沉香。

  “嘟、嘟”,手機又響亮示警,同長裙女討價還價的女店員望過來,蔚小壯趕緊伸出手機,表明自己不是拍照,而是上網。對方笑笑,繼續談生意。蔚小壯繼續看手機:

  活沉:對沉香樹活株予以人工方式結香開采而得,即為活沉。

  倒架:沉香木倒臥土中、水里,經風吹雨淋幾十年上百年,剩下的未腐爛部分結成的沉香叫倒架。它是沉香上品,有認主之說,據說倒架認了主人后,生人聞不到味道,而有緣聞到者都會驚嘆——因其香有三至五種變化,奇妙異常……

  “倒架”沒看完,手機黑屏,自動關機了!蔚小壯下意識地猛撳開機鍵,毫無反應。

  關鍵時罷工,死翹翹!

  放好蠢疙瘩,蔚小壯抬頭,發現室內已亮燈,參觀者稀落,卻多了一個八字胡男人,昂立于柜臺后。她迎上前:“請問,現在幾點?”

  團頭大臉的男人笑容可掬道:“五點五十。哦,今天八月十四,古迎月節,現在酉雞還巢,正是團聚好時辰,都說‘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您可以請塊鴛鴦吊墜迎明日中秋,它辟邪祈福、四季芬芳,傳情達意、護夢生香!”

  看著跳舞般生動的八字胡,蔚小壯想起快樂的阿凡提,又想起左右開弓、揮墨正酣的毛筆,那管筆津津續寫著:“歲歲中秋,念念圓滿,八點八折,機會難得哦!”

  蔚小壯無動于衷。

  串串糖葫蘆般語言,像“你若不離,我便不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像“開拓壯志,閃光理想”“鋼筋鐵骨,壯志雄心”……無不形神兼備、色香俱全啊,卻到底都是曇花一現,春夢一場,辜負彼時心動和光陰,蔚小壯已對這類言辭有了相當免疫力。不過,她心里還是一動,因為“迎月節”。

  中秋節不是一天,而是三天,農歷八月十四迎月、十五賞月、十六追月,各叫迎節、正節、余節。正節之前,回娘家探父母的女子須返夫家團聚,所以八月十五又叫團圓節,還叫拜月節,不過自古“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這些都是羅成奶奶說的。

  羅成奶奶有一肚子古經,拄著拐杖的她獨自住在嶒城鴨溪路老屋,打理滿院花木果蔬:美人蕉、茉莉、海棠、月季、吊蘭、節節梅、桃花、杏花,及絲瓜、茄子、辣椒、白菜等等。羅成奶奶的中秋節,真正花好月圓,她端坐葡萄架下,缺牙癟嘴講:“正節前要做準備,往往從迎月節就開始了,要備酒水、桂花糕、花生、紅棗、月餅,橘子也不能少……”

  如今這些都從簡了,像漢字樣一簡再簡。年輕人熱衷過洋節,商家更投其所好。記得某個萬圣節,兒子經過小店,哭鬧著要買怪聲不斷、披發吐舌的骷髏面具,羅成哄他:“這玩意有什么好?咱家有孫悟空、奧特曼,專打西方妖魔鬼怪!”“是啊,咱家有齊天大圣孫悟空,他有火眼金睛,一眼識破白骨精、蜘蛛精、狐貍精,將它們全部打回原形!”蔚小壯手舞足蹈,比畫著兒子常耍的金箍棒。可小家伙怪了,那天就是放賴不走,做父親的最后煩了,一巴掌甩過去:“你還真是小鬼當家,不得了!”哭聲立刻掀翻屋頂,兒子仰頭號,被嗆住,干咳了兩聲,繼續死命地號。蔚小壯心疼,安撫孩子:“上梁不正下梁歪,門風壞了,所以盡出鬼!打什么孩子……”“你是不是也欠揍,想變回原形?”羅成馬上轉移目標,青面獠牙對蔚小壯。怎么,平日偷腥嫖娼不說,還想當街打人?蔚小壯頭發無風自動,她“嚯”地立起。店家機靈,上前一步:“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回家說!這是做生意的地方……”蔚小壯抱起兒子就走。

