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活捉滿廣志(中篇小說節選)(刊載于《解放軍文藝》2019年第6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6-28    作者:付勇軍

   一

  鐵生得病是一個酷熱難耐的秋天。

  那時路邊的樹葉幾乎被明晃晃的太陽烤焦了。樓下的小巷像蒸籠一樣悶燥,一旦從小巷穿過,渾身濕漉漉的,仿佛從水底撈起。

  鐵生所在的宏華小區居民在炎熱的秋天,大多不愛出門,寧可在五十六平米的家中窩著,對著頭頂的空調掛機呼哧呼哧搖蒲扇。

  鐵生得病的事情很蹊蹺。

  當時外面沒有人,鐵生一人在家百無聊賴,按照慣例打開電視機看軍事新聞。看著看著,便犯了病,突然激憤填膺拍案而起,大罵一聲“媽蛋”,抱起臺式的電視機轟隆一聲摔了個稀爛。摔爛電視機不足以泄憤,還抄起電工錘乒乒乓乓將客廳的陳設砸了個粉碎。

   鐵生得病的消息很快傳遍宏華小區。外面的爹爹婆婆傳得可玄乎,稱鐵生是中了邪。得了魔怔。

  那么具體的情況是怎樣,醫生支支吾吾含糊不清,說不出準確的原因。反正醫院的CT、B超、胸透查了個遍,各項指標一切正常。

  鐵生發病有個征兆,不能看見一個人。

  這個人叫滿廣志,當時在電視上放得十分火。報紙鋪天蓋地,網絡上到處都是這個名字。

  滿廣志是朱日和訓練基地的藍軍指揮官,為人兇悍,陰險狡詐。據說敗在他手下的紅軍部隊就有十幾萬之眾。這么一個新聞媒體的焦點人物,距離鐵生生活的莆縣有十萬八千里,他也不是在部隊,怎么跟滿廣志較上了勁,真是難以理解的怪事。

   最讓人費解的,是鐵生三天兩頭便犯病。犯病之前挺好的,能吃能喝,頭腦清醒,到了晚上十點鐘,像頭豬躺在涼席上酣然入睡,鼾聲震天,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

   鐵生的病來得很突然,就像一陣風,說來就來。來的時候挺猛的,像頭咆哮的獅子,眼睛發直,眼眶像染了血,脖子硬挺著,嘴唇發白,呼哧呼哧喘粗氣。見誰都不順眼,不是吼就是罵,一句話崩出去,像炮彈一樣恨不得把人炸死。左鄰右舍親戚朋友退避三舍,都不敢招惹他。

   鐵生得病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砸東西。遇上什么砸什么,家里的電器家具全被他砸得稀巴爛。可憐的鐵生媳婦翠花每天都活得心驚膽戰,生怕那天她瘦小的身軀也會被他當塊抹布從窗戶扔出去。

   不過令人慶幸,這種事情至今沒有發生。鐵生縱使有天大的火氣,也沒動她半根汗毛。他只是拿順手的東西發泄,比如家里的鍋碗瓢盆、掃帚拖把。有什么砸什么,不把家里的東西砸個干凈,誓不罷休。

   時間長了,翠花捱不下去,悄悄收拾衣物回娘家。

   也甭怪翠花無情無義。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家里四面徒壁,遍地瓦礫瓷片,沒一件像樣的家具。就算有像樣的家具也被鐵生砸成碎片。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這類的電器早變成電器元件與塑料碎片,室內的垃圾堆積成山,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不具備,還得擔驚受怕,不如回娘家過幾天安分的日子再說。

   鐵生的病來得快也去得快。翠花一回娘家,他的病立馬就好。翠花前腳進娘家門,他后腳就到了柳家灣。

   鐵生的事傳得沸沸揚揚,柳家灣人早聽說有這么一個邪乎的姑爺。棗紅色的捷達拖著兩串濃濃的黑煙沖進柳家灣,三三兩兩的村民便跟著叮叮當當的捷達往村前面跑。

   一邊跑還一邊招呼。看,那個災星又來了!恬不知恥的!

   災星是柳家灣對不祥之物的稱呼,帶有濃濃的偏見與封建色彩。一般情況下,只有落魄之人才有這般的待遇。

   鐵生倒是不慌張,見車屁股跟著一長溜的男女老少。咔嗤一聲來個急剎車,風一般拎著零食下車。笑呵呵將韓式面包、歐式奶茶、北美巧克力分發給圍觀的婆婆嬸嬸及流著鼻涕蟲的小孩。打發走女人孩子,接下來是鐵生的妙招,掏出一包金黃色的1916香煙見人便發。1916是什么香煙?一百元一包,試想柳家灣無所事事的中老年男人哪里抽過這等的好煙?立即轉慍為喜,笑呵呵的接過香煙,一起吞云吐霧噓寒問暖。

   鐵生啊!怎么今天有空來?

   最近上面搞檢查,天天陪領導喝酒,夜不歸宿,翠花有點意見,這不回娘家了。我這就來向她賠禮道歉,順便把她接回去。

  哦哦,你是男人,大小也算個領導,宰相肚里能撐船,別跟女人一般見識。

   那咋行呢?翠花是家里的頂梁柱,我有錯,就得誠心誠意向她賠罪。兩口子過日子就得相敬如賓嘛!

   一場尷尬就這么被鐵生化解得煙消云散。

   也不是柳家灣的人市儈,得了點好處就幫著鐵生說好話。

   鐵生在五年前,可是莆縣響當當的人物。首先,鐵生是副營轉業,部隊這塊金字招牌被他運用得惟妙惟肖。什么作風扎實身體過硬思想過硬被他演繹得淋漓盡致,安排到交通局下面的公路局上班,不足三年就混了小小的領導,當了個公路局的副局長。別看這個二級局的副局長,外面的人喊起來,照樣是“鐵副局長”“鐵局長”,乍聽起來還是那么回事,真以為是某個大局的一把手二把手。

   其次,鐵生待人接物不分高低。見了領導不卑不亢,從不混亂站隊,無論是交通局的書記還是局長,交代的任務從不打折扣完成。見了領導恰如其分,一臉笑容,見了小區無所事事的爹爹婆婆或年輕人,照樣笑容可掬,上前跟人主動打招呼。為此獲得許多人的贊嘆:高情商。

   最后,鐵生熱心快腸。無論是沾親帶故的熟人,還是親戚朋友戰友同學,托他辦的事總能全力以赴,能幫上忙的,風風火火的把事辦妥;有力無處使的,你也能看到他一副竭盡全力的樣子。特別是柳家灣的人,這些年托他辦的事還真不少,什么幫村前面修條水泥路,幫孤寡老人柳大招弄個低保戶,等等,鐵生件件完成得很漂亮。

   所以柳家灣人從來是高看鐵生一頭,即便鐵生現在有病,風言風語的,柳家灣人也從來愿意往好處想,不忍落井下石。

   這也是鐵生頻頻能從柳家灣接回翠花的重要原因。有廣泛的群眾基礎。

   正是憑借這些基礎,鐵生總能出奇制勝。比如,拎兩條黃鶴樓的煙,塞給兩個小舅子,讓兄弟倆幫忙說好話。

   翠花開始挺擰的,態度堅決,執意不肯回去。說那個家沒法呆了!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鐵生活活打死。

   翠花的大舅子柳望成嬉皮笑臉的圍著翠花繞兩圈說,姐,你好胳膊好腿的,也沒見你哪兒有傷啊,姐夫的事你是不是夸大了?

