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快乐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母親節》外兩篇 (刊載于《天津文學》2019年第六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8-20    作者: 菡 萏

母親節

 

  母親節那天,一大早,小區門口的快遞三輪車上,便有一捧捧的鮮花,似一個個需要認領的孩子。絲帶上有卡片,卡片上有地址和姓名。

  快遞小哥躬著身子一一對照,挨個打著電話。我說花啊!他說母親節呀!空氣里滿是喜悅。好像這些鮮花是我的,也是他的,實際都不是,不相干的幸福卻幸福著。

  這個節日太盛大了,全天下的節日。每個人都有母親,那是人生中的第一道彩虹,童年就掛在我們的天空。

  一個朋友說,他已記不得母親了,那時家窮,照不起相。現在怎么回憶,都想不起母親的容貌。所以把全天下白發蒼蒼的母親,都想象成自己的母親。他剛上學時,曾為沒新書包大哭大鬧。母親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鬧累了,也就睡了。第二天醒來,一個嶄新的書包,放在他的床頭,是母親連夜用尿素袋子拆洗、烘干、縫制的。還用碎布拼了一朵小花和一叢綠草,那是他人生的太陽,對母親全部的記憶。沒多久,母親就病逝了。

  一個朋友曾在微里說,他母親沒組織,晚年一個人過。不能自理時,他們給她請了保姆。八十年代還很窮,他在不遠的省城做編輯,每次回來,先落腳母親處,在枕下放上十元錢。有一次走了又折回來,發現保姆在枕下取錢,方知是母親額外給的小費。他以往的錢都做了此用。母親臨死一直保持著大戶人家小姐的風范和晚年做人的小意。

  另一位友人說,母親的晚年異常孤獨,租住在一條老街上,十五平米的小屋,卻很知足。每天下班,他都去坐一坐,也會帶上幾本書給母親看。每到此時,母親便站在巷口兩邊望,看見他便異常高興。友人講時,手中的煙彎成了一條白線,外面陰沉沉的,雨珠掛在寬大的玻璃窗上,一層層往下流。

  這些美麗的母親早就不在了,只是時不時會被想起。

  能送出去的鮮花,無疑是幸福的,因為還有一個號碼可以撥通。

  我的母親依舊健康,常給我們弄些吃的,這是我們的福分。那天我選了件蠶絲上衣送她,綠地白花,極像了這個細瓷樣的五月。兒子也在電話里,囑咐我多出去走走,花他的錢,他才開心,打拼才有意義。于此我卻是吝嗇的,因為他的不易。兒子在城里讀書時,每至過生,再忙我也會買束鮮花送去;在西安念大學時,也會托人帶去一盒德芙巧克力,他從小的最愛。再后來,就不大管了,他大了,完全屬于了自己。

  有花的日子是好的,生活不是枯井,有時候需要芳香的聲音,在不經意處冒出。

  微信里有人曬母親的照片,從稚嫩孩童到青枝碧葉,又至搖椅上的垂垂暮年,母親都是那么美。綢質立領旗袍,三四十年代月份牌上的發型,古意的時光,曾經的歲月,唯深深懷念。

  母愛,心里的燭光,擦一下,就亮了起來。

 

  六 一

 

  今一早,有人在找《白帆船》,一本俄國典籍,一個七歲小男孩的故事。白帆船,是他的海市蜃樓,夢中的爸爸。童年里有關美好的想象,迷人的色彩,遙不可及的溫暖與幸福都裝載在里面。

  當神靈中的鹿沒了時,男孩開始絕望。頭一天還分明看見它帶著自己的孩子,在湖邊優雅地踱著步,轉眼間血肉模糊,成為盤中之物,這讓他受不了。小小的世界坍塌后,男孩病了,發著高燒,走向了大海。化做一尾魚,游向了那艘夢中的白帆船。這是此書全部的情節,善與惡,自然與人類,大人和孩子,潔白與黑暗,清醒與糊涂,全部囊括其中。