  打打鬧鬧,無盡煩惱,可說破大天,還是一家人啊!當初,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也是遵從羅成奶奶的心意,蔚小壯同羅成別別扭扭耗了十年。想想雞飛狗跳的過往,蔚小壯就不禁苦笑:何必呢,非要和一個出軌男人較勁,日復一日爭長論短,傷敵一萬,自損八千,還徒留滿心滿腹的不堪記憶!……最近兩年,她枕邊常放一本書《寒山拾得詩》,里面有真理:“我見世間人,個個爭意氣。一朝忽然死,只得一片地。闊四尺,長丈二,汝若會出來爭意氣,我與汝,立碑記。”每讀及此,蔚小壯不免微笑,打心底佩服那個叫寒山的遙遠的唐朝和尚。

  “我與汝,立碑記”,乃正謔通用,本質不變:皆指記事錄史、以供后鑒啊!就像當年壯志集團破產一樣,結局既注定,生死了然,大家早該一拍兩散,不耽誤彼此前程!——這是曾經的壯志人共有之感慨、壯志之經驗。可是,對于自己來說,若一拍兩散離婚太早,哪里有可愛兒子呢?又如何萌發種種劫后感悟,和今天這般云淡風輕?

  追根溯源,假若當年壯志不破產,不殃及池魚,自己又怎會頭腦發熱,一嫁了之,從而便宜了那死纏爛打、緊追不放的羅成?可假若壯志集團不破產,自己不還是要隨大流,繼續做那國企的“活死人”,在長期欠發工資的長夜無明中空耗青春,和小伙伴們一起繼續集體無意識的獻祭嗎?……蔚小壯有時隨想,心中仍有說不清的惴惴。

  俱往矣!就讓曾經的,無論個人還是集體的失望茫然,都歸于彼時彼地,去供養那滴水不漏、承上啟下的世紀之交吧。總之,離婚三年來,蔚小壯得清凈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雖說白衣飄飄、如夢似幻的少女情懷,早一去不返;但心有千千結,一朝全放松,那種如釋重負、渴盼已久的春風吹又生,也算一種樂活吧。只是,在兒子面前,蔚小壯心懷愧疚,作為母親,不能陪在孩子身邊,看著他一天天長大,多么遺憾!!

  就在一周前,她去電話,接聽時兒子不似以前那么熱烈了,問一句,答一句,話也比以前少。也許,是因為他慢慢長大了,畢竟都上小學了。也許,他正興致勃勃地看動畫片,不樂意被打擾吧……她還聽見電話那頭的訓斥聲:“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作業都沒做完,光記得玩!”接著“砰吱——”刺耳之聲響起,像腳踢椅子。蔚小壯條件反射般頭皮發麻;這是羅成的習慣性動作,對兒子他也這樣拍桌子打板凳,毫無耐心啊!蔚小壯放下電話,一陣頹然……都離異了,在兒子的生活中,她只能做配角。

  今天古迎月節,明天正節。為這一天,蔚小壯早早攢假,共攢了五天,老板裘總爽快地批了她的假。這次回來,她打算好好陪陪兒子,如果羅成不反對的話。

  一回嶒城,就到人民公園賞菊、看展,守株待兔,欲給兒子驚喜。在滿屋木香中,面對口若懸河做節日營銷的八字胡男人,蔚小壯輕快道:“您這兒香滿樓,就是好東西太貴了,半價我就買!”至少,她可以給兒子挑個可愛的小吊墜。兒子愛看的動畫片《寶蓮燈》,里面的主人公不就叫沉香嗎?沉香劈山救母美名揚……

  只是,眼前的東西確實太貴了,蔚小壯逛兩圈,檀木飾品還行,可那貌不驚人的沉香,標價動輒五位數以上,最便宜的都要一千多。

  “半價?開玩笑吧,沉香可不是大路貨,就像人,‘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所以有句行話,叫聞香識人!”老板樣的八字胡男人一改職業性語調,慢篤篤,目光開始略略漂移。

  蔚小壯眨眨眼,笑漾雙頰,“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您是大老板,讓讓小利,薄利多銷嘛!”

  “飛入尋常百姓家,好啊!”八字胡男人雙目如炬,直視蔚小壯,“只是,常常‘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呀!今天全場八八折,佳節特惠價,就三天哦!”他伸出三根指頭,晃動,“節后立刻恢復原價。您看中哪件?”