   小舅子柳幺成干脆單刀直入:姐,冤家宜解不宜結,夫妻倆打架沒有隔夜仇,你這樣老往娘家屋跑,總不是個事吧,難道要讓柳家灣人天天看笑話?況且鐵生哥發脾氣也不是奔你發,他是心里有坎過不去。

   翠花一聽勃然大怒:心里有氣就摔東西砸家具?還是不是個男人!大弟二弟你們也不去看看,家里的東西全被他砸沒了。這日子該怎么過啊!

   翠花說著說著,悲從心來,禁不住嚎啕大哭。

   剛剛號了幾聲,翠花那瞎眼的爹柳解放杵著拐棍顫巍巍過來。大罵一聲:哭喪啊?你爹還沒死,這就哭上了?

   柳解放一句話就把翠花打發走了。

   柳解放眼瞎心不瞎。這鐵生雖然有個病,胡亂砸東西,但閨女的家砸不垮。鐵生這么多年來,除了上班,還合伙跟人做生意,以翠花的名義投資了幾家良品鋪子。小孩子的錢好賺,幾年下來,家里厚實不少。鐵生大方,但凡娘家小舅子開口借錢,有求必應。上萬的沒有,幾千幾千的借款從來忽略,也不知道柳望成柳幺成借多少。

   柳解放幫理不幫親,是卓有遠見的。柳望成沒有工作,好逸惡勞,雖說在物流公司開貨車,做一天歇兩天,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老婆孩子全靠柳解放那點退休金養活。柳幺成倒是會賺錢,腦袋靈活,跟一家建筑公司做預算,可染上賭博的惡習,一年到頭積攢不了多少錢,有時候還向鐵生伸手。自己終究會老的,柳解放知道這個家沒有鐵生,撐不下去。所以翠花不能跟鐵生有任何的間隙。再說鐵生就算有病,愛砸家里的東西,可那些東西值多少錢,能跟閨女的婚姻相提并論嗎?翠花的家底他摸得一清二楚,銀行卡七八張,常用的工行卡就有三十多萬。鐵生再邪乎,這個家一時半刻也砸不垮。

  翠花極不情愿跟鐵生回去后,過了幾天安分的日子。他們買了嶄新的沙發和家具,購置了全新的電視機電冰箱及廚衛設備,還請師傅將兩人的臥室重新裝扮一番。換上最新式的橢圓形婚床,白白的墻壁刷上粉紅色的顏料,配上奶黃色朦朧的壁燈。兩人和好如初,仿佛蜜月一樣如膠似漆。

  這種日子僅僅維持了一個星期。鐵生再次犯病,這次沒有砸東西,倒是把副局長的官帽搞飛了。

  上面為什么擼去鐵生的副局長呢?眾說紛紜。有人說鐵生缺心眼。上級領導檢查一條剛剛規劃的快速路。這條公路連接京港高速公路,意義重大。領導很重視。在會議室聽取匯報后直接去現場調查,中午時分在莆縣用餐,新上任的公路局長魏長高投其所好,安排在偏遠的農家樂吃飯。按照領導提出的“便餐”標準實施。

  鐵生作為副局長陪著領導一起用餐。一行人舟車勞頓,去了山里的農家樂。用餐過程中,有人提議喝點農戶自釀的高粱酒解乏,下午可以在包間瞇兩個小時。這個建議得到響應,于是工作人員拿來幾瓶礦泉水灌滿的高粱酒,給每人斟滿。鐵生喝了一口,清香撲鼻,味道純正,禁不住高喊一聲“這不是53度的茅臺嗎?”

  這一喊,喊得幾個領導面面相覷,而作為一把手的魏長高也面紅耳赤。鐵生為這句實話落下了禍根。沒兩天交通局以鐵生的身體不好為由,免去了他的職務,安排他在工會擔任副主席。

  又有人說,根本不是喝酒的緣故,而是因為途中發病,當著領導的面做出了不雅的言行。那天搞檢查,局長魏長高有意向領導推薦他負責快速路的修建。領導倒是沒意見,拿雙眼瞄他,希望他站出來表態。鐵生漲得滿臉通紅,粗粗的喉結忽上忽下滾動,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說話。魏長高急了,推他一下。結果他犯了病,大叫一聲“活捉滿廣志”,眼睛紅紅的撲向路邊,找路邊的小樹苗撒野。呼哧呼哧喘著粗氣,眨眼功夫竟折斷七八株嫩綠的小樹苗。

  鐵生的怪異,讓在場的領導目瞪口呆。幸虧魏長高急中生智,稱鐵副局長精神有問題,有病在身,是帶病工作。否則這快速路的立項就黃了。要知道這快速路可是莆縣夢寐以求的大工程,不僅有省里撥款,還能融入“中原城市圈”。如果因為鐵生搞砸了,那可是得不償失的事。

  兩件事傳得有鼻子有眼,但破綻百出,鐵生在官場混跡多年,有這么傻嗎?但鑒于他砸東西的事實,又不得不讓人相信。

   二

  鐵生丟掉副局長的官職,反倒安分幾天。整天賦閑在家,養花弄草的,哼著小曲。看不出有事的樣子。出出進進跟往常一樣,愛主動跟人打招呼。盡管有人在背后戳戳點點的,他也滿不在乎。

  鐵生似乎沒有病,可他的媳婦不樂意了。翠花平白無故在家,總為這件事跟他理論。

  翠花畢竟是女人家,愛慕虛榮一些。在她看來,當一個二級局的副局長是挺掙面子的事,雖然落不到多少實惠,可走到那里都有人主動打招呼,甚至還有人喊“局長夫人”。現在鐵生把這個副局長搞沒了,她心里空蕩蕩的,心有不甘。

  在翠花看來,只要鐵生再圓滑一些,再妥協妥協,一切可以重來。翠花已經打聽到,新上任的魏局長其實很器重鐵生,本想把負責修路的活兒交給他,結果鬧出天大的洋相,結局可想而知,雞飛蛋打。主管修路的活兒沒了,連副局長的官帽也不翼而飛。

  翠花跟鐵生理論是想讓他東山再起。翠花跟著鐵生過日子這么多年,早已經熟悉官場的人情與套路。那個魏局長從市里空降到公路局,人家跟你非親非故,憑什么把路橋修筑這一塊交給你,不就是你有個好口碑,從不得罪人。現在連這點優勢都沒有,翠花覺得此生無望。

  翠花買了兩瓶好酒,兩條好煙,苦口心婆給鐵生做工作。要求鐵生晚上去魏局長家一趟。說說好話,低低頭求求情,說不定這事就過了。人家心一軟,手一抬,看在鐵生老資歷的份上,這副局長的官帽或許又落下來,過不了多少天,鐵生仍然是那個二級局的副局長。

  按照翠花的設想,鐵生如果低下高傲的頭,主動向魏長高示好,鐵生也不至于賦閑在家。一個大男人成天在家算怎么回事,起碼原來是個副局長吧?人要臉,樹要皮,她可不愿意被人指指點點。

  別小看翠花,她已經打聽到魏長高不是本地人,家住省城,一個人孤孤單單來這個偏遠的縣,舉目無親。這時候鐵生主動示好,說不定以后能成大事。

  誰知鐵生死活不愿意。無論翠花怎么做工作,就是不愿意巴結魏長高。甚至還說,我好歹是部隊培養出來的干部,可不能做這些丟臉的事。

  翠花一聽,怒了。指著他的鼻子罵:你現在的樣子還不夠丟臉嗎?一個老爺們,整天在家算哪門子事?