  生命是一首憂傷的歌謠,每個人夢里都有一只這樣的白帆船,那是我們的童年。

  我們都是溪水邊的孩子,我常如是說。因為不管多老,都要照見自己。照見什么呢?純真!這才是不老的神話。

  純潔、真誠、干凈,對于孩子來說何其自然,而對于一個往縱深走的大人,并非容易。走的路上,蒙塵蒙灰甚至蒙羞是常事,更會自以為是,即便所謂的老成持重,有時也只不過是淺薄的代名詞。因而天真,往往是心底的鉆石,黑夜里閃動的翅膀。

  史鐵生的《記憶與印象》,能被記住的不是《我與地壇》,而是《小恒》。至少于我是這樣,竊以為是里面最精彩的章節。小恒是個白凈秀氣,像女孩的男孩,和母親單過。那個女人并不見得是他的母親,糙而黑,也不識字,或許僅僅只是個關聯人物或過去的幫傭,但待小恒特好。

  有一天,家里抄出幾十匹綢緞和若干銀元,華麗麗鋪滿一院。白亮亮的日頭下,一把把銀元拋上去,再落在綢緞上,沉甸甸的毫無聲息。小恒媽木樁樣跪在老海棠樹下,啪啪啪的皮帶聲,震得枝顫葉落。小恒是自己走出來的,接過皮帶繼續抽的,聲音更刺耳。這時小恒媽倒安心了。

  小恒為何滿面淚痕抽打自己的母親?因為他要自保,要表明態度,要留在北京。這個胡同發生過太多類似的事情,他知道該怎樣做。然而因為年齡太小,未能留下,還是和母親一起走了。寒風里,母親依舊摟著他。

  這篇文字寫得四野無聲,讓人久久不語。

  偶讀一貼,一個上海教授講自己女兒如何進行牛蛙教育,導致三歲外孫擠眉弄眼,渾身抽搐,患上了青蛙病的故事。一樣無語。高檔幼兒園,學區房,沒那么重要,皆人為焦慮。我所見到的成才例子,大多只是一片安寧的水域,一間敞開的書房,一個潛移默化的習慣。這些均來自孩子的第一環境。一個習慣,便是一生,外部的捆綁,那么生硬冰冷,令人窒息。

  想說的很多,關于孩子,關于那些松軟潔白的云朵,一葉葉小小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不是一片潔凈的藍天,就可以承載的了呢?

  昨晚在公園散步,剛下過雨的天空,霧氣很重。人是輕的,四周一片模糊,水面飽滿,漲高許多。荷還沒開,依舊是新荷,翠得如綠蘋果新打的漿液,漆黑的夜里,聽得見婆娑長大的聲音。

  給熊熊寄了兩套裙子,最簡單的款式,沒任何負累。放棄一切花邊蕾絲,只是全棉的圍裹。舒服便好,這是它全部的意義。不覺間,她已三歲了,已足夠漂亮,像個小小的湖泊,不需要任何裝飾。

 

  生 日

 

  五十年,只是一個短章。即便放在顯微鏡下,也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瞬或可忽略不計。而于人,卻是一幅長卷,人生不會再有第二個五十歲,何況對一個疏于鍛煉之人。

  并不留戀過去,這是真心話。那些吹散的日子,都是風的孩子,早晚要交還自然,這是它的屬性。

  需要認領的只是現在,每一個即將發生的現在。就像我喜歡現在的自己,似一個空瓶,好容易騰空了一切,可以重新采納一些影像。它們是透明的,折射出一些喜歡的樣子。

  一個人屬于自己畢竟是美的,從這邊看得到那邊,如陽光覆蓋的那片葉子,清涼自己,便還世界以安寧。一些人和事早已不在關心之列,他們也只是自己的一株,長在自己的瓶中。很多記憶無需冰凍,早已化做清水,交還給了春天。“自私”有時是一個很好的詞匯,在不影響別人的前提下,它可以作為一個褒義詞,等同于自由,自己的自由,別人的自由,和對別人自私的尊重。摩擦,皆因離得太近。你得保持自己的獨立,和別人的獨立之美,所以玉是有殼的,再透明都要裹上一層。