  “上面有只蟬的。”蔚小壯指指吊墜專柜。

  “哦,那叫‘一鳴驚人’,送孩子最好,寓意前程遠大。”

  那樹蟬鼓眼斂翅,清香微播,兒子肯定喜歡,他的生日快到了,這是件好禮物。但標價兩千八百元,太咬手了,若半價,咬咬牙還能考慮。

  八字胡男人沒給蔚小壯咬牙機會,說:“沉香身價如此,確實不能再低了。要不您瞧瞧檀木的?檀木可以給您折上折,再打個八折,頂級待遇,怎么樣?”對方一臉真誠。

  蔚小壯抬腿就走。

  “歡迎下次光臨!”自動感應門鈴嚇蔚小壯一跳,這么貴,還哪有下次!

  羅成和兒子該到了。

  蔚小壯手機因沒電關機了,無法掌握準確時間,她在公園后門口徘徊,焦慮著。不知為什么,每次站這兒,面對該死的丁字路口,她就容易出汗,不安……每次都是。就像此際,她口干舌燥,目光游移,從對面二馬路瞥向新樓林立的東和平路,又回到二馬路,審視另一側落毛烏雞般的西和平路。羅成怎么還不到?

  蔚小壯想喝水。過街西和平路口有小超市,先解決口渴吧。蔚小壯去西和平路——昔日壯志大本營駐地時,連連回頭,唯恐錯過騎電瓶車的羅成和兒子。

  小超市收銀機就在門邊,旁邊臥著電話機、礦泉水。買了水,蔚小壯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站著,用超市座機撥打羅成手機,兩眼不耽誤地觀察二十米外父子倆必經的二馬路。

  “嘟——嘟——”通了,沒人接。再撥兩次,“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

  不撥了。蔚小壯拿起礦泉水出門。

  “哎喲——哎喲——”背后傳來呻吟,急行的蔚小壯沒回首,兩眼緊盯前方,羅成騎車速度快,一溜煙就會錯過的,她腳步不停。“哎喲——我的雞……蛋啰——”聲音顫悠、氣短,像是位老人,從西和平一路傳來的。

  “個娘賣×的,這鬼路,又是磚頭又是狗屎!你倒像菩薩,一動不動!我為了避你,龍頭別到墻上,后視鏡都剮了!”一個男音殺出,惡躁得很。

  “大兄弟,人老了,這腿、腿不中——啊……”回應有氣無力。

  蔚小壯腦子閃過羅成奶奶的模樣。羅成奶奶六十八歲時摔一跤,腿瘸了,從此蝸牛樣蹣跚,但生活能自理。每逢雙周周末,老人家像老樹開花,煎蒸煮炸,忙出滿桌菜,等待兒孫團聚。

  “咳……咳,哎喲——咳咳……”老人費力地咳嗽,呻吟著,仿佛小蟲子在頑石底下艱難掙扎、拱進。蔚小壯握緊礦泉水瓶,驀地掉頭,一溜小跑。

  污水橫流的西和平一路上,一兜雞蛋摔得四處開花,蛋黃流到水泥路面開裂處的草叢里,黃黃綠綠。一位婆婆四仰八叉倒在路上,白塑料袋里的豆腐和她一樣落地了,齜牙咧嘴,難以收拾。兩米外,穿黑夾克的老男人騎在電瓶車上,扭回上半身:“你哪怕挪一步,半步,就不會撞上!活見鬼,拜堂聽見烏鴉叫——倒霉透了!”聽見巷口動靜,肇事者瞥見風一樣卷來的蔚小壯,慢騰騰地將下半身挪下車。

  “阿姨,您能站起來嗎?要不要緊?”蔚小壯蹲下,問婆婆。

  老人盯著蔚小壯,半晌,表情從認為有熟人來的振奮變得一時茫然,“我是想站起來的——哎喲!”

  “搞半天,你倆不認識啊!先把人扶起來,能站起,就沒大問題!我還有正事呢,晦氣!”老男人極不耐煩。

  “我聽說,老人倒地后不能瞎扶,要防止二次傷害……”蔚小壯發表意見沒回頭。

  她觀察婆婆,刀刻般的皺紋擠滿方臉,左眉心一顆痦子,薄唇、灰色短發,表情較痛苦,胖乎乎的身子倒沒見血。

  蔚小壯的出現顯然令傷者安心,婆婆支起上半身,喘息片刻,說:“我去東和平路菜場買菜,喏,買了雞蛋、豆腐,那里的菜多,雞蛋也新鮮,咝——比超市便宜……回來時,碰上這個洋師傅,我進巷,他也進巷,哎喲——不曉得怎的,就這樣了!”