  鐵生反唇相譏:我在家怎么啦,照樣拿工資。

  人活著,就是要有事做,有事做,才有自己的價值。你眼睛就那點工資嗎?原來的雄心壯志哪里去了?

  翠花的一席話,駁得鐵生啞口無言。

  是啊!鐵生原來跟翠花談戀愛時,就是一個斗志昂揚的小伙子。鐵生的老家在山溝溝,拿不出錢供他們買房結婚。鐵生回家探親,找人貸款,悄悄買了輛翻斗車,托人管理,雇個司機,給沙場拖沙。一年下來,還了貸款,凈落一輛七成新的翻斗車。那時候車比房子貴,鐵生一倒騰,房子便買回來了。翠花看見新房,眼睛放綠光,情不自禁的撲在鐵生懷中,兩人在毛坯房把事辦了,生米煮成熟飯。

  結婚第四年,鐵生當上副局長。本以為升了官,能帶來很多實惠。后來發現,不僅落不到實惠,相反開銷大很多。平常客來客往,同事戰友往家里湊,鐵生的工資還不夠。最讓人絕望的,是鐵生老家的父老鄉親,只要一進城,就往鐵生家里跑。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什么人來,都得拿出幾個菜盛情相待。時間長了,翠花扛不住,向鐵生發出抗議:什么時候是個頭啊!你一個人工資供全家,本來緊巴巴的,現在招呼這么多人,這日子還過不過啊?打破臉裝胖子,客人來好酒好肉伺候,客人走后我們天天吃別人挑剩的青菜,這算這么回事?我們大人不要緊,孩子才兩歲需要營養,總不能讓他也這樣吃苦吧?

  鐵生當時慚愧極了,他摟住妻子的腰,信誓旦旦的表態。放心,我決不會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受苦!給我半年時間,半年之后,絕對有天翻地覆的改變。后來鐵生果真做到了。他見省城良品鋪子開得好,孩子們喜歡,跟幾個朋友一合計,各自拿出二十多萬,一口氣開了三家良品鋪子。莆城對新鮮事物從來張開懷抱,加上經營有方,每年年底可以分紅三十多萬。翠花這幾年過得滋滋潤潤,就靠良品鋪子的分紅在支撐。

  翠花甩出陳年的往事,無非激勵鐵生勇敢面對,克服難關。誰知鐵生張開大嘴喘粗氣,呼哧呼哧,那股邪乎勁又上來了。呼地一聲,鐵生像匹狼沖到客廳,張開雙臂,砰的一下卸下大大的液晶電視機,又準備砸東西。

  翠花見了臉色慘白,連呼,不說了說了,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成嗎?

  鐵生答非所問,吼道:滿廣志,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三

  一個離開部隊多年的老兵,生拉硬拽跟滿廣志扯上了關系,不得不讓人啼笑皆非。那一年,我去莆縣看魯兵,魯兵講起鐵生就眉飛色舞。

  我居住的坤城距離莆縣只有六十公里,開車也就半個小時,莆縣是個風景迤邐的山區小縣,那里有古樸的村落,連綿不絕的群山,大片大片上千年的銀杏樹,所以每年都要莆縣去幾次。除了跟魯兵幾個戰友聚會,也為看莆縣的山山水水。

  那次在莆縣,魯兵帶著一群人去了十幾個地方。有新四軍的被服廠,中原突圍的主戰場,石達開屯兵的鐵頭寨,紅二十五軍的紀念館,銀杏樹成群、遍地金黃的燕子窩等等。

  魯兵在莆縣混得不錯,甭看只是小小的宣傳科長。可宣傳部這塊金子招牌可不是誰能忽視的,在莆縣,魯兵也算小有影響的人物。每次去莆縣,魯兵都會盡地主之誼,讓我們吃好喝好,還帶著我們去莆縣最響亮的地方。不玩得筋疲力盡,決不收兵。

  我們那群人,都是退伍老兵,興趣與職業多多少少跟文化藝術有關。有玩攝影的,有搞美術的,有調查記者,當然也有我這樣專門寫軍事小說的作家。他們大多四十歲左右,都有自己的單位,手頭的資源比我多,所以每次出行,他們總是想方設法不讓我操心。比如袁老記,本名袁自清,因為干了二十多年的記者,我們都叫他袁老記。袁老記是省城都市報的記者。每次去莆縣,必搞一條宣傳莆縣風景的新聞,發在報紙醒目的位置,算是回報魯兵。攝影師余大智更直接,帶上豐田的保姆車和司機,吃的喝的全備齊,走到哪里歇在那里。攝影師是余大智的第二職業。第一職業是企業家,開了家不大不小的工廠,專門為智能手機提供外殼,用他們的話來說,余大智余董不差錢!

  還有個畫家叫傅亞光,省城美術學院的教授。第一次來莆縣,十幾個中學教師輪番打他的電話,哭著喊著要為我們接風洗塵。第二次來莆縣,傅亞光不敢再透露消息,生怕那些學生跑過來將他綁走。

  保姆車載著我們在柏油路上奔跑。遇到好風景,一窩風下去拍照。魯兵則抓住機會講解景點的歷史背景。比如新四軍的被服廠,說當年兩軍拉鋸,新四軍打游擊留下的,目的是為自給自足。莆縣的人文景觀大多跟軍事有關。跑一天,聽的全是幾十年前,甚至幾百年前的戰事。大家聽膩了,余董喊一聲,還是講講現在,魯兵則說起鐵生。開始以為是忽悠,后來越講越細致,我們才知道真有這么一個人。

  特別是聽到鐵生跟滿廣志慪上了,幾個人禁不住大笑。

  魯兵認認真真地對我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線索,你可以寫寫,畢竟有軍人的情節。

  還是魯兵懂我。自從我迷上小說,寫的大多是軍人或者老兵。雖然我當過兵,可離開部隊很多年。不一定能寫好現在的軍人,所以一直迂回出擊,繞著寫。

  在這群人中,魯兵跟我是貨真價實的戰友。新兵連一個班,下連隊后,我當文書他當通訊員。后來一起考上指揮學院,畢業又分到一個團。魯兵對我的情況比較了解,這些年寫得很苦,所以平時總愛搜集有關軍人、老兵的故事,希望能給我幫助。

  幾個人坐在保姆車內,在山里轉悠一天。遇到緋紅的烏桕樹或金黃的古銀杏,大伙才愿意下車逛逛,順便拍幾幅精美的照片。更多的時候,大伙寧肯坐在車內,仰躺在真皮沙發椅上聊聊天,品品紅酒。

  話題不可避免的扯到了鐵生。

  余董開門見山,說鐵生軸。事情都過去好幾年,跟一個空氣般的人,慪什么氣?