  一個人必須得長大,這種長大多半來自內心。它堅韌,沒有止境,是真正的長大;不像肉體的弧線,已呈下垂。先是腰身,后是發膚、骨骼和心臟,該上門的都會上門。你無法阻止身材的背叛,許多做工精良,自己喜歡的衣衫被打入冷宮。那些帶著體溫上好的絲綢,只在開柜的一瞬,與冰涼的手指親密碰觸。頸椎腰椎也開始僵硬疼痛,甚至罷工;白發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無休無止,這些都很正常,唯安靜接受。你的機體不再是父母當初給予的鮮嫩,發育時的飽滿,初婚時的健康,都不是。每一天都在變,變得自己不再認識,又不得不重新熟悉。

  歲月是每個人必經的小路,有時會被輕輕抹去,丟失的只是形式,深存下來的,都將成為一圈圈思想的漣漪。所以皮囊終是輕的,并不值錢,這是五十歲要說的話。即便過去說過,也非思想的真誠。

  指甲和頭發曾是一個女人美麗的外延,每一天從體內偷長出來的花朵,日子被它拉長并輝煌。現在卻成了無盡的煩惱,你無法叫停。這種機體語言的變異終讓人無奈,若可以不出門,倒希望刮光一頭濃密的發絲,讓它如雪片般悠然而落。禿著頭游蕩在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吃飯睡覺打字,封存在自己的容器里,未嘗不是種幸福。一個埋在寂寞里的人,是不會寂寞的。孤獨是一件奢侈的東西,然而你得出門,在冬日壓上一頂帽子,并非為了風情,有保暖之功,更多的是為了遮住白發。這樣的虛榮,尚維持。

  很遺憾,我繼承了父母的遺傳。兒子高中時,曾隨親戚到很遠的地方旅游,深夜突然電話,讓我把他弄回來。究其原因,是別人說他母親踏代,有了白發。他管那叫壞話。我回說,是這樣的,你的外公外婆白得早,我也就白得早。他有點訝然,半天道,那也不準說,他們沒這權利。那一刻,我很感動,他還不知道,他的母親已經開始衰老,這樣的衰老將會一天天延續下去,這是我自己的事,和他的成長無關。那時他正處在叛逆期,并不乖,渾身都是刺,尚不理解,語言是每個人的專利,和真實沒多大關系,只與瞳孔的焦距相關。

  喜歡一句話,“人需要衣食住行或作息,與禽獸差不多,那是自然生活;但人類從自然生活發展出一個文化大生命,便與自然生活不同了。”所以上帝終是眷愛我們的,除了自然生命,又多了另一重生命,一個生命衰老時,另一生命卻在成長。

  享受自己畢竟是幸福的。

  過生那天,穿了件白色布衣,朋友在上面畫了一只鶴,她說第一次在衣服上作畫,也是最后一次。蓋了章,題了款,一切都是簡約的。這樣的情義很特別,像湖面風,淡淡的。鶴,潔鶴,白緞一般,到死方轟然倒下。不只延年,生死本在從容間。

  于過生并不在意,活到現在,已過了需要被重視的年紀。平靜的日子反自在,躲在暗處極舒服。小時候,每至生日,母親會在書包里放上兩個煮好的雞蛋,放學后也會有一碗長壽面。長大后,不大過,收到過一些禮物和問候,都是別人杯盞里倒過來的光陰。

  年輪是優美的,那些花紋一圈一圈的,由自己親手刻下。就像我默默打完這些文字時,已過了芒種,進入仲夏。光陰的小蟲又往深處滑了滑,植物在窗外炸裂。綠,愈發寧靜,這個世界怎樣看都是好的。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plaze.tw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母親節》外兩篇 (刊載于《天津文學》2019年第六期)

2019-08-20 16-43-49

母親節

 