  一口氣講這么多,還有條有理,看來問題不是很嚴重。但婆婆始終站不起來,有可能腿骨受損什么的,像羅成奶奶那樣。

  “打120吧,要打120!”蔚小壯建議,卻無人答話。轉首她才發現,剛才那輛藍色舊電瓶車,包括穿黑夾克的老男人,齊齊消失,如一場白日夢。肇事者竟趁老少兩個女人搭話,腳底抹油,溜了!

  蔚小壯腦袋“嗡”地變大……她“噌”地站起,被眉心藏珠的婆婆一把抓住:“閨女,我清楚你不是撞我的人,但撞人的畜孽跑了,你不能走啊,你要負責,因為你放跑了他!哎喲——”

  ……

  【本文為節選,全文發表于《青年文學2019年第4期》】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異物志(中篇小說節選)( 刊載于《青年文學》2019年第4期)

2019-04-28 09-37-04

  矮板凳,且坐著;好光陰,莫錯過。

   ——(清)王永彬《圍爐夜話》

  倒   架

  嶒城的天空一碧如洗,巧云四散,唯太陽當頂,燃燒至午后漸平靜下來,鋒芒內斂,卻將人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人民公園“2013金秋菊展”花戰猶酣,看客們人影憧憧穿梭其中,像天外飛仙,又像一艘艘小船。蔚小壯置身花海,“咔咔”用手機拍,“金皇后”“點絳唇”“天鵝舞”等精英盡納掌中,個個“塵世難逢一笑”,她不禁也咧嘴,得意……

  出得花叢,穿向斜對面,那里有座平房,系室內展寶地,今日陶瓷,明朝書畫,向來似流水席,這次設何雅晏?快到目的地時,一股香氣迎來,滿心滿肺、醒腦提神,有別秋菊之澀啊,蔚小壯不由得腳步加快。進門一牌子,“請勿拍照”。嘁!我還懶得拍,剛才照那么多奇葩,電池僅剩一格電了。想到手機快沒電,蔚小壯暗忖:是不是先給兒子打個電話?

  她有三個月零五天沒見到兒子了。

  蔚小壯三年前離異,孩子歸男方,她一個月看一次兒子。由于長期人在省城,有時太忙,她就兩個月、三個月回來一趟,比如這次。眼下,時間沒到,周五放學很早的兒子應該還在前夫羅成的單位做作業。那兒也是羅成新歡小瞿存身之處,蔚小壯不想現身是非之地,包括聲音。翻出前夫號碼,最終她沒撥出去。

  再等一個小時,羅成肯定來。這兒靠近人民公園后門,出來二馬路,是羅成下班回家必經之道。在省屬國企嶒江水電開發公司上班的此兄,習慣比別人早來晚走,博得“愛崗敬業學雷鋒”美名,還因此拿過單位不菲的獎金,這位“先進工作者”如此詮釋附加值:“待辦公室好啊!網速快,方便玩偷菜游戲,空調、咖啡全免費,二十四小時熱水供應想洗頭就洗頭,想洗澡就洗澡!最妙的是,每天放學校車經過這兒,臭小子下車直奔老子辦公室,做作業的做作業,玩游戲的玩游戲,興盡了父子同回家,還避過交通高峰期,你說劃不劃算?”

  夕陽西下,守株待兔于此,順便瞧瞧滿目琳瑯,也劃算。安下心來,蔚小壯抬眼一掃,發現室內展主題是木頭:木手鏈、木佛珠、木吊墜,還有坐臥佛像、山水擺件、筆筒、屏風,無不源自瓊柯佳樹。頭頂超長橫幅“熱烈慶祝‘得香社’沉香檀木第四站巡回展開幕”如龍跨海,盤旋室內,其中“回”字九十度折轉,下立一風衣男,一位女店員正打開玻璃柜,殷殷取出透明袋封裝的展品。彼時,蔚小壯感覺置身山廟,處處禮佛燃香,那無處不在的馥郁她并不陌生,同時還捕捉到若有若無的單一、悠揚。——這是什么味兒?有點熟悉,卻又說不出。