  余董言簡意賅,批判鐵生跟自己過不去。又為滿廣志抱不平。還說滿廣志如果知道這件事,說不定會氣暈。

  袁老記則批判余董被狹隘的金錢觀腐蝕了思想,丟掉軍人的價值觀。他為鐵生辯護。稱鐵生此舉是退伍不褪色的呈現,大家要向他好好學,不能丟掉愛軍習武的本色。

  到底是大報社的調查記者,袁老記一直試圖還原鐵生。他是什么樣的人,有著怎樣的作風與經歷。特別在“滿廣志”上,鐵生跟滿廣志之間肯定發生過激烈碰撞。不然鐵生到現在還耿耿于懷?

  滿廣志是朱日和訓練基地的“敵方指揮官”,鐵生又曾經在鼎鼎大名的A8集團軍服過役,還當過副營長。要說兩者之間沒有碰撞,那是睜眼瞎。滿廣志是干什么的?眾人皆知,他是訓練基地的磨刀石。全國的野戰軍都要到那里磨礪磨礪,別說有著輝煌歷史的A8集團軍,就連在座的五個老兵,就曾經跟著部隊上過朱日和。

  滿廣志有多厲害?

  聽聽幾個老兵的講解就知道。

  余董說他到朱日和,連個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敗了。一百多號人蹲在山溝溝,吃了滿嘴的灰。

  袁老記說,當時夾在3團的車隊中前進,沿途是一望無垠的大草原,藍天白云,神清氣爽。弟兄們都掀開帆布簾子偷看外面的美景,空中突然掠過一架戰斗機。幾分鐘之后,師里來了通知,叫3團原地調頭,打道回府。因為演習導演部評判3團遭遇敵機攻擊,地毯式轟炸,全軍覆沒。

  一說起這事,袁老記恨得牙癢癢。他說,本以為上朱日和,能一展身手。誰知連朱日和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灰溜溜滾回到駐地。幾個晝夜的舟車勞頓,一個月的精心準備,全打了水漂。

  袁老記頗為理解鐵生的心情。他說這個滿廣志一肚子陰謀詭計,習慣于打別人冷不防。有本事明火執仗的干。

  這話說得我們哈哈大笑。魯兵笑道,如果輕易嗅到藍軍的鼻息,他滿廣志又怎么當好這個磨刀石?兵者,詭道也!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那是兵家常事。教訓教訓我們也是好的,起碼讓我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戰爭。

  幾個人的經歷大同小異,都去過朱日和,演習的結果都相同。跟著部隊還未真正進戰場,就敗得一塌糊涂。有運氣的,能看見幾個藍軍。不幸運的,滿廣志和他的藍軍部隊在哪里都不知道。

  談起軍事演習和滿廣志,幾個人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鐵生。

  他糾結什么呢?又不是他一個有這樣的遭遇?袁老記改變立場,忽然有點不屑于鐵生。

  這個觀點得到余董的支持。他說,我剛才就這么個意思。自家人的演習嘛!又不是真正的敵人。

  畫家傅亞光突然插上一句。這就是你們不對了!演習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提高部隊戰斗力嗎?如果都像你們這樣認為是過家家的游戲,那還要軍隊干什么?我覺得鐵生做得對,就要認認真真的反省,把這個失敗打成烙印,刻進骨子里,才對得起軍人這個稱呼。

  傅亞光的話像一挺重機槍,朝我們一掃,一車人頓時不敢說話。

  還是魯兵收拾殘局。打圓場說:何必呢?事情過去那么久。

  又談到鐵生。

  袁老記突然話鋒一轉,提起鐵生砸電視機。他問魯兵,液晶電視機砸了沒?

  魯兵笑,沒砸!

  為什么不砸?

  翠花投降唄!

  翠花是個好女人。

  未必。魯兵話中有話。

   后來我才明白魯兵的意思,這個翠花不是善茬。

   鐵生不是不愿意低頭嗎?她替鐵生出頭。她誑鐵生把那兩瓶好煙兩條好酒拎到柳家灣,給柳解放。結果她徑直去了魏長高的宿舍,一呆就是半宿。直到凌晨四點出來。恰好遇到出門的工程隊。那段時間工程隊為趕進度,每天凌晨4點出門。兩者相遇,猝不及防,挺尷尬的。

   事情過后三天,鐵生的官帽又重新飛回來了。他仍然當那個副局長,主管的范圍跟原來一模一樣,后勤加工會。

  鐵生官復原職,外面就風言風語。有人說鐵生能重新當回副局長,全靠他那個老婆。是翠花往魏長高的床上一躺,魏長高立馬六神無主,不得不答應翠花的請求。

  鐵生回單位僅僅上了三天的班,就不干了。他的病又發作,比原來更嚴重更加離譜。

  鐵生官復原職的第三天,他沖向魏長高的辦公室。先發一通脾氣,接著乒乒乓乓砸東西。局長辦公室的電腦文件柜空調柜機全被他砸得稀爛。就連墻上那幅“八駿圖”也未幸免于難。據說這“八駿圖”是京城某個知名畫家的作品,價值不菲,魏局長看得比命還珍貴。這下被鐵生扯得面目全非,魏局長一生氣,又打報告把鐵生的職位撤了個干干凈凈。魏局長不僅僅是公路局的一把手,還是交通局的副局長,班子成員,撤個自己的手下還不簡單嗎。

  丟掉副局長的鐵生回到家,對翠花沒有原來的心情,整天不是指桑罵槐就是摔東西。剛剛置辦的橢圓形歐式大床,各種高檔家具,滿屋子的家用電器,全被他砸個干凈。翠花開始跟他吵,后來吵不過,索性再次回娘家。

  這次鐵生鐵了心,不再去柳家灣低聲下氣,翠花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每天早上,6點鐘一到,他準時起床,穿著原來在部隊的作訓服,嘿嗤嘿嗤在小區的籃球場遛彎。

  宏華小區是學區房,離學校近,早起的爹爹婆婆送孩子上學,看見鐵生在空地上跑的滿頭大汗,于是驚詫地問:鐵副局長,在搞鍛煉啊?

  不,在出操。

  又不是在部隊,出什么操。在搞鍛煉就是搞鍛煉嘛,有什么兩樣?爹爹婆婆們覺得鐵生滿口廢話。

  誰知鐵生執意認為,這是在出操。見爹爹婆婆不信,他還趴在地上做了個戰術動作,以低姿匍匐的形式快速通過一片坑坑洼洼的草地。

  一邊爬,還一邊喊:滿廣志,你往哪里跑?