  母親節那天,一大早,小區門口的快遞三輪車上,便有一捧捧的鮮花,似一個個需要認領的孩子。絲帶上有卡片,卡片上有地址和姓名。

  快遞小哥躬著身子一一對照,挨個打著電話。我說花啊!他說母親節呀!空氣里滿是喜悅。好像這些鮮花是我的,也是他的,實際都不是,不相干的幸福卻幸福著。

  這個節日太盛大了,全天下的節日。每個人都有母親,那是人生中的第一道彩虹,童年就掛在我們的天空。

  一個朋友說,他已記不得母親了,那時家窮,照不起相。現在怎么回憶,都想不起母親的容貌。所以把全天下白發蒼蒼的母親,都想象成自己的母親。他剛上學時,曾為沒新書包大哭大鬧。母親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鬧累了,也就睡了。第二天醒來,一個嶄新的書包,放在他的床頭,是母親連夜用尿素袋子拆洗、烘干、縫制的。還用碎布拼了一朵小花和一叢綠草,那是他人生的太陽,對母親全部的記憶。沒多久,母親就病逝了。

  一個朋友曾在微里說,他母親沒組織,晚年一個人過。不能自理時,他們給她請了保姆。八十年代還很窮,他在不遠的省城做編輯,每次回來,先落腳母親處,在枕下放上十元錢。有一次走了又折回來,發現保姆在枕下取錢,方知是母親額外給的小費。他以往的錢都做了此用。母親臨死一直保持著大戶人家小姐的風范和晚年做人的小意。

  另一位友人說,母親的晚年異常孤獨,租住在一條老街上,十五平米的小屋,卻很知足。每天下班,他都去坐一坐,也會帶上幾本書給母親看。每到此時,母親便站在巷口兩邊望,看見他便異常高興。友人講時,手中的煙彎成了一條白線,外面陰沉沉的,雨珠掛在寬大的玻璃窗上,一層層往下流。

  這些美麗的母親早就不在了,只是時不時會被想起。

  能送出去的鮮花,無疑是幸福的,因為還有一個號碼可以撥通。

  我的母親依舊健康,常給我們弄些吃的,這是我們的福分。那天我選了件蠶絲上衣送她,綠地白花,極像了這個細瓷樣的五月。兒子也在電話里,囑咐我多出去走走,花他的錢,他才開心,打拼才有意義。于此我卻是吝嗇的,因為他的不易。兒子在城里讀書時,每至過生,再忙我也會買束鮮花送去;在西安念大學時,也會托人帶去一盒德芙巧克力,他從小的最愛。再后來,就不大管了,他大了,完全屬于了自己。

  有花的日子是好的,生活不是枯井,有時候需要芳香的聲音,在不經意處冒出。

  微信里有人曬母親的照片,從稚嫩孩童到青枝碧葉,又至搖椅上的垂垂暮年,母親都是那么美。綢質立領旗袍,三四十年代月份牌上的發型,古意的時光,曾經的歲月,唯深深懷念。

  母愛,心里的燭光,擦一下,就亮了起來。

 

  六 一

 

  今一早,有人在找《白帆船》,一本俄國典籍,一個七歲小男孩的故事。白帆船,是他的海市蜃樓,夢中的爸爸。童年里有關美好的想象,迷人的色彩,遙不可及的溫暖與幸福都裝載在里面。

  當神靈中的鹿沒了時,男孩開始絕望。頭一天還分明看見它帶著自己的孩子,在湖邊優雅地踱著步,轉眼間血肉模糊,成為盤中之物,這讓他受不了。小小的世界坍塌后,男孩病了,發著高燒,走向了大海。化做一尾魚,游向了那艘夢中的白帆船。這是此書全部的情節,善與惡,自然與人類,大人和孩子,潔白與黑暗,清醒與糊涂,全部囊括其中。