  “這叫越南沉,甜、涼雙性……性價比高!”女店員對風衣男熱情推介。蔚小壯湊近,盯著店員掌心那長不及兩寸、黃中帶黑的干瘦吊物,標簽價近六位數啊!蔚小壯瞪大眼。風衣男不作聲,又點點柜臺。一串珠圓玉潤的手鏈取出,淺褐,通體浮細線,散發另一種香,淡淡花香,似帶午夜細雪涼潤……蔚小壯屏息。風衣男似不覺,抓起手鏈大力搓揉。這時飄來一位長裙女,款款偎傍風衣男,女店員加倍熱忱:“這是馬來沉哦,搓熱后香味更濃。只有到過馬來西亞的人,才能體會到這種雨林、沙灘混合氣息,層次豐富的香韻!這就叫:聞香識人!”長裙女聽得眼睛一眨不眨,伸長鼻子不停嗅,女店員笑笑:“噢,我們還有情侶沉香手鏈——”“拿出來,我瞧瞧!”長裙女迫不及待。

  蔚小壯發現一個秘密,只要女店員打開玻璃柜,啟封包裝袋,就有雪藏寶貝泄露真性情:有的馥郁難擋、反復強調,像評選年度勞模;有的片刻就淡了、散了,如“一場游戲一場夢”,待你抽身而去再兜轉回來,原物早不知所終,而遺香竟出其不意似塵封記憶,歸來、重現,并香如故。這不禁讓你恍惚,心跳加速,一時激動不已……

  蔚小壯上手機百度,查詢奇物:

  沉香,是一種木材、香料和中藥。它集天地之靈氣,匯日月之精華,蒙歲月之積淀,被譽為“植物中的鉆石”“眾香之王”,極品沉香的價值可達黃金近二百倍。

  “嘟、嘟”,手機報警,電池將盡。蔚小壯不聞不顧。

  像法國生產的名貴香水,大多數離不開沉香,它的含量很少,但不可或缺,起著穩定香味的作用……沉香難得,即使是沉香樹,也不一定就會結出沉香。按其結香情況不同,沉香可分七類:水沉、土沉、蟻沉、活沉、倒架、白木、奇楠。

  其實“沉香”二字,蔚小壯并不陌生,同許多人一樣,她向來知其名而不聞其詳。原來,癡木有味,眾妙如斯啊!

  水沉:沉香樹倒伏后埋在沼澤里,經過生物分解,再從沼澤區撈起來,即得水沉;另一說,因沉香含油脂夠多,比重大于水,可沉入水中,故稱水沉。

  土沉:結香過程跟水沉相似,區別是沉香樹倒伏后被埋在土中,而非沼澤里。

  蟻沉:活體沉香樹經砍伐,倒地后被白蟻蛀食,所剩余部分,即為蟻沉;另一說,蟲咬后的沉香樹被砍伐,仍有生命力分泌樹脂愈合傷口,是這些樹脂與蟲的分泌物結合產生真菌感染而形成的沉香。

  “嘟、嘟”,手機又響亮示警,同長裙女討價還價的女店員望過來,蔚小壯趕緊伸出手機,表明自己不是拍照,而是上網。對方笑笑,繼續談生意。蔚小壯繼續看手機:

  活沉:對沉香樹活株予以人工方式結香開采而得,即為活沉。

  倒架:沉香木倒臥土中、水里,經風吹雨淋幾十年上百年,剩下的未腐爛部分結成的沉香叫倒架。它是沉香上品,有認主之說,據說倒架認了主人后,生人聞不到味道,而有緣聞到者都會驚嘆——因其香有三至五種變化,奇妙異常……

  “倒架”沒看完,手機黑屏,自動關機了!蔚小壯下意識地猛撳開機鍵,毫無反應。

  關鍵時罷工,死翹翹!

  放好蠢疙瘩,蔚小壯抬頭,發現室內已亮燈,參觀者稀落,卻多了一個八字胡男人,昂立于柜臺后。她迎上前:“請問,現在幾點?”

  團頭大臉的男人笑容可掬道:“五點五十。哦,今天八月十四,古迎月節,現在酉雞還巢,正是團聚好時辰,都說‘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您可以請塊鴛鴦吊墜迎明日中秋,它辟邪祈福、四季芬芳,傳情達意、護夢生香!”