  爹爹婆婆一聽,心想,這鐵生神智又不正常了,得趕緊走。不然,出了事可兜不住。于是慌不迭地全走了。

  (本文為節選,全文發表于《解放軍文藝》2019年第6期》)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活捉滿廣志(中篇小說節選)(刊載于《解放軍文藝》2019年第6期)

2019-06-28 16-27-21

   一

  鐵生得病是一個酷熱難耐的秋天。

  那時路邊的樹葉幾乎被明晃晃的太陽烤焦了。樓下的小巷像蒸籠一樣悶燥,一旦從小巷穿過,渾身濕漉漉的,仿佛從水底撈起。

  鐵生所在的宏華小區居民在炎熱的秋天,大多不愛出門,寧可在五十六平米的家中窩著,對著頭頂的空調掛機呼哧呼哧搖蒲扇。

  鐵生得病的事情很蹊蹺。

  當時外面沒有人,鐵生一人在家百無聊賴,按照慣例打開電視機看軍事新聞。看著看著,便犯了病,突然激憤填膺拍案而起,大罵一聲“媽蛋”,抱起臺式的電視機轟隆一聲摔了個稀爛。摔爛電視機不足以泄憤,還抄起電工錘乒乒乓乓將客廳的陳設砸了個粉碎。

   鐵生得病的消息很快傳遍宏華小區。外面的爹爹婆婆傳得可玄乎,稱鐵生是中了邪。得了魔怔。

  那么具體的情況是怎樣,醫生支支吾吾含糊不清,說不出準確的原因。反正醫院的CT、B超、胸透查了個遍,各項指標一切正常。

  鐵生發病有個征兆,不能看見一個人。

  這個人叫滿廣志,當時在電視上放得十分火。報紙鋪天蓋地,網絡上到處都是這個名字。

  滿廣志是朱日和訓練基地的藍軍指揮官,為人兇悍,陰險狡詐。據說敗在他手下的紅軍部隊就有十幾萬之眾。這么一個新聞媒體的焦點人物,距離鐵生生活的莆縣有十萬八千里,他也不是在部隊,怎么跟滿廣志較上了勁,真是難以理解的怪事。

   最讓人費解的,是鐵生三天兩頭便犯病。犯病之前挺好的,能吃能喝,頭腦清醒,到了晚上十點鐘,像頭豬躺在涼席上酣然入睡,鼾聲震天,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

   鐵生的病來得很突然,就像一陣風,說來就來。來的時候挺猛的,像頭咆哮的獅子,眼睛發直,眼眶像染了血,脖子硬挺著,嘴唇發白,呼哧呼哧喘粗氣。見誰都不順眼,不是吼就是罵,一句話崩出去,像炮彈一樣恨不得把人炸死。左鄰右舍親戚朋友退避三舍,都不敢招惹他。

   鐵生得病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砸東西。遇上什么砸什么,家里的電器家具全被他砸得稀巴爛。可憐的鐵生媳婦翠花每天都活得心驚膽戰,生怕那天她瘦小的身軀也會被他當塊抹布從窗戶扔出去。

   不過令人慶幸,這種事情至今沒有發生。鐵生縱使有天大的火氣,也沒動她半根汗毛。他只是拿順手的東西發泄,比如家里的鍋碗瓢盆、掃帚拖把。有什么砸什么,不把家里的東西砸個干凈,誓不罷休。

   時間長了,翠花捱不下去,悄悄收拾衣物回娘家。

   也甭怪翠花無情無義。這種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啊!家里四面徒壁,遍地瓦礫瓷片,沒一件像樣的家具。就算有像樣的家具也被鐵生砸成碎片。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這類的電器早變成電器元件與塑料碎片,室內的垃圾堆積成山,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不具備,還得擔驚受怕,不如回娘家過幾天安分的日子再說。

   鐵生的病來得快也去得快。翠花一回娘家,他的病立馬就好。翠花前腳進娘家門,他后腳就到了柳家灣。

   鐵生的事傳得沸沸揚揚,柳家灣人早聽說有這么一個邪乎的姑爺。棗紅色的捷達拖著兩串濃濃的黑煙沖進柳家灣,三三兩兩的村民便跟著叮叮當當的捷達往村前面跑。

   一邊跑還一邊招呼。看,那個災星又來了!恬不知恥的!

   災星是柳家灣對不祥之物的稱呼,帶有濃濃的偏見與封建色彩。一般情況下,只有落魄之人才有這般的待遇。

   鐵生倒是不慌張,見車屁股跟著一長溜的男女老少。咔嗤一聲來個急剎車,風一般拎著零食下車。笑呵呵將韓式面包、歐式奶茶、北美巧克力分發給圍觀的婆婆嬸嬸及流著鼻涕蟲的小孩。打發走女人孩子,接下來是鐵生的妙招,掏出一包金黃色的1916香煙見人便發。1916是什么香煙?一百元一包,試想柳家灣無所事事的中老年男人哪里抽過這等的好煙?立即轉慍為喜,笑呵呵的接過香煙,一起吞云吐霧噓寒問暖。

   鐵生啊!怎么今天有空來?

   最近上面搞檢查,天天陪領導喝酒,夜不歸宿,翠花有點意見,這不回娘家了。我這就來向她賠禮道歉,順便把她接回去。

  哦哦,你是男人,大小也算個領導,宰相肚里能撐船,別跟女人一般見識。

   那咋行呢?翠花是家里的頂梁柱,我有錯,就得誠心誠意向她賠罪。兩口子過日子就得相敬如賓嘛!

   一場尷尬就這么被鐵生化解得煙消云散。

   也不是柳家灣的人市儈,得了點好處就幫著鐵生說好話。

   鐵生在五年前,可是莆縣響當當的人物。首先,鐵生是副營轉業,部隊這塊金字招牌被他運用得惟妙惟肖。什么作風扎實身體過硬思想過硬被他演繹得淋漓盡致,安排到交通局下面的公路局上班,不足三年就混了小小的領導,當了個公路局的副局長。別看這個二級局的副局長,外面的人喊起來,照樣是“鐵副局長”“鐵局長”,乍聽起來還是那么回事,真以為是某個大局的一把手二把手。

   其次,鐵生待人接物不分高低。見了領導不卑不亢,從不混亂站隊,無論是交通局的書記還是局長,交代的任務從不打折扣完成。見了領導恰如其分,一臉笑容,見了小區無所事事的爹爹婆婆或年輕人,照樣笑容可掬,上前跟人主動打招呼。為此獲得許多人的贊嘆:高情商。

   最后,鐵生熱心快腸。無論是沾親帶故的熟人,還是親戚朋友戰友同學,托他辦的事總能全力以赴,能幫上忙的,風風火火的把事辦妥;有力無處使的,你也能看到他一副竭盡全力的樣子。特別是柳家灣的人,這些年托他辦的事還真不少,什么幫村前面修條水泥路,幫孤寡老人柳大招弄個低保戶,等等,鐵生件件完成得很漂亮。

   所以柳家灣人從來是高看鐵生一頭,即便鐵生現在有病,風言風語的,柳家灣人也從來愿意往好處想,不忍落井下石。

   這也是鐵生頻頻能從柳家灣接回翠花的重要原因。有廣泛的群眾基礎。

   正是憑借這些基礎,鐵生總能出奇制勝。比如,拎兩條黃鶴樓的煙,塞給兩個小舅子,讓兄弟倆幫忙說好話。

   翠花開始挺擰的,態度堅決,執意不肯回去。說那個家沒法呆了!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鐵生活活打死。

   翠花的大舅子柳望成嬉皮笑臉的圍著翠花繞兩圈說,姐,你好胳膊好腿的,也沒見你哪兒有傷啊,姐夫的事你是不是夸大了?