  生命是一首憂傷的歌謠,每個人夢里都有一只這樣的白帆船,那是我們的童年。

  我們都是溪水邊的孩子,我常如是說。因為不管多老,都要照見自己。照見什么呢?純真!這才是不老的神話。

  純潔、真誠、干凈,對于孩子來說何其自然,而對于一個往縱深走的大人,并非容易。走的路上,蒙塵蒙灰甚至蒙羞是常事,更會自以為是,即便所謂的老成持重,有時也只不過是淺薄的代名詞。因而天真,往往是心底的鉆石,黑夜里閃動的翅膀。

  史鐵生的《記憶與印象》,能被記住的不是《我與地壇》,而是《小恒》。至少于我是這樣,竊以為是里面最精彩的章節。小恒是個白凈秀氣,像女孩的男孩,和母親單過。那個女人并不見得是他的母親,糙而黑,也不識字,或許僅僅只是個關聯人物或過去的幫傭,但待小恒特好。

  有一天,家里抄出幾十匹綢緞和若干銀元,華麗麗鋪滿一院。白亮亮的日頭下,一把把銀元拋上去,再落在綢緞上,沉甸甸的毫無聲息。小恒媽木樁樣跪在老海棠樹下,啪啪啪的皮帶聲,震得枝顫葉落。小恒是自己走出來的,接過皮帶繼續抽的,聲音更刺耳。這時小恒媽倒安心了。

  小恒為何滿面淚痕抽打自己的母親?因為他要自保,要表明態度,要留在北京。這個胡同發生過太多類似的事情,他知道該怎樣做。然而因為年齡太小,未能留下,還是和母親一起走了。寒風里,母親依舊摟著他。

  這篇文字寫得四野無聲,讓人久久不語。

  偶讀一貼,一個上海教授講自己女兒如何進行牛蛙教育,導致三歲外孫擠眉弄眼,渾身抽搐,患上了青蛙病的故事。一樣無語。高檔幼兒園,學區房,沒那么重要,皆人為焦慮。我所見到的成才例子,大多只是一片安寧的水域,一間敞開的書房,一個潛移默化的習慣。這些均來自孩子的第一環境。一個習慣,便是一生,外部的捆綁,那么生硬冰冷,令人窒息。

  想說的很多,關于孩子,關于那些松軟潔白的云朵,一葉葉小小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不是一片潔凈的藍天,就可以承載的了呢?

  昨晚在公園散步,剛下過雨的天空,霧氣很重。人是輕的,四周一片模糊,水面飽滿,漲高許多。荷還沒開,依舊是新荷,翠得如綠蘋果新打的漿液,漆黑的夜里,聽得見婆娑長大的聲音。

  給熊熊寄了兩套裙子,最簡單的款式,沒任何負累。放棄一切花邊蕾絲,只是全棉的圍裹。舒服便好,這是它全部的意義。不覺間,她已三歲了,已足夠漂亮,像個小小的湖泊,不需要任何裝飾。

 

  生 日

 

  五十年,只是一個短章。即便放在顯微鏡下,也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瞬或可忽略不計。而于人,卻是一幅長卷,人生不會再有第二個五十歲,何況對一個疏于鍛煉之人。

  并不留戀過去,這是真心話。那些吹散的日子,都是風的孩子,早晚要交還自然,這是它的屬性。

  需要認領的只是現在,每一個即將發生的現在。就像我喜歡現在的自己,似一個空瓶,好容易騰空了一切,可以重新采納一些影像。它們是透明的,折射出一些喜歡的樣子。

  一個人屬于自己畢竟是美的,從這邊看得到那邊,如陽光覆蓋的那片葉子,清涼自己,便還世界以安寧。一些人和事早已不在關心之列,他們也只是自己的一株,長在自己的瓶中。很多記憶無需冰凍,早已化做清水,交還給了春天。“自私”有時是一個很好的詞匯,在不影響別人的前提下,它可以作為一個褒義詞,等同于自由,自己的自由,別人的自由,和對別人自私的尊重。摩擦,皆因離得太近。你得保持自己的獨立,和別人的獨立之美,所以玉是有殼的,再透明都要裹上一層。