  看著跳舞般生動的八字胡,蔚小壯想起快樂的阿凡提,又想起左右開弓、揮墨正酣的毛筆,那管筆津津續寫著:“歲歲中秋,念念圓滿,八點八折,機會難得哦!”

  蔚小壯無動于衷。

  串串糖葫蘆般語言,像“你若不離,我便不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像“開拓壯志,閃光理想”“鋼筋鐵骨,壯志雄心”……無不形神兼備、色香俱全啊,卻到底都是曇花一現,春夢一場,辜負彼時心動和光陰,蔚小壯已對這類言辭有了相當免疫力。不過,她心里還是一動,因為“迎月節”。

  中秋節不是一天,而是三天,農歷八月十四迎月、十五賞月、十六追月,各叫迎節、正節、余節。正節之前,回娘家探父母的女子須返夫家團聚,所以八月十五又叫團圓節,還叫拜月節,不過自古“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這些都是羅成奶奶說的。

  羅成奶奶有一肚子古經,拄著拐杖的她獨自住在嶒城鴨溪路老屋,打理滿院花木果蔬:美人蕉、茉莉、海棠、月季、吊蘭、節節梅、桃花、杏花,及絲瓜、茄子、辣椒、白菜等等。羅成奶奶的中秋節,真正花好月圓,她端坐葡萄架下,缺牙癟嘴講:“正節前要做準備,往往從迎月節就開始了,要備酒水、桂花糕、花生、紅棗、月餅,橘子也不能少……”

  如今這些都從簡了,像漢字樣一簡再簡。年輕人熱衷過洋節,商家更投其所好。記得某個萬圣節,兒子經過小店,哭鬧著要買怪聲不斷、披發吐舌的骷髏面具,羅成哄他:“這玩意有什么好?咱家有孫悟空、奧特曼,專打西方妖魔鬼怪!”“是啊,咱家有齊天大圣孫悟空,他有火眼金睛,一眼識破白骨精、蜘蛛精、狐貍精,將它們全部打回原形!”蔚小壯手舞足蹈,比畫著兒子常耍的金箍棒。可小家伙怪了,那天就是放賴不走,做父親的最后煩了,一巴掌甩過去:“你還真是小鬼當家,不得了!”哭聲立刻掀翻屋頂,兒子仰頭號,被嗆住,干咳了兩聲,繼續死命地號。蔚小壯心疼,安撫孩子:“上梁不正下梁歪,門風壞了,所以盡出鬼!打什么孩子……”“你是不是也欠揍,想變回原形?”羅成馬上轉移目標,青面獠牙對蔚小壯。怎么,平日偷腥嫖娼不說,還想當街打人?蔚小壯頭發無風自動,她“嚯”地立起。店家機靈,上前一步:“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回家說!這是做生意的地方……”蔚小壯抱起兒子就走。

  打打鬧鬧,無盡煩惱,可說破大天,還是一家人啊!當初,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也是遵從羅成奶奶的心意,蔚小壯同羅成別別扭扭耗了十年。想想雞飛狗跳的過往,蔚小壯就不禁苦笑:何必呢,非要和一個出軌男人較勁,日復一日爭長論短,傷敵一萬,自損八千,還徒留滿心滿腹的不堪記憶!……最近兩年,她枕邊常放一本書《寒山拾得詩》,里面有真理:“我見世間人,個個爭意氣。一朝忽然死,只得一片地。闊四尺,長丈二,汝若會出來爭意氣,我與汝,立碑記。”每讀及此,蔚小壯不免微笑,打心底佩服那個叫寒山的遙遠的唐朝和尚。

  “我與汝,立碑記”,乃正謔通用,本質不變:皆指記事錄史、以供后鑒啊!就像當年壯志集團破產一樣,結局既注定,生死了然,大家早該一拍兩散,不耽誤彼此前程!——這是曾經的壯志人共有之感慨、壯志之經驗。可是,對于自己來說,若一拍兩散離婚太早,哪里有可愛兒子呢?又如何萌發種種劫后感悟,和今天這般云淡風輕?