   小舅子柳幺成干脆單刀直入:姐,冤家宜解不宜結,夫妻倆打架沒有隔夜仇,你這樣老往娘家屋跑,總不是個事吧,難道要讓柳家灣人天天看笑話?況且鐵生哥發脾氣也不是奔你發,他是心里有坎過不去。

   翠花一聽勃然大怒:心里有氣就摔東西砸家具?還是不是個男人!大弟二弟你們也不去看看,家里的東西全被他砸沒了。這日子該怎么過啊!

   翠花說著說著,悲從心來,禁不住嚎啕大哭。

   剛剛號了幾聲,翠花那瞎眼的爹柳解放杵著拐棍顫巍巍過來。大罵一聲:哭喪啊?你爹還沒死,這就哭上了?

   柳解放一句話就把翠花打發走了。

   柳解放眼瞎心不瞎。這鐵生雖然有個病,胡亂砸東西,但閨女的家砸不垮。鐵生這么多年來,除了上班,還合伙跟人做生意,以翠花的名義投資了幾家良品鋪子。小孩子的錢好賺,幾年下來,家里厚實不少。鐵生大方,但凡娘家小舅子開口借錢,有求必應。上萬的沒有,幾千幾千的借款從來忽略,也不知道柳望成柳幺成借多少。

   柳解放幫理不幫親,是卓有遠見的。柳望成沒有工作,好逸惡勞,雖說在物流公司開貨車,做一天歇兩天,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老婆孩子全靠柳解放那點退休金養活。柳幺成倒是會賺錢,腦袋靈活,跟一家建筑公司做預算,可染上賭博的惡習,一年到頭積攢不了多少錢,有時候還向鐵生伸手。自己終究會老的,柳解放知道這個家沒有鐵生,撐不下去。所以翠花不能跟鐵生有任何的間隙。再說鐵生就算有病,愛砸家里的東西,可那些東西值多少錢,能跟閨女的婚姻相提并論嗎?翠花的家底他摸得一清二楚,銀行卡七八張,常用的工行卡就有三十多萬。鐵生再邪乎,這個家一時半刻也砸不垮。

  翠花極不情愿跟鐵生回去后,過了幾天安分的日子。他們買了嶄新的沙發和家具,購置了全新的電視機電冰箱及廚衛設備,還請師傅將兩人的臥室重新裝扮一番。換上最新式的橢圓形婚床,白白的墻壁刷上粉紅色的顏料,配上奶黃色朦朧的壁燈。兩人和好如初,仿佛蜜月一樣如膠似漆。

  這種日子僅僅維持了一個星期。鐵生再次犯病,這次沒有砸東西,倒是把副局長的官帽搞飛了。

  上面為什么擼去鐵生的副局長呢?眾說紛紜。有人說鐵生缺心眼。上級領導檢查一條剛剛規劃的快速路。這條公路連接京港高速公路,意義重大。領導很重視。在會議室聽取匯報后直接去現場調查,中午時分在莆縣用餐,新上任的公路局長魏長高投其所好,安排在偏遠的農家樂吃飯。按照領導提出的“便餐”標準實施。

  鐵生作為副局長陪著領導一起用餐。一行人舟車勞頓,去了山里的農家樂。用餐過程中,有人提議喝點農戶自釀的高粱酒解乏,下午可以在包間瞇兩個小時。這個建議得到響應,于是工作人員拿來幾瓶礦泉水灌滿的高粱酒,給每人斟滿。鐵生喝了一口,清香撲鼻,味道純正,禁不住高喊一聲“這不是53度的茅臺嗎?”

  這一喊,喊得幾個領導面面相覷,而作為一把手的魏長高也面紅耳赤。鐵生為這句實話落下了禍根。沒兩天交通局以鐵生的身體不好為由,免去了他的職務,安排他在工會擔任副主席。

  又有人說,根本不是喝酒的緣故,而是因為途中發病,當著領導的面做出了不雅的言行。那天搞檢查,局長魏長高有意向領導推薦他負責快速路的修建。領導倒是沒意見,拿雙眼瞄他,希望他站出來表態。鐵生漲得滿臉通紅,粗粗的喉結忽上忽下滾動,磨磨蹭蹭就是不肯說話。魏長高急了,推他一下。結果他犯了病,大叫一聲“活捉滿廣志”,眼睛紅紅的撲向路邊,找路邊的小樹苗撒野。呼哧呼哧喘著粗氣,眨眼功夫竟折斷七八株嫩綠的小樹苗。

  鐵生的怪異,讓在場的領導目瞪口呆。幸虧魏長高急中生智,稱鐵副局長精神有問題,有病在身,是帶病工作。否則這快速路的立項就黃了。要知道這快速路可是莆縣夢寐以求的大工程,不僅有省里撥款,還能融入“中原城市圈”。如果因為鐵生搞砸了,那可是得不償失的事。

  兩件事傳得有鼻子有眼,但破綻百出,鐵生在官場混跡多年,有這么傻嗎?但鑒于他砸東西的事實,又不得不讓人相信。

   二

  鐵生丟掉副局長的官職,反倒安分幾天。整天賦閑在家,養花弄草的,哼著小曲。看不出有事的樣子。出出進進跟往常一樣,愛主動跟人打招呼。盡管有人在背后戳戳點點的,他也滿不在乎。

  鐵生似乎沒有病,可他的媳婦不樂意了。翠花平白無故在家,總為這件事跟他理論。

  翠花畢竟是女人家,愛慕虛榮一些。在她看來,當一個二級局的副局長是挺掙面子的事,雖然落不到多少實惠,可走到那里都有人主動打招呼,甚至還有人喊“局長夫人”。現在鐵生把這個副局長搞沒了,她心里空蕩蕩的,心有不甘。

  在翠花看來,只要鐵生再圓滑一些,再妥協妥協,一切可以重來。翠花已經打聽到,新上任的魏局長其實很器重鐵生,本想把負責修路的活兒交給他,結果鬧出天大的洋相,結局可想而知,雞飛蛋打。主管修路的活兒沒了,連副局長的官帽也不翼而飛。

  翠花跟鐵生理論是想讓他東山再起。翠花跟著鐵生過日子這么多年,早已經熟悉官場的人情與套路。那個魏局長從市里空降到公路局,人家跟你非親非故,憑什么把路橋修筑這一塊交給你,不就是你有個好口碑,從不得罪人。現在連這點優勢都沒有,翠花覺得此生無望。

  翠花買了兩瓶好酒,兩條好煙,苦口心婆給鐵生做工作。要求鐵生晚上去魏局長家一趟。說說好話,低低頭求求情,說不定這事就過了。人家心一軟,手一抬,看在鐵生老資歷的份上,這副局長的官帽或許又落下來,過不了多少天,鐵生仍然是那個二級局的副局長。

  按照翠花的設想,鐵生如果低下高傲的頭,主動向魏長高示好,鐵生也不至于賦閑在家。一個大男人成天在家算怎么回事,起碼原來是個副局長吧?人要臉,樹要皮,她可不愿意被人指指點點。

  別小看翠花,她已經打聽到魏長高不是本地人,家住省城,一個人孤孤單單來這個偏遠的縣,舉目無親。這時候鐵生主動示好,說不定以后能成大事。

  誰知鐵生死活不愿意。無論翠花怎么做工作,就是不愿意巴結魏長高。甚至還說,我好歹是部隊培養出來的干部,可不能做這些丟臉的事。

  翠花一聽,怒了。指著他的鼻子罵:你現在的樣子還不夠丟臉嗎?一個老爺們,整天在家算哪門子事?