  一個人必須得長大,這種長大多半來自內心。它堅韌,沒有止境,是真正的長大;不像肉體的弧線,已呈下垂。先是腰身,后是發膚、骨骼和心臟,該上門的都會上門。你無法阻止身材的背叛,許多做工精良,自己喜歡的衣衫被打入冷宮。那些帶著體溫上好的絲綢,只在開柜的一瞬,與冰涼的手指親密碰觸。頸椎腰椎也開始僵硬疼痛,甚至罷工;白發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無休無止,這些都很正常,唯安靜接受。你的機體不再是父母當初給予的鮮嫩,發育時的飽滿,初婚時的健康,都不是。每一天都在變,變得自己不再認識,又不得不重新熟悉。

  歲月是每個人必經的小路,有時會被輕輕抹去,丟失的只是形式,深存下來的,都將成為一圈圈思想的漣漪。所以皮囊終是輕的,并不值錢,這是五十歲要說的話。即便過去說過,也非思想的真誠。

  指甲和頭發曾是一個女人美麗的外延,每一天從體內偷長出來的花朵,日子被它拉長并輝煌。現在卻成了無盡的煩惱,你無法叫停。這種機體語言的變異終讓人無奈,若可以不出門,倒希望刮光一頭濃密的發絲,讓它如雪片般悠然而落。禿著頭游蕩在房間里的每一個角落,吃飯睡覺打字,封存在自己的容器里,未嘗不是種幸福。一個埋在寂寞里的人,是不會寂寞的。孤獨是一件奢侈的東西,然而你得出門,在冬日壓上一頂帽子,并非為了風情,有保暖之功,更多的是為了遮住白發。這樣的虛榮,尚維持。

  很遺憾,我繼承了父母的遺傳。兒子高中時,曾隨親戚到很遠的地方旅游,深夜突然電話,讓我把他弄回來。究其原因,是別人說他母親踏代,有了白發。他管那叫壞話。我回說,是這樣的,你的外公外婆白得早,我也就白得早。他有點訝然,半天道,那也不準說,他們沒這權利。那一刻,我很感動,他還不知道,他的母親已經開始衰老,這樣的衰老將會一天天延續下去,這是我自己的事,和他的成長無關。那時他正處在叛逆期,并不乖,渾身都是刺,尚不理解,語言是每個人的專利,和真實沒多大關系,只與瞳孔的焦距相關。

  喜歡一句話,“人需要衣食住行或作息,與禽獸差不多,那是自然生活;但人類從自然生活發展出一個文化大生命,便與自然生活不同了。”所以上帝終是眷愛我們的,除了自然生命,又多了另一重生命,一個生命衰老時,另一生命卻在成長。

  享受自己畢竟是幸福的。

  過生那天,穿了件白色布衣,朋友在上面畫了一只鶴,她說第一次在衣服上作畫,也是最后一次。蓋了章,題了款,一切都是簡約的。這樣的情義很特別,像湖面風,淡淡的。鶴,潔鶴,白緞一般,到死方轟然倒下。不只延年,生死本在從容間。

  于過生并不在意,活到現在,已過了需要被重視的年紀。平靜的日子反自在,躲在暗處極舒服。小時候,每至生日,母親會在書包里放上兩個煮好的雞蛋,放學后也會有一碗長壽面。長大后,不大過,收到過一些禮物和問候,都是別人杯盞里倒過來的光陰。

  年輪是優美的,那些花紋一圈一圈的,由自己親手刻下。就像我默默打完這些文字時,已過了芒種,進入仲夏。光陰的小蟲又往深處滑了滑,植物在窗外炸裂。綠,愈發寧靜,這個世界怎樣看都是好的。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是合法彩票吗 时时彩包胆怎么玩 AG机动乐园游戏下载 足球比分分析 亿宝娱乐平台下载安卓版 重庆时时彩单双走势 中超直播乐视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吉林快3走势图跨度分布 tapjoy怎么赚钱