  追根溯源,假若當年壯志不破產,不殃及池魚,自己又怎會頭腦發熱,一嫁了之,從而便宜了那死纏爛打、緊追不放的羅成?可假若壯志集團不破產,自己不還是要隨大流,繼續做那國企的“活死人”,在長期欠發工資的長夜無明中空耗青春,和小伙伴們一起繼續集體無意識的獻祭嗎?……蔚小壯有時隨想,心中仍有說不清的惴惴。

  俱往矣!就讓曾經的,無論個人還是集體的失望茫然,都歸于彼時彼地,去供養那滴水不漏、承上啟下的世紀之交吧。總之,離婚三年來,蔚小壯得清凈了,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雖說白衣飄飄、如夢似幻的少女情懷,早一去不返;但心有千千結,一朝全放松,那種如釋重負、渴盼已久的春風吹又生,也算一種樂活吧。只是,在兒子面前,蔚小壯心懷愧疚,作為母親,不能陪在孩子身邊,看著他一天天長大,多么遺憾!!

  就在一周前,她去電話,接聽時兒子不似以前那么熱烈了,問一句,答一句,話也比以前少。也許,是因為他慢慢長大了,畢竟都上小學了。也許,他正興致勃勃地看動畫片,不樂意被打擾吧……她還聽見電話那頭的訓斥聲:“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作業都沒做完,光記得玩!”接著“砰吱——”刺耳之聲響起,像腳踢椅子。蔚小壯條件反射般頭皮發麻;這是羅成的習慣性動作,對兒子他也這樣拍桌子打板凳,毫無耐心啊!蔚小壯放下電話,一陣頹然……都離異了,在兒子的生活中,她只能做配角。

  今天古迎月節,明天正節。為這一天,蔚小壯早早攢假,共攢了五天,老板裘總爽快地批了她的假。這次回來,她打算好好陪陪兒子,如果羅成不反對的話。

  一回嶒城,就到人民公園賞菊、看展,守株待兔,欲給兒子驚喜。在滿屋木香中,面對口若懸河做節日營銷的八字胡男人,蔚小壯輕快道:“您這兒香滿樓,就是好東西太貴了,半價我就買!”至少,她可以給兒子挑個可愛的小吊墜。兒子愛看的動畫片《寶蓮燈》,里面的主人公不就叫沉香嗎?沉香劈山救母美名揚……

  只是,眼前的東西確實太貴了,蔚小壯逛兩圈,檀木飾品還行,可那貌不驚人的沉香,標價動輒五位數以上,最便宜的都要一千多。

  “半價?開玩笑吧,沉香可不是大路貨,就像人,‘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所以有句行話,叫聞香識人!”老板樣的八字胡男人一改職業性語調,慢篤篤,目光開始略略漂移。

  蔚小壯眨眨眼,笑漾雙頰,“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您是大老板,讓讓小利,薄利多銷嘛!”

  “飛入尋常百姓家,好啊!”八字胡男人雙目如炬,直視蔚小壯,“只是,常常‘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呀!今天全場八八折,佳節特惠價,就三天哦!”他伸出三根指頭,晃動,“節后立刻恢復原價。您看中哪件?”

  “上面有只蟬的。”蔚小壯指指吊墜專柜。

  “哦,那叫‘一鳴驚人’,送孩子最好,寓意前程遠大。”

  那樹蟬鼓眼斂翅,清香微播,兒子肯定喜歡,他的生日快到了,這是件好禮物。但標價兩千八百元,太咬手了,若半價,咬咬牙還能考慮。

  八字胡男人沒給蔚小壯咬牙機會,說:“沉香身價如此,確實不能再低了。要不您瞧瞧檀木的?檀木可以給您折上折,再打個八折,頂級待遇,怎么樣?”對方一臉真誠。

  蔚小壯抬腿就走。

  “歡迎下次光臨!”自動感應門鈴嚇蔚小壯一跳,這么貴,還哪有下次!

  羅成和兒子該到了。

  蔚小壯手機因沒電關機了,無法掌握準確時間,她在公園后門口徘徊,焦慮著。不知為什么,每次站這兒,面對該死的丁字路口,她就容易出汗,不安……每次都是。就像此際,她口干舌燥,目光游移,從對面二馬路瞥向新樓林立的東和平路,又回到二馬路,審視另一側落毛烏雞般的西和平路。羅成怎么還不到?