  鐵生反唇相譏:我在家怎么啦,照樣拿工資。

  人活著,就是要有事做,有事做,才有自己的價值。你眼睛就那點工資嗎?原來的雄心壯志哪里去了?

  翠花的一席話,駁得鐵生啞口無言。

  是啊!鐵生原來跟翠花談戀愛時,就是一個斗志昂揚的小伙子。鐵生的老家在山溝溝,拿不出錢供他們買房結婚。鐵生回家探親,找人貸款,悄悄買了輛翻斗車,托人管理,雇個司機,給沙場拖沙。一年下來,還了貸款,凈落一輛七成新的翻斗車。那時候車比房子貴,鐵生一倒騰,房子便買回來了。翠花看見新房,眼睛放綠光,情不自禁的撲在鐵生懷中,兩人在毛坯房把事辦了,生米煮成熟飯。

  結婚第四年,鐵生當上副局長。本以為升了官,能帶來很多實惠。后來發現,不僅落不到實惠,相反開銷大很多。平常客來客往,同事戰友往家里湊,鐵生的工資還不夠。最讓人絕望的,是鐵生老家的父老鄉親,只要一進城,就往鐵生家里跑。做人不能忘本,不管什么人來,都得拿出幾個菜盛情相待。時間長了,翠花扛不住,向鐵生發出抗議:什么時候是個頭啊!你一個人工資供全家,本來緊巴巴的,現在招呼這么多人,這日子還過不過啊?打破臉裝胖子,客人來好酒好肉伺候,客人走后我們天天吃別人挑剩的青菜,這算這么回事?我們大人不要緊,孩子才兩歲需要營養,總不能讓他也這樣吃苦吧?

  鐵生當時慚愧極了,他摟住妻子的腰,信誓旦旦的表態。放心,我決不會讓自己的老婆孩子受苦!給我半年時間,半年之后,絕對有天翻地覆的改變。后來鐵生果真做到了。他見省城良品鋪子開得好,孩子們喜歡,跟幾個朋友一合計,各自拿出二十多萬,一口氣開了三家良品鋪子。莆城對新鮮事物從來張開懷抱,加上經營有方,每年年底可以分紅三十多萬。翠花這幾年過得滋滋潤潤,就靠良品鋪子的分紅在支撐。

  翠花甩出陳年的往事,無非激勵鐵生勇敢面對,克服難關。誰知鐵生張開大嘴喘粗氣,呼哧呼哧,那股邪乎勁又上來了。呼地一聲,鐵生像匹狼沖到客廳,張開雙臂,砰的一下卸下大大的液晶電視機,又準備砸東西。

  翠花見了臉色慘白,連呼,不說了說了,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成嗎?

  鐵生答非所問,吼道:滿廣志,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三

  一個離開部隊多年的老兵,生拉硬拽跟滿廣志扯上了關系,不得不讓人啼笑皆非。那一年,我去莆縣看魯兵,魯兵講起鐵生就眉飛色舞。

  我居住的坤城距離莆縣只有六十公里,開車也就半個小時,莆縣是個風景迤邐的山區小縣,那里有古樸的村落,連綿不絕的群山,大片大片上千年的銀杏樹,所以每年都要莆縣去幾次。除了跟魯兵幾個戰友聚會,也為看莆縣的山山水水。

  那次在莆縣,魯兵帶著一群人去了十幾個地方。有新四軍的被服廠,中原突圍的主戰場,石達開屯兵的鐵頭寨,紅二十五軍的紀念館,銀杏樹成群、遍地金黃的燕子窩等等。

  魯兵在莆縣混得不錯,甭看只是小小的宣傳科長。可宣傳部這塊金子招牌可不是誰能忽視的,在莆縣,魯兵也算小有影響的人物。每次去莆縣,魯兵都會盡地主之誼,讓我們吃好喝好,還帶著我們去莆縣最響亮的地方。不玩得筋疲力盡,決不收兵。

  我們那群人,都是退伍老兵,興趣與職業多多少少跟文化藝術有關。有玩攝影的,有搞美術的,有調查記者,當然也有我這樣專門寫軍事小說的作家。他們大多四十歲左右,都有自己的單位,手頭的資源比我多,所以每次出行,他們總是想方設法不讓我操心。比如袁老記,本名袁自清,因為干了二十多年的記者,我們都叫他袁老記。袁老記是省城都市報的記者。每次去莆縣,必搞一條宣傳莆縣風景的新聞,發在報紙醒目的位置,算是回報魯兵。攝影師余大智更直接,帶上豐田的保姆車和司機,吃的喝的全備齊,走到哪里歇在那里。攝影師是余大智的第二職業。第一職業是企業家,開了家不大不小的工廠,專門為智能手機提供外殼,用他們的話來說,余大智余董不差錢!

  還有個畫家叫傅亞光,省城美術學院的教授。第一次來莆縣,十幾個中學教師輪番打他的電話,哭著喊著要為我們接風洗塵。第二次來莆縣,傅亞光不敢再透露消息,生怕那些學生跑過來將他綁走。

  保姆車載著我們在柏油路上奔跑。遇到好風景,一窩風下去拍照。魯兵則抓住機會講解景點的歷史背景。比如新四軍的被服廠,說當年兩軍拉鋸,新四軍打游擊留下的,目的是為自給自足。莆縣的人文景觀大多跟軍事有關。跑一天,聽的全是幾十年前,甚至幾百年前的戰事。大家聽膩了,余董喊一聲,還是講講現在,魯兵則說起鐵生。開始以為是忽悠,后來越講越細致,我們才知道真有這么一個人。

  特別是聽到鐵生跟滿廣志慪上了,幾個人禁不住大笑。

  魯兵認認真真地對我說,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線索,你可以寫寫,畢竟有軍人的情節。

  還是魯兵懂我。自從我迷上小說,寫的大多是軍人或者老兵。雖然我當過兵,可離開部隊很多年。不一定能寫好現在的軍人,所以一直迂回出擊,繞著寫。

  在這群人中,魯兵跟我是貨真價實的戰友。新兵連一個班,下連隊后,我當文書他當通訊員。后來一起考上指揮學院,畢業又分到一個團。魯兵對我的情況比較了解,這些年寫得很苦,所以平時總愛搜集有關軍人、老兵的故事,希望能給我幫助。

  幾個人坐在保姆車內,在山里轉悠一天。遇到緋紅的烏桕樹或金黃的古銀杏,大伙才愿意下車逛逛,順便拍幾幅精美的照片。更多的時候,大伙寧肯坐在車內,仰躺在真皮沙發椅上聊聊天,品品紅酒。

  話題不可避免的扯到了鐵生。

  余董開門見山,說鐵生軸。事情都過去好幾年,跟一個空氣般的人,慪什么氣?

  余董言簡意賅,批判鐵生跟自己過不去。又為滿廣志抱不平。還說滿廣志如果知道這件事,說不定會氣暈。

  袁老記則批判余董被狹隘的金錢觀腐蝕了思想,丟掉軍人的價值觀。他為鐵生辯護。稱鐵生此舉是退伍不褪色的呈現,大家要向他好好學,不能丟掉愛軍習武的本色。

  到底是大報社的調查記者,袁老記一直試圖還原鐵生。他是什么樣的人,有著怎樣的作風與經歷。特別在“滿廣志”上,鐵生跟滿廣志之間肯定發生過激烈碰撞。不然鐵生到現在還耿耿于懷?

  滿廣志是朱日和訓練基地的“敵方指揮官”,鐵生又曾經在鼎鼎大名的A8集團軍服過役,還當過副營長。要說兩者之間沒有碰撞,那是睜眼瞎。滿廣志是干什么的?眾人皆知,他是訓練基地的磨刀石。全國的野戰軍都要到那里磨礪磨礪,別說有著輝煌歷史的A8集團軍,就連在座的五個老兵,就曾經跟著部隊上過朱日和。

  滿廣志有多厲害?

  聽聽幾個老兵的講解就知道。

  余董說他到朱日和,連個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就敗了。一百多號人蹲在山溝溝,吃了滿嘴的灰。

  袁老記說,當時夾在3團的車隊中前進,沿途是一望無垠的大草原,藍天白云,神清氣爽。弟兄們都掀開帆布簾子偷看外面的美景,空中突然掠過一架戰斗機。幾分鐘之后,師里來了通知,叫3團原地調頭,打道回府。因為演習導演部評判3團遭遇敵機攻擊,地毯式轟炸,全軍覆沒。

  一說起這事,袁老記恨得牙癢癢。他說,本以為上朱日和,能一展身手。誰知連朱日和在哪里都不知道,就灰溜溜滾回到駐地。幾個晝夜的舟車勞頓,一個月的精心準備,全打了水漂。

  袁老記頗為理解鐵生的心情。他說這個滿廣志一肚子陰謀詭計,習慣于打別人冷不防。有本事明火執仗的干。

  這話說得我們哈哈大笑。魯兵笑道,如果輕易嗅到藍軍的鼻息,他滿廣志又怎么當好這個磨刀石?兵者,詭道也!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那是兵家常事。教訓教訓我們也是好的,起碼讓我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戰爭。

  幾個人的經歷大同小異,都去過朱日和,演習的結果都相同。跟著部隊還未真正進戰場,就敗得一塌糊涂。有運氣的,能看見幾個藍軍。不幸運的,滿廣志和他的藍軍部隊在哪里都不知道。

  談起軍事演習和滿廣志,幾個人便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鐵生。

  他糾結什么呢?又不是他一個有這樣的遭遇?袁老記改變立場,忽然有點不屑于鐵生。

  這個觀點得到余董的支持。他說,我剛才就這么個意思。自家人的演習嘛!又不是真正的敵人。

  畫家傅亞光突然插上一句。這就是你們不對了!演習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提高部隊戰斗力嗎?如果都像你們這樣認為是過家家的游戲,那還要軍隊干什么?我覺得鐵生做得對,就要認認真真的反省,把這個失敗打成烙印,刻進骨子里,才對得起軍人這個稱呼。

  傅亞光的話像一挺重機槍,朝我們一掃,一車人頓時不敢說話。

  還是魯兵收拾殘局。打圓場說:何必呢?事情過去那么久。

  又談到鐵生。

  袁老記突然話鋒一轉,提起鐵生砸電視機。他問魯兵,液晶電視機砸了沒?

  魯兵笑,沒砸!

  為什么不砸?

  翠花投降唄!

  翠花是個好女人。

  未必。魯兵話中有話。

   后來我才明白魯兵的意思,這個翠花不是善茬。

   鐵生不是不愿意低頭嗎?她替鐵生出頭。她誑鐵生把那兩瓶好煙兩條好酒拎到柳家灣,給柳解放。結果她徑直去了魏長高的宿舍,一呆就是半宿。直到凌晨四點出來。恰好遇到出門的工程隊。那段時間工程隊為趕進度,每天凌晨4點出門。兩者相遇,猝不及防,挺尷尬的。

   事情過后三天,鐵生的官帽又重新飛回來了。他仍然當那個副局長,主管的范圍跟原來一模一樣,后勤加工會。

  鐵生官復原職,外面就風言風語。有人說鐵生能重新當回副局長,全靠他那個老婆。是翠花往魏長高的床上一躺,魏長高立馬六神無主,不得不答應翠花的請求。

  鐵生回單位僅僅上了三天的班,就不干了。他的病又發作,比原來更嚴重更加離譜。

  鐵生官復原職的第三天,他沖向魏長高的辦公室。先發一通脾氣,接著乒乒乓乓砸東西。局長辦公室的電腦文件柜空調柜機全被他砸得稀爛。就連墻上那幅“八駿圖”也未幸免于難。據說這“八駿圖”是京城某個知名畫家的作品,價值不菲,魏局長看得比命還珍貴。這下被鐵生扯得面目全非,魏局長一生氣,又打報告把鐵生的職位撤了個干干凈凈。魏局長不僅僅是公路局的一把手,還是交通局的副局長,班子成員,撤個自己的手下還不簡單嗎。

  丟掉副局長的鐵生回到家,對翠花沒有原來的心情,整天不是指桑罵槐就是摔東西。剛剛置辦的橢圓形歐式大床,各種高檔家具,滿屋子的家用電器,全被他砸個干凈。翠花開始跟他吵,后來吵不過,索性再次回娘家。

  這次鐵生鐵了心,不再去柳家灣低聲下氣,翠花愛住多久就住多久。每天早上,6點鐘一到,他準時起床,穿著原來在部隊的作訓服,嘿嗤嘿嗤在小區的籃球場遛彎。

  宏華小區是學區房,離學校近,早起的爹爹婆婆送孩子上學,看見鐵生在空地上跑的滿頭大汗,于是驚詫地問:鐵副局長,在搞鍛煉啊?

  不,在出操。

  又不是在部隊,出什么操。在搞鍛煉就是搞鍛煉嘛,有什么兩樣?爹爹婆婆們覺得鐵生滿口廢話。

  誰知鐵生執意認為,這是在出操。見爹爹婆婆不信,他還趴在地上做了個戰術動作,以低姿匍匐的形式快速通過一片坑坑洼洼的草地。

  一邊爬,還一邊喊:滿廣志,你往哪里跑?

  爹爹婆婆一聽,心想,這鐵生神智又不正常了,得趕緊走。不然,出了事可兜不住。于是慌不迭地全走了。

  (本文為節選,全文發表于《解放軍文藝》2019年第6期》)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富宝坛免费资料大全 最新股票指数 时时彩真正稳赚不赔法 湖北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拍照赚钱任务意义 北京pk10如何赚反水 淘宝卖买内裤赚钱吗 单机版多人诈金花 碰头赛车 炸金花技巧手法偷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