  蔚小壯想喝水。過街西和平路口有小超市,先解決口渴吧。蔚小壯去西和平路——昔日壯志大本營駐地時,連連回頭,唯恐錯過騎電瓶車的羅成和兒子。

  小超市收銀機就在門邊,旁邊臥著電話機、礦泉水。買了水,蔚小壯一腳門里、一腳門外站著,用超市座機撥打羅成手機,兩眼不耽誤地觀察二十米外父子倆必經的二馬路。

  “嘟——嘟——”通了,沒人接。再撥兩次,“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候再撥。”

  不撥了。蔚小壯拿起礦泉水出門。

  “哎喲——哎喲——”背后傳來呻吟,急行的蔚小壯沒回首,兩眼緊盯前方,羅成騎車速度快,一溜煙就會錯過的,她腳步不停。“哎喲——我的雞……蛋啰——”聲音顫悠、氣短,像是位老人,從西和平一路傳來的。

  “個娘賣×的,這鬼路,又是磚頭又是狗屎!你倒像菩薩,一動不動!我為了避你,龍頭別到墻上,后視鏡都剮了!”一個男音殺出,惡躁得很。

  “大兄弟,人老了,這腿、腿不中——啊……”回應有氣無力。

  蔚小壯腦子閃過羅成奶奶的模樣。羅成奶奶六十八歲時摔一跤,腿瘸了,從此蝸牛樣蹣跚,但生活能自理。每逢雙周周末,老人家像老樹開花,煎蒸煮炸,忙出滿桌菜,等待兒孫團聚。

  “咳……咳,哎喲——咳咳……”老人費力地咳嗽,呻吟著,仿佛小蟲子在頑石底下艱難掙扎、拱進。蔚小壯握緊礦泉水瓶,驀地掉頭,一溜小跑。

  污水橫流的西和平一路上,一兜雞蛋摔得四處開花,蛋黃流到水泥路面開裂處的草叢里,黃黃綠綠。一位婆婆四仰八叉倒在路上,白塑料袋里的豆腐和她一樣落地了,齜牙咧嘴,難以收拾。兩米外,穿黑夾克的老男人騎在電瓶車上,扭回上半身:“你哪怕挪一步,半步,就不會撞上!活見鬼,拜堂聽見烏鴉叫——倒霉透了!”聽見巷口動靜,肇事者瞥見風一樣卷來的蔚小壯,慢騰騰地將下半身挪下車。

  “阿姨,您能站起來嗎?要不要緊?”蔚小壯蹲下,問婆婆。

  老人盯著蔚小壯,半晌,表情從認為有熟人來的振奮變得一時茫然,“我是想站起來的——哎喲!”

  “搞半天,你倆不認識啊!先把人扶起來,能站起,就沒大問題!我還有正事呢,晦氣!”老男人極不耐煩。

  “我聽說,老人倒地后不能瞎扶,要防止二次傷害……”蔚小壯發表意見沒回頭。

  她觀察婆婆,刀刻般的皺紋擠滿方臉,左眉心一顆痦子,薄唇、灰色短發,表情較痛苦,胖乎乎的身子倒沒見血。

  蔚小壯的出現顯然令傷者安心,婆婆支起上半身,喘息片刻,說:“我去東和平路菜場買菜,喏,買了雞蛋、豆腐,那里的菜多,雞蛋也新鮮,咝——比超市便宜……回來時,碰上這個洋師傅,我進巷,他也進巷,哎喲——不曉得怎的,就這樣了!”

  一口氣講這么多,還有條有理,看來問題不是很嚴重。但婆婆始終站不起來,有可能腿骨受損什么的,像羅成奶奶那樣。

  “打120吧,要打120!”蔚小壯建議,卻無人答話。轉首她才發現,剛才那輛藍色舊電瓶車,包括穿黑夾克的老男人,齊齊消失,如一場白日夢。肇事者竟趁老少兩個女人搭話,腳底抹油,溜了!

  蔚小壯腦袋“嗡”地變大……她“噌”地站起,被眉心藏珠的婆婆一把抓住:“閨女,我清楚你不是撞我的人,但撞人的畜孽跑了,你不能走啊,你要負責,因為你放跑了他!哎喲——”

  ……

  【本文為節選,全文發表于《青年文學2019年第4期》】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重庆时时彩单双走势 极速pk10计划官网 如何看亚盘 手机打现金的德州扑克 激光开料 赚钱吗 手机斗牛看牌抢庄技巧 我乐时时彩计划下载 开心农场在线玩 八人牛牛名牌抢庄技巧 三颗骰子猜大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